殺破狼

殺破狼
作者:

圖書資訊

內外曼: 
言情
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20-12-01
5
我的評比:無葉 平均:5 (1 vote)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
長庚,黃昏時出,主殺伐,不祥。
大梁元和年間,安定侯顧昀奉密旨前往北疆,在下著大雪的關外,從狼牙下救下了流落民間的四皇子長庚。這個十三歲的少年被人推著,一步一步走入重重宮闕。
隆安七年,一夜之間,西域玄鐵營遇襲,北疆關外十八部落突然發難,南疆暴民與南洋流寇勾結偷襲西南輜重處,西洋水軍借道東瀛諸島進犯……
數年安定,鐵牆外竟已經天翻地覆。
或許,從天底下第一碗紫流金被挖出來開始,就註定人間再也太平不了了。
千里江山在新皇一句話中凝成了一線,壓在了人人忌憚的安定侯顧昀與身負“邪神”之力的長庚肩上。
 倘若天下安樂,我等願漁樵耕讀,江湖浪跡;
倘若盛世將傾,深淵在側,我輩當萬死以赴。

 

回應

5
我的評比:5葉

我要給他十片葉

keyword: 古耽、權謀、機甲、戰爭

  閱讀《殺破狼》的時候,每每讓我重溫從前觀看韓劇《六龍飛天》時滿腔熱血沸騰起來的心跳加速、腎上腺素飆高的戰慄感,巧的是這兩部作品寫的一樣是主角成長之路,一路顛簸讓略顯天真的少年成長為心懷詭計的青年。雖然是長長長篇故事,但劇情發展難測、不時有高潮段落,古風完美融合機甲的亮眼設定更是讓人眼睛難以離開書頁。

       很多人說Priest寫的愛情很淡,跟我之前看過的《鎮魂》、《默讀》(也是很棒的作品)比起來《殺破狼》的愛情倒是異常濃烈,從最初的情苗暗生到最後竟是「你要死我給你殉葬」玉石俱焚一般的態勢,談情談得極深,卻也完全沒有愛美人不顧江山的頭重腳輕之感。

一個人的分量太重,有時候壓得他重荷難負。了然大師有一次對他說過,「人之苦楚,在拿不在放,拿得越多,雙手越滿,也就越發舉步維艱」,長庚深有所感,承認他說得對,但一個顧昀對他而言,已經重於千鈞,他卻無從放下——因為放了這一個, 就空了。

 劇情大綱 

       長庚與母親共同生活在邊陲小鎮雁回鎮。母親後來改嫁給好人家,但母子倆的感情連家裡下人都覺得十分微妙。另一方面,元和皇帝行將就木時讓安定侯顧昀執行了一個秘密任務:找回四皇子,於是他循線來到了雁回、找到了長庚;原來長庚是蠻族皇妃生下的皇子,當年蠻妃與妹妹帶著他逃出了宮。

       顧昀和他的左右手沈易來到雁回鎮潛伏一段時間,發現蠻族有蠢蠢欲動的趨向(此事竟與長庚的母親有關),順便出手解決了蠻禍,之後押解罪犯加萊熒惑、同時攜著長庚光榮回京。長庚的人生從此不同了。

 機甲設定 

       機甲(メカ)的定義可以參考維基百科的解說,之前曾看到網友討論說看不懂,但我覺得挺好懂的耶,P大用鷹/鳶/蛟等命名,讓機甲設定自然融入古風故事,同時亦彰顯了該機甲技術的特點。當初乍見玄鷹出場我真是難掩心中的激動,帥.呆.了!

       小說裡推動技術的能源是一種叫做「紫流金」的礦物,大梁不產紫流金,多是由附屬國納貢而來,所以能源戰也是本書非常重要的一環,讓許多情節變得更加緊張刺激。

 烏爾骨 

       《殺破狼》一書沒有所謂的終極Boss,人只要放任心裡的貪欲恣意生長,就有可能成為反派Boss;來自西洋軍、蠻族、東瀛等種種外患威脅,都比不上大梁的貴族高官為私慾搧風點火造成的傷害大。

       「烏爾骨」是蠻族巫女秘傳的毒術,這種毒深入骨血,擾亂宿主的神智、引出人性最殘暴的一面,長庚從小就被胡格爾下了這種毒,要讓他「一生到頭心裡都只有憎惡、暴虐、懷疑,必得暴虐嗜殺,所經之處無不腥風血雨」,是長庚對胡格爾的恨、顧昀對他的愛,讓他盡上全力,同時也痛苦地,與自己體內的暴虐欲望對抗。

