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妳癡迷】中英對照

1 篇文章 / 0 新
轉檔管理員
離線
Last seen: 9 年 11 個月 以前
已加入: 2004-12-27 22:42
【只為妳癡迷】中英對照

本篇譯文已收錄至精華文章

只為你癡迷 Uncommon Vows

 

Ingrid發表時間 : 1/16/2003 4:10:58 AM   61.230.136.126

 

對完之後才覺得我還真是神經病,一時衝動之下做這種無聊的事 -__-

但是這本書實在是很不完整,只因為翻譯的問題而損及故事本身的評價實在說不過去,就當做服務大家吧

 

手邊有書的童鞋可以對照一下….

 

一開始序曲的部分中文本到p.25(=原文p17)就結束了,但其實後面還有,所以是原文的p.17~21被刪。這段主要是艾德霖的內心戲。艾德霖在修道院裡點燃蠟燭懷念他失去的家人。

 

他的父親伯爵大人是個嚴厲的人,相信榮譽的重要並總是盡忠職守。他也點蠟燭紀念同樣在聖誕節死去的大哥一家三口。艾德霖的大哥身為繼承人雖然有點高傲,但卻是勇敢的戰士,奮戰到最後一刻而死。他的二哥因為沒有繼承權因此總是想證明自己能力不比大哥差。而三哥則與理查同齡,平常瞧不起這個異母兄弟,很諷刺的是,最後卻是在寒冷天氣中被派出去巡邏的理查逃過一劫。但艾德霖卻很慶幸是他最喜愛的兄弟理查活下來。

 

他也點蠟燭懷念早年過世的母親。艾德霖曾為了無法及時趕回母親病榻而怪罪上帝太早帶走她,但現在他乞求上帝原諒並慶幸母親沒有遭受戰亂的痛苦。最後他為所有死於蓋伊手上的人點蠟燭祝福。他的大哥沒有盡領主的責任保護他們,而艾德霖期許自己不再讓戰園堡的人失望。最後他跪在聖母像前祈禱,心中百感交集。他開始思考如何重建戰園堡,並向國王討回公道。但這些對他來說只不過是世俗瑣事,他真正擔心的是離開了修道院單純的生活後,他該如何和自己狂野的一面共處。因為艾德霖的母親看出他個性上熱情不馴的部分,因此提議他進入教會並學習嚴格的自我控制。然而艾德霖知道,接下領主責任勢必會讓他失去修士的生活,甚至會連靈魂的平靜也無法享有,而他原以為會在修道院得到心靈的充實與滿足,這使他不得不擔心自己會成為一個嗜血的戰士而忘記原本所追求的事物。艾德霖低頭祈求上帝賜與他力量重建城堡,保護人民,除此之外,更嚴格的考驗則是他能否能夠掌控自己。

 

再來是中文版p29(=原文p23),這裡原文p23~25約六大段被刪,主要是梅蕾琳回想得到雪桑兒的經過和想像身為蒼鷹在天空翱翔的自由

 

修道院的管理員撿到嗷嗷待哺的小鷹交給梅蕾琳照顧,後來小鷹便緊跟著她。有一次甚至還棲息在聖母像頭上,於是修女溫和的表示雖然聖母不會介意,但是還是讓小鷹離祈禱室遠一點比較好….

她和小鷹玩了一陣之後就看到艾德霖與敵軍的戰鬥場面….

這裡接回中文版p29後半

 

打到這裡,手開始抽筋….明天再繼續….

 

 

阿官發表時間 : 1/16/2003 8:14:45 AM   217.120.215.67

 

親愛的 Ingrid,辛苦妳了。

非常感謝也非常感動妳願意花如此多的時間去對照這本被翻譯的劊子手任意砍斷的章節。喜歡這本書卻又無法看到原文的人有福了。男主角的內心戲以及自我掙扎,是值得讀者品嚐和咀嚼的,議者將之刪除真是太令人扼腕了。

等著妳繼續寫下去囉~~~^^

 

 

hsing發表時間 : 1/16/2003 12:51:44 PM   218.187.75.241

 

in....我也在痴痴的盼著妳的補充....

我已經慢慢回想起[只為你痴迷]的劇情...

加油.....沒有原文書的偶們....

就只能靠妳辛苦的對照囉...

 

 

英格麗發表時間 : 1/17/2003 4:10:01 PM   61.230.137.159

 

看到官媽和hsing的鼓勵,頓時精神大振…也希望有更多童鞋喜愛這本書.....繼續努力交作業….

