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aven Prince

The Raven Prince
烏鴉王子

圖書資訊

內外曼: 
外曼
出版時間: 
2006-11-01
0
尚未灑葉

There comes a time in a lady's life . . .

Widowed Anna Wren is having a wretched day. After an arrogant male on horseback nearly squashes her, she arrives home to learn that she is in dire financial straits. What is a gently bred lady to do?

When she must do the unthinkable . . .

The Earl of Swartingham is in a quandary. Having frightened off two secretaries, Edward de Raaf needs someone who can withstand his bad temper and boorish behavior. Dammit! How hard can it be to find a decent secretary?

And find employment.

When Anna becomes the earl's secretary, both their problems are solved. Then she discovers he plans to visit the most notorious brothel in London for his “manly” needs. Well! Anna sees red—and decides to assuage her “womanly” desires . . . with the earl as her unknowing lover.

 

Warner Forever (October 31, 2006)
Mass Market Paperback, 392 pages

其他版本

果樹-Romance Age
2009-08-25

回應

0
尚未灑葉

這本烏鴉王子.....真是.....真是.....真是......

超好看:yes:!棒到不行!:yes:

絕對、絕對能入選我 2006 年度的十大最愛:heart:

縱使倒數第二章,女主角 Anna 做了個愚蠢的決定,差點毀了它在我心中的寶藏級地位....
不過 Anna 很快地「醒悟」過來,及時回頭,並且從惡女手中扳回局勢(甚至「搶」了惡女的馬車,哈哈哈:laugh::mcry:)。
連誇三聲讚:kiss:

最後一章「妓院決鬥」前後的場景,簡直浪漫到讓我鬼迷心竅。
雖然尾聲出現的「奇蹟」有點太過老套太過完美,但是作者的文筆就是格外吸引我,讓我讀完之後只能對著書傻傻地嘆息,心滿意足:heart:

--------------------------------------------------

多年前一場疫情猖獗的天花,奪走了 Edward 摯愛的家人──他的父母和弟妹──的生命,當時他只是個髭鬚未長的少年。他是唯一的倖存者,卻也自此烙下了飽受天花蹂躪的醜陋疤痕。遠離了充滿甜蜜和痛苦回憶的祖宅多年,如今他返回老家,準備娶妻生子以延續家族香火的責任。有過一次苦澀婚姻的他,從前車之鑑記取教訓,這次決定要以公事公辦的務實態度來找妻子:出身良好,生殖機能健旺的年輕淑女,不會嫌棄他的天花臉,這樣的女性應該不難找,不是嗎?

Edward 並不盲目或自大,他當然清楚自己的面相會令女人退避三舍;但是他也知道他的家世、財富和爵位,足以彌補外貌上的缺憾。

他的確很順利找到了傳宗接代的完美人選,和某位從男爵達成了聯姻協議。
只是他完全沒想到他那乍看之下和鷦鷯一樣不起眼的女秘書,不只讓他目睹到她平凡外表下的聰慧和美麗,讓他體驗到心悸的誘惑,挑戰他的紳士榮譽,還擾亂了他單純的未來規劃。

或許有讀者會對 Anna 的欺騙手法不表贊同。一個受尊重的、品行端莊的寡婦,竟然執行了這麼瘋狂的計畫,戴著面具隱藏身份,混入聲名狼藉的 Aphrodite’s Grotto,和她的伯爵雇主進行狂野激烈的性──而且連續兩晚。整個交歡過程中,沒有柔情的呢喃,沒有四唇膠合,甚至沒有任何交談,全然的「靜默無語」(除了喘息和呻吟聲之外啦:embar:)。

在那放浪激情夜,唯一從他嘴裡吐出的字眼,是在他辦完事穿好衣服離開房間之前,撂下的一句:
「Meet me here again tomorrow night .」

如果這個故事是由其他人來寫,我也許會覺得詭異甚至厭惡;但是由 Elizabeth Hoyt 寫來,卻沒有讓我打哆嗦,反而忘情耽溺其中。只能說,她把兩人在 Aphrodite’s Grotto 的「沉默中的激情」對手戲寫得太出色了──至少在我眼裡是如此。