       私以為烏爾骨即是人類貪念私心的體現,真正被烏爾骨侵蝕的長庚正滿身大汗地擺脫毒性桎梏的同時,那些只看得見眼前小利的Boss卻甘心放任他們的「烏爾骨」肆意吞食自身,即使賠上整個大梁也無所謂…。

 王的善變 

       從元和皇帝到繼位的隆安皇帝李豐,無一不和「善變」二字脫鉤。儘管老皇帝疼愛他從小看著長大的顧昀,卻也同時忌憚著他的才華和名聲恐怕危及他的子嗣,反覆無常的愛憎驅使他對顧昀時而榮寵時而殘酷;李豐的多疑則讓他對兵權大握的顧昀和多謀的長庚態度反覆,任何風吹草動、有心人的耳語都可能讓皇帝隨時翻臉,即使是安定侯顧昀,也曾被扔進監牢…。

       《殺破狼》裡 除了長庚及顧昀的心理活動值得推敲,就是這兩位皇帝的善變心態令人玩味,寫得非常真實。P大把元和皇帝的「恨」寫得非常隱晦,當顧昀得知真相時也不禁大病一場。

       相較於那兩位,反而是長庚當政時最有「明君」的模樣,是主角光環的關係嗎?反覆琢磨許久便明白了,那是因為長庚不戀棧權位的關係。

倘若天下安樂,我等願漁樵耕讀,江湖浪跡。

       歷經風霜的顧昀只希望大梁恢復安樂平和,而長庚的目標,就是讓顧昀可以早日退休安養身體,過著愉快的夫夫生活。想來挺諷刺的,元和皇帝、隆安皇帝的初心也是想做個建立偉大大梁的明君啊,最終都還是為了緊抓王權等種種私心而變得盲目,權力遊戲一旦玩久了,沾過的血腥彷彿會反噬人的良知,王位還真是不能久坐的。

  

 矛盾的愛 

       顧昀與長庚愛得火熱,卻仍然有著對彼此的試探與保留。當顧昀知道長庚身上有著烏爾骨之後,他一方面留心長庚的身體與心理狀態,一方面也十分擔憂烏爾骨真的會吞噬他的理智,沈易曾問過他有沒有想過真要發生了要怎麼辦,他也只能回答「我不知道。」,雖然聽聞長庚在廟堂上翻雲覆雨的作為,在他心中卻始終是個會撒嬌的孩子,當他親眼看到「雁親王」那一面的長庚時,一時之間覺得愛人好陌生;

       而長庚自己也十分矛盾,他一踏入滿是地雷的官場就必須跟他們玩那些爾虞我詐的遊戲,問題是,他玩得實在太好了,他心知肚明「有一天這些都會變得不可收拾、有一天他會比現在還要不擇手段」,卻為了達到目的也只能整個人撩下去了。但他十分害怕顧昀發現他不可愛的這一面會棄他而去,同時又有種衝動想要把醜陋的他展現給顧昀看讓他說出「不管你是什麼模樣,我都會愛的」這種話…

       兩個人矛盾的心理對峙寫得太精彩了,分享片段給大家看。

      其實直到此時,在顧昀心裡,長庚也一直還是當年那個溫良純粹的少年人,或許才華橫溢,但從不恃才傲物,或許也有一點小性子,但不怎麼輕易發作,即便發作,也發作得很有分,只為告訴得罪他的人「我生氣了」而已,被報復的多半只會覺得自己像是被親暱的小動物伸爪不輕不重地撓了一下,一條白印,不破皮。能讓人疼到骨子裡。
       那麼真實溫暖⋯真實到顧昀即便心裡有數,但感情上卻始終無法將他跟那殺伐決斷的雁親王李旻聯繫在一起。
       而今,在江南凄風苦雨下,這兩個彷佛風馬牛不相及的形象終於逐漸重合為一。一時間,哪一個都顯得陌生起來。

      他實在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個什麼打算。一方面,他很想像瞞過徐令一樣順便瞞過顧昀,陰謀詭計畢竟失之磊落,到底落了下乘,他不想讓顧昀見到自己是怎樣機關算盡的,也一點也不敢去想顧昀會如何看待這件事。另一方面,他心裡破罐子破摔地隱隱希望顧昀能明察秋毫,那近乎是一種對極親近之人無理取鬧一般的撒嬌心態――想讓那人知道,自己就是這樣的貨色。
       他那麼矛盾,既怕碰到顧昀那堅硬的底線,又總是忍不住想要試探。大約世上最難測的並非敵人的險惡,而是心上人那再真摯也時時讓人覺得飄忽的用心吧。

 

有 0 人投票
這篇評鑑很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