 

接下來是中文版p35之後(=原文p28)這裡失蹤的是原文p28~31的部分,主要是艾德霖遭受突擊戰的心情。

 

在野蠻的生死戰鬥中,艾德霖被一股近乎純粹而致命的瘋狂淹沒,身體完全依照戰鬥本能運作。他早已不記得砍倒了多少人。當他把劍尖指向敵人喉嚨準備結束其性命時,華特隊長的喊聲破空而來,穿透了他的注意力。艾德霖停下動作,發現倒在地上的竟不是武士,是個侍從,年紀小的幾乎連寬劍都舉不起。

而且突擊戰鬥已經結束,絕大部分的敵人都已倒下,不構成威脅。艾德霖開口要求那侍從棄劍投降。臉色蒼白的侍從倒轉劍柄交給艾德霖。當他接受劍的同時,一陣戰役後熟悉的感覺席捲他的全身。他幾乎殺了那個男孩。艾德霖總是盡可能避免無謂的殺戮。他在心裡默默感謝華特隊長阻止他殺了這個男孩。

艾德霖儘可能的隱藏他的情感,並確認這男孩的身分是沙塞伯爵的姪子。他不禁諷刺的想到上帝如何酬謝他的慈悲之心。這個男孩的贖金可以為重建戰園堡帶來一筆經費。他檢查了自己人手的損失之後,一名武士告訴他附近的藍波昂修道院可作為他們暫時休養生息的場所。前往修道院途中,華特隊長與艾德霖討論突擊他們的人必定是蓋伊派來的。蓋伊的手下躲在路旁等待突擊艾德霖一行人,若不是其中一匹馬發出聲音被艾德霖察覺,也許蓋伊的謀殺計畫會真的成功。

這幾年勃艮尼的蓋伊為了搶奪土地與艾德霖衝突不斷,雖然突擊失敗,除非將艾德霖制於死地,否則蓋伊不會善罷甘休。而艾德霖也是如此,他從不曾忘記自己發誓要除去殺了他全家的蓋伊,但在繼承戰園堡前還有許多的待辦事項等他完成。的確,離開修道院的24小時內他經歷了第一次作戰,第一次殺人,第一次受傷,而在下一個24小時內他有了生平第一個女人。回到世俗世界後的一連串事件當中,艾德霖首先專注於重建戰園堡。內戰時不會有時間或資源去圍攻蓋伊的城堡,但是只要時候一到,蓋伊必死無疑。

 

羅修女在晚禱前將修道院的人和家畜聚集在一起。她派出一人去探查附近的戰況是否對修道院造成危險。她坐在庭院中,平靜的臉上看不出心理的憂慮。她的左手纏繞著念珠,膝上則坐著一個打盹的嬰兒。

 

到這裡原文p31後半就接到中文版p36

接下來是中文p37後半=原文p32,這裡原文p32~33院長和艾德霖的對話及兩人討論政治局勢譯者以中文p37倒數第二段共三句話濃縮處理。這樣的安排我比較能接受,如果真的有長度上的考量,摘要濃縮總是比完全不翻好多了。

 

再來是重要的女主角內心戲

原文p35=中文p41開頭第一句後。這裡一共是原文p35~57失蹤,中間提到梅蕾琳的家庭狀況和與二哥在提歐貝城堡的生活,譯者在中文版p42前三段略為摘要處理。

 

梅蕾琳微微顫抖的讀著以拉丁文寫成的上帝之言,她並不完全了解其中意義,但對她來說那象徵了信仰的神秘與喜悅。今晚,在不到48小時內那即將令她與塵世永遠分離的宣誓儀式就要開始,梅蕾霖必需確認自己能發掘信仰的喜悅。她手中精緻古老的手抄聖經沉重而美麗,然而即使是這樣一件藝術品也無法紓解她沉重的心情。

 

在藍波昂修道院,準備發終身誓的見習修女會在儀式前獨處寢房三天,除了吟詠聖歌之外暫免一切工作,目的是為了祈禱並淨化心靈,相當於侍從成為武士前的儀式。這時梅蕾琳不僅有修女提供的蠟燭和聖經,還有小鷹棲息在一旁陪伴她。

當梅蕾琳開始祈禱,羅海斯修女懇求她自內心深處尋求指引,因為她明白梅蕾琳心中的猶疑。

 

梅蕾琳閤上書起身,在長為六步,寬為四步的房間內徐行。如果她願意,其實夜晚可以到星空下或是教堂裡祈禱,而白天更可以幫忙收割,既然如此,為何她覺得房間有如牢房?為何她無法入睡?只要一閤眼便覺得窒息?

更糟糕的是,為何她無法祈禱?梅蕾琳一向覺得祈禱很容易,與聖母聖靈交談就和與家人閒話家常一般。但是為何今晚當她應該準備神聖的宣誓之時,她卻覺得一向是她生活重心的信仰此時此刻無比遙遠,彷彿被剝奪了似的。

梅蕾琳掀開小鷹的頭罩看著它閃閃發亮的眼睛。她一直無法確認自己是否想成為修女。回想過去,她的疑慮在兩個月前明確成形,那些武士的來臨可說是她在修道院以來最熱鬧的時光。她回想看著小鷹飛翔時那種純粹的快樂,以及目睹戰鬥場面時的震攝感,還有擔憂災禍降臨修道院的恐懼。

後來武士們抵達時表現的禮貌客氣將恐懼的氣氛轉為令人安心的愉悅。梅蕾琳自願幫忙提供食物飲料,那短短半小時的談話與走動讓她不禁懷念從前與異性相處的時光。她喜歡武士們善意的玩笑,自己也取笑一個害羞得不敢抬頭看她的年輕侍從。她甚至喜歡那美如墮落天使的領主對她的責備,因為他讓她想起自己的哥哥。

 

她再次繞著牆踱步,指間磨擦粗糙的石牆。其實並不是她未曾看過男性,他們也在修道院工作,偶爾梅蕾琳也被指派外出辦事,但基本上藍波昂修道院還是純女性的處所。她邊踱步邊對著小鷹說話:「你知道我別無選擇必須發終身誓。我的父親並不富有,柏藍城堡不足以提供威廉和他的家人所需的生活,爸爸很聰明地為艾莉絲和伊莎貝安排理想的婚姻,而她們的嫁妝已耗去媽媽帶來的絕大部分陪嫁,身為么女,我必須感激還有所剩提供我在藍波昂的生活。」

 

(實在太長了QQ….休息一下晚上再繼續…..)