狂歡了兩夜之後,宛若大夢初醒的 Anna 理智回甦,為了不讓自己陷得更深或讓他有機會識破她的偽裝,她決定懸崖勒馬。Coral 的「保護人」提前返家,也是 Anna 無法繼續留在 Coral 的住處作客的原因。於是她很快地收拾行李揮別倫敦,返回 Little Battleford 繼續當她的鄉下老鼠和女秘書,打算讓這個「變裝秘密」陪她終老一生。

Edward 知道他的神秘女郎不告而別之後,既失望又憤怒,在 Aphrodite’s Grotto 和人打架洩恨,而且還把自己灌醉。他會到 Aphrodite’s Grotto 尋歡,是為了平息對 Anna 的慾望,卻發現不但對他的神秘女郎產生不尋常的癡迷, 對 Anna 的渴念也沒有絲毫舒緩。

他和 Anna 的身分地位差異,是個很大的鴻溝。然而他不能娶她的理由,並非 Anna 不夠的血統,而是……
她無法生育

他是有原則的男人,不是自私的惡棍。他很清楚 Anna 不是那種會以輕鬆的態度擁抱韻事的女子,她的自尊和教養也不允許她當男人的情婦。他不會在已經有了未婚妻的情況下,還去挑逗招惹 Anna。儘管十分困難,他依然克制自己,努力和她保持適當的距離。
但是當他對她的感覺不再只是欣賞和仰慕,不再只是情慾,他該如何阻止自己將她留在身邊?

對 Anna 而言,欺騙 Edward、對他隱瞞真相,確實讓她有罪惡感。但是她更憂慮秘密會曝光,害怕一旦曉得她的欺騙,她將失去他的信任和尊重,他對她的情意將會被怨恨所取代……

當然,這類 Big Secret 劇碼,一定免不了東窗事發,畢竟紙包不住火啊!
Edward 發現了原來偷走他心的寡婦,和那位神秘的「娼妓」是同一個人時,以他的脾氣,不可能冷靜面對。
但是受創的尊嚴和受騙的怒火,並 “沒有” 把他變成豬頭男。感謝大神恩典!:mcry:

如果是 80 年代的 bodice-rippers,在這種情況下男主角常會有這幾種表現(請任選其一:m666:):

1. 以惡毒言語殘酷辱罵,直到她摑他巴掌,他便可「順水推舟」用粗暴的吻和更粗暴的做愛來「懲罰」她。
2. 把她軟禁在房間裡,照三餐對她冷嘲熱諷,直到他決定「該拿她怎麼辦」。
3. 刻意在她面前和別的女人眉來眼去,或去找舊情婦以藉此羞辱她,獲得報復的快感。
4. 騎上一匹叫閃電還是撒旦的駿馬往倫敦奔馳而去,連續好幾個禮拜和她避不見面。

我知道,許多曼迷都很懷念這類老套的狗血劇碼:666:
如果童鞋期待 Edward 這麼做,那麼恐怕要失望了,因為這些狗血場面並沒有發生:glass:

Edward 認為他已經 compromising 了 Anna──儘管是在他不知情的狀態下,儘管她是寡婦不是處女──他就必須負起責任,娶她為妻,儘管這麼做,會葬送延續家族香火的希望,因為她親口承認過自己不孕。

但是向她求婚,不只是榮譽感的鞭策。當他很快地從受騙的憤怒及傷害中恢復,了解 Anna 對他的意義,明白他可以扭轉局勢,名正言順地擁有她之時,原本在他職責首位的傳宗接代, 突然不是那麼重要了。

Edward 戴著讓他頭皮發癢的假髮去向未來的岳父 Sir Gerard 解除婚約的那一幕,應該是很嚴肅的場面,但是我卻忍不住嘴角抽動,從其中找到趣味點。和差點成了他岳父的男人對峙的過程雖不愉快,但也沒有預期中棘手。Edward 走出 Sir Gerard 家門的時候,荷包比原先「瘦」了許多,但是至少事情圓滿解決:laugh:

真的非常非常喜歡 Edward 與 Anna 的互動。連 Anna 替他那條無名大獒犬取名字的場景,都很耐人尋味。

“Do you think 'duke' is a good name?” 她問。
他思索地看著狗。 “I don’t think so. He would outrank me.”