 

 

CHENG-CHEN發表時間 : 1/17/2003 4:21:58 PM   61.222.117.62

 

作品資料:

 

柔情系列54 只為你癡迷 Uncommon Vows

伊莉‧瓊森)實為瑪麗‧喬‧普特尼作品)Mary Jo Putney

董雲楨 譯

 

 

Yvonne發表時間 : 1/18/2003 10:13:04 PM   210.85.178.102

 

Dear Ingrid,

 

真高興能看到有人能翻譯這本書被遺漏的地方

這本書是我很喜歡的一本

不過總覺得這本書怪怪的有點不完整的感覺

今天看到你的留言才知道原來是有些被遺漏

真希望能趕快看到所有的位翻譯出來的部分

再次謝謝你

 

 

Jenny發表時間 : 1/19/2003 9:05:53 PM   61.217.46.80

 

雖然沒看過這本書

但是還是為Ingrid的善心與毅力

用力拍拍手

真有妳的

 

 

Ingrid發表時間 : 1/20/2003 11:49:38 PM   61.230.131.55

 

Dear Yvonne,真高興妳也喜歡這本書,很期待看到妳的閱讀評鑑呢。

Dear Jenny,快快去找這本書來看吧,保證妳不會失望啦^^

 

繼續交作業^^

 

小鷹偏著頭,彷彿質疑著梅蕾琳的結論。她繼續說道:「作為修女,我會享有人們的尊敬,其他修女姊妹們的陪伴以及為上帝服務的喜樂。」她提高聲音:「我別無選擇,明晚我的家人會來參加儀式。威廉已經安排了慶祝宴會。這將是一場盛宴,現在想改變主意已經太遲了。從我來到修道院的那一天就太遲了。」

小鷹不安地移動著,梅蕾琳明白她的焦躁影響了小鷹。「這是我歸屬的地方。」她平靜的說道,彷彿想藉由說服小鷹來使自己接受事實。「羅海斯修女和其他姊妹們現在都是我的家人了。若是爸爸還在世一切或許會不同。雖然他會責備我離開修道院,但是心理其實很高興我回到柏藍城堡。但是威廉和他的妻子….他不會拒絕收留我,可是海薇拉會認為我消耗了該留給她孩子的食物,待我如僕人一般。我不能回去柏藍城堡!」

梅蕾琳深吸一口氣,充滿決心地說道:「我會宣誓成為基督的新娘,這是正確的選擇。」她拉下面紗。實習修女的秀髮會在宣誓前剪去,作為棄絕俗世的象徵。現在將頭髮剪去將可以證明她做了正確的決定,更可以了結這不停折磨她的疑慮。

梅蕾琳舉起平常用來修剪鵝毛筆的小刀,拉起一條髮辮並將它扯緊,以便輕易用小刀割斷。烏黑的髮絲在燭光下閃爍。梅蕾琳知道所謂的美女應該像她的姐姐們一樣金髮而高佻,儘管如此,她還是喜愛自己如檀木般烏黑的秀髮。每當梅蕾琳梳髮時,它們就像閃亮的黑瀑般披散至她的膝間。

真是虛榮!她的頭髮愈早剪去愈好。她將刀鋒貼近髮辮,並盡可能靠近頭部。她的手指開始向下施力,卻突然停滯,無法完成後續動作。

阻止梅蕾琳的是一陣與虛榮心毫無關聯的麻痺感。她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盤據胸口,將手脕向後扯,並幾乎遏阻她的呼吸。她的心跳狂亂,不得不暫閉上眼平靜自己的心情,卻反而驚恐地發覺四周的石牆正逐漸向她逼近,將她的生命和氣息壓榨殆盡。

幻象是如此真實以致梅蕾琳倏地睜開眼,一瞬間彷彿石牆確實移動,以命運般無情的的力量將她靠攏包圍。

梅蕾琳從未感到如此驚恐。小刀自麻痺的手中掉落,而她不由自主地跪下將臉龐埋在掌中開始無法克制地顫抖,纖細的身軀有如死亡般冰冷。她無助而慌亂的低喊:「親愛的聖母,幫助我,求你幫助我!」

起初她以為自己痛苦的祈禱不會得到回應,而她將就此被驚慌的浪潮淹沒。但突然間,一絲靜謐感穿越狂亂的情感風暴。剛開始細微幾不可聞,然後逐漸增強,在梅蕾琳身邊密密織成一道保護網,彷彿聖母親臨擁抱她受苦的女兒。

梅蕾琳清楚地看到自己身處於分叉路上。右邊的道路通向修道院。那是條明確的路徑,安全而可預測,但也充滿束縛。而左邊的岔路則幽深黑暗並為迷霧籠罩,恰與右邊的明亮形成強烈對比。但梅蕾琳知道那層迷霧隱藏了危險和喜悅,自由與冒險。

然而她無法選擇。突然間可怖的美景出現在梅蕾琳眼前—-那有著純潔近似無情臉龐的大天使手持火劍阻擋了右邊通往虔敬生活的道路。

在梅蕾琳能再度呼吸之前,幻象消失了,徒留一陣深沉的確認感。她向聖母祈求指引,而這就是聖母的回應。現在她必須踏上那迷霧籠罩的道路,不論前方有何未知的考驗和險境等著她。

淚珠仍在她的臉上閃爍,梅蕾琳舉起燭臺穿越黑暗的走道面對第一個考驗。當她輕敲院長的房門,晚禱的鐘聲仍在修道院裡回響。

羅海絲修女請她進去。院長正要前往禮拜堂,即使在這樣的夜裡她仍散發彷彿不屬於這塵世般的安祥。她毫不驚訝地看著梅蕾琳,輕聲問道:「有什麼事嗎,孩子?」

梅蕾琳思索該怎麼解釋自己為何而來,最後卻只能破碎地說:「我沒辦法,院長,我真的做不到。」羅海絲院長立刻就明瞭,她張開雙臂說道:「沒關係,孩子,真的沒有關係。」梅蕾琳放下燭臺,衝進院長的懷抱,淚眼迷濛的說:「我深愛上帝和聖母,還有這座修道院,但是我無法成為修女。」「侍奉上帝的方法不只一種,」羅海絲院長說道,聲音充滿安慰,「聖母瑪麗本身為人妻和母親,而世界因此更美好。」她輕撫著梅蕾琳的頭說道:「女性宣誓成為修女為了很多不同原因,但對妳來說,缺乏真正的奉獻心而宣誓是莫大的錯誤。」

「我內心明白自己的選擇是對的,」梅蕾琳低語,「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未來會如何演變,威廉哥哥將會很不高興。」「我毫不懷疑上帝對妳另有安排,將來妳會明白。」羅海絲院長對梅蕾琳的選擇並不感到意外。以她對人心的瞭解,她知道這女孩不屬於修道院,但是梅蕾琳可能會因為沒有更好的選擇而成為修女。雖然她能成為一位虔誠奉獻的修女,但羅海絲院長還是為梅蕾琳有勇氣離開而感欣慰。羅海絲院長私心承認自己會想念這個女孩特有的真誠甜美,以及她帶給人們的喜悅,但是外面的世界比藍波昂修道院更需要她。「明早我會傳訊給柏藍城堡,讓妳家人知道妳的決定,這樣他們就不必過來參加儀式。」梅蕾琳點點頭,不情願地離開院長的懷抱。雖然她知道自己做了正確的決定,卻不敢期待隨之而來的後果。

 

(還沒結束QQ…..明天繼續努力……)

 

 

逍遙如發表時間 : 1/21/2003 12:34:52 AM   61.30.47.21

 

親愛的英格麗~寶ㄚ!!!

讓我為妳喝采.....*.*......讓我為妳歡呼......

不才我獻吻一枚~~*.*~~快遞送出了......^_*....

 

 

阿官發表時間 : 1/21/2003 1:59:03 AM   217.120.215.67

 

紫色和紅色的吻.....好炫.....

嗚......偶也要啦....阿如如......(偶還要點名和 Colin 的眼睛一樣的綠色......)

 

親愛的小英.....怎是一個棒字了得.....(含情脈脈地眼神看著妳.....)

加油囉~~~~

 

 

Ingrid發表時間 : 1/23/2003 12:14:27 AM   61.230.132.225

 

我又來啦^^…..再接再厲…..

 

梅蕾琳宣誓的日子很快地來臨又結束。她的決定在修道院裡造成一股不小的騷動。少數人祝福梅蕾琳並稱許她的勇氣,但大部分的人則避開她,彷彿她的決定會像傳染病般蔓延。梅蕾琳仍繼續在修道院的日常工作,內心卻迫不及待想踏出進入未知迷霧的第一步。

三天後,修道院的僕人進入抄經室通知梅蕾琳哥哥的來訪。她環顧室內,看著許多修女們低著頭辛苦的抄經。梅蕾琳知道自己不會再踏進這裡一步,而她已經開始懷念這項工作。她小心翼翼地將鵝毛筆放下,突然感到一陣悲傷。將會有別的修女來完成這一頁,而梅蕾琳再也不會看到完成後的精美手稿。

她本能地拉下額上的面紗覆蓋臉龐。因為沒有別件衣服,梅蕾琳仍穿著黑色的修女服。無所謂,當她回到柏藍城堡後可以將這件修女服改成一般服裝,因為深色的羊毛質料不僅舒適還能穿上許多年。

她腳步遲疑地走到會客室,希望威廉會接受她的決定。威廉和他的妻子海薇拉想必已經為了該拿這個妹妹怎麼辦爭論許久。可是至少威廉應該會高興看到她吧?通常他是很有責任感的人,但梅蕾琳總能哄得他露出笑容。