呵呵,被淘汰掉三個不合適的稱呼之後,我們英勇又具靈性的大獒犬,終於有了名字:laugh:
牠唯一的罪孽,是以新科狀元的快樂姿態「回應召喚」,打斷了牠男女主人醞釀中的初吻:mcry:

這本 TRP 裡的正派配角──Anna 睿智體恤的婆婆和笨手笨腳的女僕 Fanny;Edward 的管事 Felix Hopple 和貼身僕役 David;他的兩個特質迴異的朋友;還有 Coral & Pearl 這對風塵姊妹花──都頗為出色。尤其是 Edward 的貼身僕役 David,真是個可愛的老搗蛋鬼,說老奸巨猾也可以,有邪惡的幽默感,以惹惱他的主人為樂;有他出現的場景,幕幕都具娛樂性:laugh:

Edward 的兩個朋友,Lord Iddesleigh 和 Harry Pye,雖然露臉次數不多,但作者對兩人的簡單描述卻已讓我印象深刻。前者是外表花俏輕浮的 dandy,後者則是個惜言如金的 steward(“職位” 和 Hopple 一樣),但很明顯的,這兩個人都遠非他們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樣。
由末尾的搶先讀章節得知少了一根手指頭的 Harry,是下一本書 The Leopard Prince 的男主角:rose:

The Raven Prince 步調輕鬆具喜感,沒有過於黑暗凝重的氣氛,這有一部分得歸功於本書並沒有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只有幾個令人磨牙的非正派角色。其中最惹人嫌的,就是前面文章提到的那位鄉紳之妻 Felicity Clearwater。她是 Anne 的亡夫 Peter 的情人,但 Anne 從不曉得 Peter 外遇的對象是她。

諷刺的是:s:,作賊心虛的 Felicity 從 Anne 脖子上戴著的鎖鍊,做了錯誤的推斷──以為 Anne 這些年來其實早就知道她和 Peter 的姦情,只是故意和她玩蓋牌遊戲,只等著在重要時刻亮出底牌,給予致命一擊。

這也是黑函的來由。Felicity 為了堵 Anne 的嘴,不讓她和 Peter 的姦情曝光,摧毀她的社交地位,她決心調查 Anne 前往倫敦的理由,因為她相信鄉下老鼠突然進城,背後動機必不單純。Felicity 的目標是挖掘出 Anne 不可告人的隱私,好拿來當交易籌碼。
只不過幾個意外的轉折和造化,讓她錯失勒索良機,反而被她貪婪的情夫捷足先登。

上面提到故事接近末尾時 Anne 做了一個小愚行,指的就是她收到黑函之後的反應。

依照 Anne 的說法,Peter 是在她們結婚第四年、明白她子宮不爭氣之後才開始出軌;但那無法替 Peter 的軟弱不貞脫罪。
Felicity 不但讓老丈夫戴綠帽子,還把她和 Peter 的紅髮私生女冠上她丈夫的姓。
我希望作者能讓她多受點懲罰,那是她罪有應得。

不過 Elizabeth Hoyt 女士的肚量顯然比我大,因為她並沒有惡化 Felicity 的命運。
想想這樣也好,否則她兩個無辜的女兒就太可憐。至少她不是個壞母親。

有 0 人投票
這篇評鑑很讚?