梅蕾琳開門進入會客室,然後突然停步,驚喜地看著前方那眼中帶著一抹笑意,正等候著她的年輕武士。「亞倫!」她喊道,然後飛奔投入他的懷抱。

亞倫大笑著將她擁抱舉起,「難怪她們不要妳當修女,淘氣的小姐!」

亞倫比她大五歲,是梅蕾琳最喜歡的哥哥。他們兩人是迪維爾家最小的孩子。小時候梅蕾琳總是跟在亞倫身後在柏藍城堡玩耍,順道學會騎馬、放鷹和游泳。亞倫和梅蕾琳一樣都繼承了來自威爾斯的母親的黑髮和明亮靈活的藍眼。但梅蕾琳遺傳母親纖細嬌小的身段,亞倫卻繼承諾曼父親高大健壯的體型。

「你怎會在這裡?提歐貝大人不是派你駐守北方?」梅蕾琳皺眉,突然擔心起來,「你還是服侍他的武士,對吧?」「問題真多!」亞倫將她放下地後逕自坐下。「放心,領主大人不會笨到開除像亞倫‧迪維爾這麼好的武士。」然後他正經地說:「他派我傳訊到溫徹斯特,並准許我回程時順道參加妳的宣誓儀式,所以當院長的使者到達時,我人正好在柏藍城堡。老實說我很高興,因為我不認為妳該成為修女,妳這麼富有活力,不應該在修道院裡度過餘生。」梅蕾琳責備地看了亞倫一眼,「如果你和羅海斯院長都這麼確定我缺乏成為修女的奉獻心,為何你們都不早告訴我?這樣至少我這幾個月會過的容易多了。」「我不是很明白所謂的奉獻心,但是對我和羅海斯院長來說,不論有多麼困難,這必須由當事人自己決定,而且….」亞倫嘆氣「這似乎是最好的選擇,如果妳感到滿足的話。」梅蕾琳的神情嚴肅,因為她想起自己的處境。「威廉和海薇拉很氣憤我的決定嗎?」

「她又懷孕了,而妳知道那讓她脾氣不好。」梅蕾琳點頭。她的嫂嫂平時就不易相處,懷孕後期的脾氣更是潑辣。亞倫繼續說道:「她拒絕讓妳回到柏藍城堡。」梅蕾琳深受打擊,只能睜大著眼瞪著亞倫。「但我會努力工作不惹麻煩。連海薇拉都說我對小孩很有一套。」她知道家人會不高興,卻沒想到他們會不讓她回柏藍城堡。「海薇拉有說她為何不要我回去嗎?」亞倫很快舉起手說道:「別擔心,一切都會沒事。其實還會更好。至於海薇拉不讓你回去…」他笑說:「她嫉妒妳,怕妳會把她比下去。」「嫉妒!」梅蕾琳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亞倫,你又開我的玩笑。海薇拉是個美女,連我都無法不注意她。」「海薇拉是長的不錯,雖然太伶牙俐齒了點,但妳….妳是梅蕾琳。」在她困惑的表情形成疑問之前,亞倫繼續說道:「別擔心,妳會和我一起回到提歐貝大人的城堡,並服侍愛蜜夫人。妳在莫頓會比在柏藍城堡快樂。幾年之後,或許…」他停頓一下,然後說道:「妳可以和我一起住在我的莊園裡。」梅蕾琳呼吸暫停,幾乎不敢想像亞倫所說會成真。沒有繼承權的次子通常在領主麾下效勞,期望將來能夠贏得自己的土地,但卻少有人成功,像亞倫這麼年輕的武士更是少之又少。「你是說提歐貝大人要分封土地給你?」亞倫點點頭,一抹驕傲的笑容在臉上浮現。「太棒了!」梅蕾琳無法隱藏她的喜悅,跳起來給亞倫一個大大的擁抱。「快告訴我,你做了什麼偉大的事讓他賞賜你?」「我們遭受攻擊,我及時協助大人退敵,就像一般武士該做的。」亞倫簡潔的說道。「你救了他一命。」「或許吧,我保護他的自由,還讓他省了一筆贖金。」亞倫輕描淡寫的聳肩說道:「無論如何,提歐貝大人決定獎勵我。他其中一處莊園在夏洛普雪郡東部,叫雅芳雷堡。管理這座莊園的武士已經年老體衰,又沒有繼承人,所以提歐貝大人答應等管理人一過世就將雅芳雷堡分封給我。」「我真為你高興,」梅蕾琳說道,臉龐閃閃發亮。「你會成為有財產的人,可以結婚,或許還能娶到有錢的女繼承人來增加資產。」她的眼眸閃爍笑意。「你會成為比威廉更偉大的領主。」「妳想得太多了,小妹,」亞倫謹慎地說道:「雅芳雷堡不是什麼大莊園,只能負擔武士的開銷,而且現在還不是我的。就算一切順利,大人將它分封給我,我還是有很多事要做,因為現任管理人經營不善。」亞倫傾身向前,眼中滿是熱誠。「梅蕾琳,我需要妳的協助。當雅芳雷堡成為我的,我要妳和我一起生活,在我離開為大人作戰時管理整個莊園。我需要値得信任的人,而妳是最佳人選。即使妳只是個侍女,人們還是樂意服從妳。」他對梅蕾琳展開一個淘氣的笑容。「如果我決定結婚,我會先確定妳喜愛未來的嫂嫂。誰知道呢,或許我會去俘虜個有錢人,賺一筆贖金來當妳的嫁妝。」「我不確定自己想結婚,亞倫,因為我當不成溫順的妻子。」梅蕾琳笑道,很高興亞倫說需要她的協助,因為梅蕾琳知道其實是自己更需要他。「但我會非常高興可以幫助你。」她向後倚靠著牆。或許未來仍為迷霧籠罩,但至少現在前方的道路正在梅蕾琳眼前清楚而明亮地展開。

 

原文第一章補充結束

 

 

nanak發表時間 : 1/26/2003 9:50:09 AM   210.203.65.88

 

剛看完這本,再對照Ingrid 的翻譯,沒想到光是前面就被刪那麼多~

謝謝Ingrid 細心的翻譯,看書的感覺就變得完整了,也弄清楚書中一些細節^^

 

 

Ingrid發表時間 : 2/8/2003 2:28:12 AM   61.230.124.58

 

新年吃喝玩樂的混完,也該來交作業了…^^

 

原文第二章

 

夏洛普雪郡 孟佛城堡 1148年 三月

 

「大人,有一群軍隊正從南方接近。」理查‧費茲傑羅聽到哨兵報告後,舉起手遮擋眼前的陽光,並試著辨別遠方旗幟上的圖案。溫暖的春光讓他決定巡視城堡的防禦工程是否仍有改善之處,並打算盡可能在夏天來臨之前完成。理查凝望遠方的眼神疲倦而憂愁,因為漫長的內戰即將進入另一個未知的階段,春天的來臨更會在寒冷安全的冬天之後帶來戰爭的危險。哨兵說道:「大人,是渥菲爾爵爺。」(註)而同時理查‧費茲傑羅也看到遠方旗幟上飄揚的銀鷹。約莫一分鐘後,他看到弟弟的一頭銀髮在陽光中閃耀。「艾德霖時機掌握的正好,」理查高興的說,「沒想到他會在四月以前回到英格蘭。」他轉頭走下石階並命令總管為孟佛堡領主準備歡迎盛宴。只可惜今天是齋戒日,因此肉類僅限於魚,不過冬末本就沒有太多肉類儲藏。無所謂,能見到艾德霖並聽他談論這次在諾曼第停留所獲得的結論就已是喜事一件了。

 

晚宴相當豐盛,儘管主菜是淋上各式醬汁的魚類。晚餐過後,艾德霖與理查離開大廳以便私下討論,讓孟佛堡的成員與戰園堡的武士們在大廳繼續享用晚宴。

雖然白天氣溫已逐漸暖和,但夜晚仍是刺骨般寒冷。理查跪在地上生火,而艾德霖則在一旁漫步,很高興再度回到自己的領地。就像從前一樣,艾德霖在心中感謝他有像理查這樣的兄弟。理查的忠心耿耿,絕佳的判斷力和戰鬥技巧都是他人所無可比擬。

 

過去幾年艾德霖一直相當忙碌。戰園堡的重建工程按計畫進行後,艾德霖決定第二座城堡必須建在孟佛以捍衛他在南方的領地。他任命理查為堡主,而絕大多數的工程都在理查監督下完成。因為如此,孟佛堡展現理查的個人風格與品味,就如同戰園堡本身呈現艾德霖的風格一般。

 

理查生完火,站起來拍去手上灰塵並問道:「女皇近來如何?」

艾德霖橫越海峽的旅程主要任務就是擔任瑪蒂達女皇的護衛。瑪蒂達女皇經過九年在英格蘭動盪不安的生活後決定回到法國。艾德霖坐下回答道:「她尚未對絕望屈服,雖然她對哥哥之死極為哀痛。」「這對所有認識他的人來說都是莫大的傷痛。」理查嚴肅的說道。去年十月格洛斯特伯爵突然死亡可說是對女皇所有希望的一大打擊。一旦他決定支持同父異母妹妹的王位繼承權,羅伯爵士將可觀的財富、忠實和戰鬥技巧都奉獻給妹妹。對艾德霖和其他擁護女皇的貴族來說,失去如此重要的支持者意謂政治災難即將來臨,尤其如果史蒂芬王登上王位的話。

「瑪蒂達可能只要安靜留在盧昂便能贏得最後勝利。」艾德霖帶著一抹少見的頑皮微笑說道。「我敢發誓史蒂芬王最大的敵人就是他自己---他一佔了上風就馬上拋棄勝算。史蒂芬必定是瘋了才會與教會發生衝突。」

理查點頭表示贊成,並為兩人各倒了一杯自家珍藏的法國酒。「現在他惹火了坎特伯里大主教、教宗和克萊維的伯訥,史蒂芬根本別想期待教會人士會支持他的兒子成為英格蘭王位繼承人。」

「尤斯坦)史蒂芬的兒子)當然是瑪蒂達最好的盟友。全英格蘭只有史蒂芬看不出他的兒子將會是有史以來最糟的國王,他擁有史蒂芬的所有缺點,卻沒有半點他的美德。」

 