0
尚未灑葉

好久沒挖掘到讓我這麼入迷的歷史羅曼史了:kiss:,悠然想起剛接觸 CB 或 Pamela Clare 時的感覺。
若不是在開始拜讀之前就已經曉得 The Raven Prince 是 Elizabeth Hoyt 女士的第一本書,我絕猜不出這是處女作。
已經被我列入寶藏級的這本 TRP,生動,流暢,卻也簡潔,無冗贅花俏的字彙,無拐彎抹角的迂迴,語調輕快,啃起來特別爽口 :heart:

故事背景在 1760 年的喬治王時代,而非曝光率過高的攝政或維多利亞時期,確實有幾分新鮮感。
而男主角的天花疤臉,女主角的 31 歲高齡及平庸相貌,都「忤逆」了俊男美女的不成文「曼曼條規」。它甚至顛覆了傳統的美女與野獸設定。

多麼令人驚喜的醜男凡女組合啊!:heart:

故事一開場,不久前剛回到他位於 Little Battleford 的 Ravenhill 祖宅的 Edward 騎著馬,差點撞上我們的女主角 Anna,他毫不優雅地由馬背跌至泥濘地上,她也被噴得滿身泥漿,籃子裡的採購品亦不幸遭殃。這就是兩人「髒污」的邂逅史:laugh:

之前看過簡介,知道男主角渾身都是天花留下的疤痕;但是拿起這本書翻看的時候,依然心存「我可能白目,會錯意或者記錯了,這本書的男主角臉上應該頂多只有一兩個疤而已」這種僥倖想法。

因為明白在羅曼史裡,第一章就有精采對手戲的男性和女性,通常就是書裡的男女主角;所以當我讀到開幕章時,心跳漏了半拍,額頭冒出了黑線,心想:不會吧!這個滿臉坑疤,大鼻子,粗魯無禮,壞脾氣的傢伙,不可能是男主角吧:mcry:!也許他是本書的反派角色,我這麼安慰自己。(在這幕裡他的名字尚未出現)

多不幸……不不不,多幸運啊,他不是會欺侮弱小會打老婆,或是準備謀殺親兄以篡奪爵位和財產的大壞蛋:angel:。這個可愛的傢伙正是這本「烏鴉王子」的男主角Edward De Raaf,Earl of Swartingham.:yes:

我們的烏鴉伯爵 Edward 確實脾氣暴躁,短短幾個月內已經嚇跑了兩任秘書。他急需要一個能替他謄寫他所做的農務研究的新秘書,因此把這樁迫在眉睫的差事交給他的管家 Felix Hopple,命令 Hopple 在他從倫敦返回前,找到遞補職缺的人選。

對服裝品味花炫但盡忠職守的 Hopple 來說,替他的主人尋找秘書接班人,是一樁艱鉅的任務。可憐的 Hopple 幾乎已到了江郎才盡的地步──絕望到甚至願意接受一個女人來當他的救星。

女主角 Anna Wren是個寡婦,和慈愛的婆婆(Mother Wren)及一名老是把晚餐燒焦的女侍 Fanny 住在一起,過著單純寧靜的日子。她公公在世時投資不善,她丈夫過世之後只留給她微薄的積蓄,如今守寡已六年,在沒有真正收入的情況下,生活越來越拮据,使得 Anna 面臨了不得不出外謀職的窘境。

Anna 的謀職過程並不順遂,畢竟在那個男人戴著撲粉的假髮、穿著高跟鞋的年代,受尊重的女人被認為不該拋頭露臉出外謀生,適合一個良家婦女的工作更是稀少,因此 Anna 求職途中四處碰壁是可預期的。

一次次吃了閉門羹,還受到大地主之妻 Felicity Clearwater 的窩囊氣:s:,挫折的 Anne 在路上和同樣一臉愁容的 Hopple 不期而遇。得知 Hopple 正為了找新秘書傷腦筋,Anna 立刻抓住這個工作機會,毛遂自薦,「說服」 Hopple 雇用她。

Anna 受雇的時機非常完美,因為她開始「就職」之際,她的「雇主」人正在倫敦,因此兩人沒有碰上面。Hopple 也不介意來個「先斬後奏」,等他的伯爵主人從倫敦返回 Ravenhill 大宅,曉得他的新秘書竟是個女人──而且還是那個不久前有過一面之緣,害他從馬背上摔下的女人──的時候,生米已成熟飯,想反悔已太遲。

事實上,Edward 雖然對 Hopple 擅作主張替他雇用個女人感到懊惱,他卻很欣慰有了個既能幹、又不會被他的脾氣嚇得抱頭鼠竄的新秘書。不只這樣,這位小寡婦對他那令多數女人怯步的天花疤痕,似乎絲毫不感嫌惡,而他也發現自己迷上了她性感的嘴.....我是說欣賞她的聰慧和幽默感,享受她的陪伴:rose:

孤男寡女共處,近水樓台必會滋生情愫?或許對兩個彼此吸引的成年人來說,慾望是自然的,但是 Edward 和 Anna 這兩個欠缺美貌的人,並沒有讓對方一見鍾情、二見發情的資產:angel:;他們是在相識相處和相談的過程中,逐漸發現對方的可敬可愛特質,日漸生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這句話確實是亙古箴言。

Anna 既無近視更不盲目,她當然看得見 Edward 的疤臉,知道他發起脾氣有多駭人;然而在當了他的秘書,和他頻繁接觸之後,這個男人的每個優點都清楚呈現在她眼裡。她由替他謄寫的草稿中了解他對農務的興趣和投入。陪同他去巡視領地時候,看到他對村民和佃農的關切,甚至親自下水拯救受困的母羊,不介意他渾身泥巴的溼漉漉模樣成了佃農哈哈大笑的戲謔目標。她下班之後,他派馬車送她回家,這麼一來工作了一整天的她就不必徒步走回住處。他對她很尊重,從沒有嘗試引誘她,或是做出不得體的建議。他甚至沒有用親吻來冒犯她:mcry:──無論她有多渴望被他「冒犯」!:m666:

直到某一天,Anna 無意中在他書桌上發現他光顧倫敦某所妓院的「帳單」:laugh::mcry:,知道他曾去一家叫做 Aphrodite’s Grotto 的妓院尋花問柳,她首次感受到強烈的忌妒情緒,並且開始正視自己身為女人的壓抑與需求。為何她的丈夫 Peter 生前對她不忠,他死後她卻得繼續守貞?為何「好」男人可以隨心所欲,「好」女人就必須安分守己,過著禁慾的日子?

這天,當 Edward 通知 Anna 他有要緊的急事,需要跑倫敦一趟的時候,女人的直覺和邏輯都告訴她,他上倫敦的另一個重要的理由。她潛意識裡明白,她是他這次準備拜訪妓院的「始作俑者」,這由他們兩人充滿性張力的相處中可以感覺出來。她不要他碰觸別的女人;她不要他把對她的慾念發洩在其他女人身上。

她希望他在 Aphrodite’s Grotto 熱情歡愛的對象是她:mcry:

Anna 數日前拯救了一位病倒在半路,名叫 Pearl 的妓女,不顧他人的指責眼光而將 Pearl 帶回她住處療養照顧。她在 Pearl 的要求下送信給 Pearl 在倫敦的姊姊 Carol 時,當然不會知道那位前來接她妹妹的 Coral 小姐也是個交際花,而且還熟識 Aphrodite’s Grotto 的鴇母。

聽聞在 Aphrodite’s Grotto 這所聲名狼藉的高級妓院裡和男性尋芳客有性行為的,不只是在那裡工作的墮落白鴿。有許多熱愛「冒險」的淑女們會戴著面具,偽裝成歡場女子,進入 Aphrodite’s Grotto 「覓食」,甚至向妓院老闆娘指定她們偏愛哪一類的床伴,老鴇會依她們所願安排適合的人選;這是尋歡作樂的極佳管道,只要她們掩飾得宜,身分不被揭穿就行。

這項資訊對渴望和她的烏鴉王子 Edward 春宵一度的 Anna 來說,是令她蠢蠢欲動的強烈誘惑。
為了報答 Anna 解救 Pearl 的恩情,Coral 很樂意幫助 Anna 達成她的秘密心願……

報報未完,待續:smile:

有 0 人投票
這篇評鑑很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