艾德霖心不在焉的嘗了一口酒並在椅子上伸展自己的身體,一邊想著他在法國安築見到的那個紅髮青年。進一步認識瑪蒂達的兒子以便未來作出正確的判斷是艾德霖之所以護衛她到諾曼第的原因之一。「我欣賞我見到的亨利‧費滋安柏。雖然他現在只有15歲,但過幾年後他會成為一個不輸給他祖父的偉大國王。如果到時要在尤斯坦和亨利之間選擇一人為王,我認為英格蘭會選擇亨利。即使是最貪婪的男爵都已經受夠了連年內戰和混亂。」

「希望一切真如你所料。」理查悲觀地說道。

「當亨利繼承他父親的領土後,他會有能力拿下英格蘭王位。瑪蒂達在英格蘭西部的盟友只需聯合,等待成為勝利的一方。」 一絲幽默出現在艾德霖的聲音中。 「為了鼓勵貴族持續效忠,瑪蒂達賞賜權利與土地可說是再大方不過。畢竟這些禮物只花了她幾張羊皮紙寫敕令罷了。」

「她賞了你什麼?」理查好奇地問道。

「戰園堡和孟佛堡的合法敕令,加上建另一座城堡的許可,如果我覺得有必要的話。」理查輕吹了聲口哨。「那可是珍貴的敕令。」

「尤其亨利告訴我當他成為國王後,他要摧毀所有沒有合法敕令的城堡。」艾德霖笑道:「那個男孩既沒自信也沒常識。」

「瑪蒂達有其他的賞賜嗎?」

「一些不重要的特權,例如在皇家森林打獵的權利,還有一項重要的賞賜,」艾德霖停下來嘗了一口酒,然後平靜地說道:「她任命我為夏洛普雪郡伯爵。」

「老天!」理查實在太震驚,因此花了點時間才吸收這個消息,然後作出正確的推斷:「這是因為你離開英格蘭不久後,史蒂芬任命勃艮尼的蓋伊為夏洛普雪郡伯爵嗎?」

「沒錯。當消息傳到盧昂,我很不高興。」艾德霖的聲音冰冷。「瑪蒂達知道我的感受,所以賜給我相同的爵位,希望這樣能刺激我與蓋伊作戰以便獲得這個郡的控制權。」他緊盯著火焰,面無表情。「我沒有告訴她根本不需刺激。」

這不是第一次史蒂芬王和瑪蒂達女皇任命敵對的伯爵們掌控同樣的領土。就現實面看來,領地的控制權和年收入會由強者獲得。理察點頭,贊同女皇的策略。「蓋伊強迫卻斯坦小姐嫁給他,進而掌控一半的夏洛普雪郡,而你正是唯一能與他抗衡的人選。」

「的確。」艾德霖嘆氣。「我無法不同情卻斯坦的希希里小姐。綁架和強暴的婚姻對女繼承人來說實在太過殘酷。」

理查無可奈何地聳肩。所有的女繼承人都是國王的被監護人,她們被當作獎賞送給國王的支持者,幾乎沒有人關心她們的意願。卻斯坦的希希里小姐只不過是其中一個特別不幸的女人罷了。「當我們殺了蓋伊,她就自由了。」撇開這個話題不談,理查替自己倒了一杯酒。「提到女繼承人,你現在是不是和盧昂的伊莎貝小姐正式訂婚了?」

「我和她父親談過,但還沒正式決定。」

理查驚訝地抬起眉毛。「我以為你心意已定。她有一筆可觀的嫁妝,而且據說是個美女。」

「這是門當戶對的婚姻沒錯,但是當我見到她時並不受吸引。她是很美,但卻美的俗麗而矯飾。」艾德霖回想他見到伊莎貝時兩人不甚自在的情形,然後自嘲地笑道:「況且我也不合她的品味。」

理查太了解艾德霖所以不想指出事實----妻子不需要吸引丈夫,那是情婦存在的功能。所以他問道:「那你有喜歡而且出身高貴的女子嗎?」

「很不幸地沒有。」艾德霖聳肩。「我相信伊莎貝和我可以一起生活。我沒有打消結婚的念頭,只是目前先放一邊罷了。」他做了個手勢表示那無關緊要。「目前結婚與否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勃艮尼和渥菲爾很快就會開戰。我們必須巡邏邊境區域以確保蓋伊不會摧毀我們的村莊和田地。我想派一小部分士兵駐守在村莊,如此一來蓋伊若是發動攻擊我們就能迅速回應。你覺得如何?」

「我倒覺得直接攻擊蓋伊並燒毀他的田地和村莊會更有意義。」

「但是這樣受傷害的會是無辜村民,而不是蓋伊。我們不必去找他麻煩,因為他會自己送上門來。」艾德霖耐心地說道。摧毀敵人領土是標準策略,但他無法忘記在上帝眼中,農民的生命和靈魂與其他人一樣珍貴。他不只一次想到道德良心不被貴族視為必備的資產。「你覺得哪個村莊最適合軍隊駐守?」

兩人的對話轉向對未來戰鬥的準備防禦,並一直持續到火焰化為灰燼。最後艾德霖打呵欠並站起身。「我們已經有好的開始。我明天會回去戰園堡,但我希望你能在兩星期內過來一趟,還有很多事得討論。」然後他向理察道晚安。

 

儘管十分疲倦,艾德霖無法入眠。雖然今天他將婚姻擺到一邊,但那不表示他能永遠迴避這個問題。他五年前就盡責地簽了結婚協定,但是那女孩在達到適婚年齡前就過世了,自此他就避免再次選擇新娘。

他在羽毛床墊上不安地翻身,心裡明白自己猶豫的原因。他知道期待婚姻帶給他的不只是一份豐厚嫁妝和一個能為他生出強壯兒子的女人相當愚蠢。對像他這種身分地位的人來說,婚姻是由現實利益和政治局勢決定,歡愉則可輕易在情婦身上獲得。但很不幸地這種簡單的解決方式並不適合打算遵守教會一夫一妻制的人,所以艾德霖在選擇伴侶時必須格外謹慎小心。他想要一個既是朋友又是情人的妻子。儘管這聽起來荒謬至極,但他想要一個能與他彼此真心相愛的妻子。

 

艾德霖想著這個理想的妻子會是如何。這個女孩必須有良好出身,卻不必是有豐厚嫁妝的女繼承人。他自然希望妻子迷人可愛,但她不需是絕世美女。比美貌更重要的是聰明而有智慧,並像他母親一樣溫和虔誠,還有那讓他一直無法忘懷的年輕修女優雅迷人的氣質,以及他第一個情婦歐雯的幽默與性感魅力。

 

歐雯比艾德霖大五歲而且出身平凡。當她引領年輕的主人體驗肉體的歡愉時,她一直是個寡婦。是歐雯教他如何取悅女人,並讓他相信真心相愛的關係之間沒有任何罪惡及羞恥的存在

歐雯當了他五年的情婦,直到有一天她告訴艾德霖希望嫁給一個剛喪妻,並留下四個孩子的磨坊主人。她溫和平靜的解釋說自己一直很喜歡那個磨坊主人,而且因為不能生育,所以很想將四個可愛的小孩撫養長大。雖然她沒有明白說出,但艾德霖知道或許她也渴望擁有一段受人敬重的婚姻。

艾德霖雖然遺憾失去她,但還是給她一筆豐厚的嫁妝作為分離禮物。的確,他仍懷念她,單是想到歐雯就讓他渾身燃燒慾火,因為他已經好幾個月沒有過女人了。儘管他已經接受自身對肉體激情的需求,但他在教會裡所接受的教養訓練使他永遠無法學會任意帶女人上床,然後在黎明時分忘卻她的存在。如果他從不曾離開修道院- --或者根本沒進去過的話,情況會比現在容易的多。

考慮完理想的妻子特質之後,艾德霖在黑暗中自嘲地笑著。難怪他找不到想娶的女人---如此完美的妻子是否存在根本令人懷疑。就算她真的存在世上,她也會想得到同樣完美的伴侶,而艾德霖絕對會被排除在她的考量範圍之外。

 

他翻身將頭埋在枕頭下。盧昂的伊莎貝其實也沒什麼不好,而這次聯姻將可為他帶來諾曼地的領地。無疑地,只要幾個月不見伊莎貝,艾德霖終究會覺得娶她並不是太困難的事。

 

(註: Warfield是艾德霖的爵位與領地名稱,中文版只翻成領地名戰園堡,但是這裡如果照翻成戰園堡伯爵會很奇怪,所以翻成渥菲爾。通常貴族間會以封號名稱呼,例如男主角名叫Adrian de Lancy, 頭銜是Earl of Shropshire,表示他是統治Shropshire這地方的領主,他的主要城堡是Warfield Castle,所以一般稱他Warfield或是Shropshire,但是因為這裡有兩個Earl of Shropshire,所以如果只叫Shropshire會搞不清楚是誰,因此哨兵稱呼艾德霖Warfield,熟一點的則叫他Lord Adrian或直呼其名Adrian…受不了,真是有夠複雜啊…)

 

原文第二章結束

 

到這裡發現一件奇怪的事。艾德霖在想理想妻子特質那段到最後應該是他在森林裡發現梅蕾琳之前的事,(而且後面原文第三章前半也被刪)但是譯者卻把原文第二章前半艾德霖與里察的談話全部刪掉然後把後面這段接到中文版第二章p 71~73中間,所以譯者不只刪文還順便移花接木…)哀

 

 

阿官發表時間 : 2/8/2003 10:03:34 AM   217.120.215.67

 

啊,終於出來了!棒呆了!

倫家等妳的後續文章等得好苦說,本來已經打算要死纏爛打逼妳就範了。嘿嘿嘿,算妳有先見之明^^~~~

 

 

EK發表時間 : 4/2/2003 9:54:33 PM   210.8.232.2

 

Dear Ingrid,

 

Thanks for your endevour! Uncommon Vows is my favourite rommance. I just found this website a few nights ago and glad to know so many people share my love in this novel.

 

Ingrid 發表時間 : 4/3/2003 1:04:04 AM   61.230.135.20

 

Dear EK,

 

Im so glad that you like it too. It has been my favorite romance for a long time. Even after reading it for so many times, Im still impressed by MJPs story telling talents. Its sad to see such a well-written book destroyed by horrible translations.

Ill try to finish patching up the missing details as soon as possible, especially the last few chapters where Adrian had a duel with the villian.

 

Welcome to WRN and Im sure you will find it a friendly and useful website. Please do remember to post your review in the reading evaluation section. Everyone would be happy to hear what you think about the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