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三點零七分

午後三點零七分
作者:

圖書資訊

內外曼: 
言情
出版社: 
書系編號: 
448
出版時間: 
2009-01-01
4
我的評比:無葉 平均:4 (1 vote)

一次任性的結果,換來幾近致命的錯誤, 
讓無盡的歉意成為她未來生活的主軸, 
只求一切回到從前……… 
她收斂起身上防衛的刺, 
發誓願意為他做任何事, 
只求眾所期待的他重回早被安排好的人生軌道, 
獲得原本屬於他的一切。這個不被看好的願望能否實現? 

不再記起往事種種的他,並未忘卻愛的感覺, 
他不介意那一天的午後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他只想知道, 
這位盡其所能守護他的女子,是否深愛著他, 
如同他對她油然而生的愛意,難以釋懷,時刻環繞…… 
看似相愛的兩個人,依循著愛的本能, 
是否就能跨過一切障礙,廝守一生? 
 

回應

4
我的評比:4葉

莫負良霄

​​故事從車禍發生前一刻開始。
午後三點零七分,女主對男主說了一句話。
午後三點零八分,車禍發生......

一、
雲泥之別,名實不符
眾人待我如敝屣,唯你視我如寶
冷就偎進我飛行外套取暖吧
失去雙親的男主,在學生時代偶然撞見爬樹淘氣經常闖禍的女主。
男主出身富貴教養有加,女主寄人籬下大而化之,男主看到她身上有自己沒能活出的那面率真,經常在見面時送給女主在商店找不到第二件的小玩意。
女主珍重妥貼收在鞋盒裡;不料卻因一個別針的失竊,造成女主鞋盒之物,被大家誤解為偷了男主家孩子的東西。
因此女主母親搬出男主所居的大宅,女主性格舉止打扮也因此特出叛逆。
女主姐姐表現良好,誰都不曾察覺她是偷別針的那個人。
姐姐一路平步青雲,對比妹妹,恰如雲下之泥。

二、
一聚一會一珍珠
妳是我人生中的意外
男主偶然重逢女主,已習慣不被正眼看待的不馴女孩,並不知道有個男孩正愛著她。
男主在上班後經常探視在酒館工作的女主,每次見面就贈與女主一顆珍珠。
直到車禍發生前,女主已擁有55顆(?)大小相仿的珍珠。
女主經由失憶後的男主重回工作崗位時、面對公事的態度發現,失憶前男主舉止進退有度,失憶後的男主卻隨性不羈,且不願做違心之事;男主正以女主以前的方式,在活著。
而女主因車禍的自責與男主祖父的囑託,留在男主身邊,只等男主各方面堪步正軌並成功聯姻,她便功成身退。

三、
一眼萬年,瞬間永遠:記不得妳的名,不代表我遺忘了愛的感覺
周奕是我的選擇;而非籌碼或交易。
車禍前女主見到的男主永遠斯文有禮不曾失控。
女主後來回憶:
「....然而,涉足他的工作領域,像打開一扇窗,讓她慢慢看清楚從前的寧霄是怎麼過每一天的:他一個人擔負所有的壓力,盡其所能執行寧家上一代交辦的工作任務,
從未聽他拒絕抱怨,他如此謙和斯文,是怎麼應付那一場場談判和社交飯局的?說著言不由衷的應酬話,聽著華而不實的虛言,那時候,他心裡在想什麼?
現在想來,以往在酒館裡的時光,是他一天中最沈默的時刻了,也是他最可以隨心所欲的時刻。」
然而....對男主而言理應是能隨心所欲的時刻;卻經常是糟心的,原因是.......
女主工作環境中有個叫藍天的大哥,對她言行不拘甚至有時過於親暱,且男主發現,女主於髮絲遮蓋的脖頸處,有一片小小藍天的刺青.....
車禍後,男主問起這個刺青,印象中,男主因這個酒館男配失控過兩次(?)。
「我記起一個畫面。妳在那條巷子的一家商店前,讓我看過這個。」他再次從後擁住她,下巴擱在她肩上,「妳當時好像沒告訴我,這是什麼意思。」
「你當時沒問我。」.....
「那是為你而刺的,你的名字就是雲,也是天空的意思,藏在頭髮裡,很安全,沒人知道。」
「為什麼不能讓人知道?」
「那是我的秘密,連你也不知道。」
「妳的秘密真多。」
「我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總有一天他會知道,她愛過他,也差點毀掉他,她的愛,並不能把他帶到康莊大道上。
失憶後的男主經常率性而為,又幾次為了酒館的人與事在意,於是就發生了讓人會嘖嘖嘖的船......
而男主回憶起久別重逢的那一眼時....
「是阿,我始終是她的旁觀者,而她在路上瞧也不瞧我一眼的。
她討厭寧家,和每個親人作對,用最簡單的方法讓你們頭疼,但是我明白她的。
我在那家酒館外看過她好幾次,也盤算了好幾次,一直沒有行動過,直到我和妳陪客戶在對面餐廳出現那次,她注意到我了,當時她的眼睛--」
他停頓了一下,眼眸熒亮,顯然在回想那美好的一刻。
「那一眼,是一切的轉折點。經過了空白的幾年,她並沒有讓我產生距離感,她的眼神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我下了決定,開始和她面對面真實的往來。」
女主姐姐聽了男主的真心話,她回想:
「...當年是她起了貪念偷藏起來的,她讓自己的妹妹無端扛了罪名。
而周奕最後得到的,卻比她想像得多--一個男人完整的愛。」

其他:
1感覺是船的張力可以再強點。
2本文會聯想到《與龍共舞之偷偷愛你》、《傻瓜與野丫頭》等電影。

 

文句摘錄:
『「妳常常一副很驚訝的樣子,是我說的話還是做的事有問題嗎?
如果是有關過去的事,醫生不是說慢慢會想起來不用急嗎?別擔憂。
.....有一件事至少不會錯,我總感覺很愛很愛妳,雖然一開始我叫不出妳的名字,我認為,沒有遺忘愛的感覺,比記得任何事都重要。」
失憶後的男主要把女主那啥的時候,女主說:「...你並沒有想像中的喜歡我,你以前愛的並不是我,我們不能這樣。」
「我不知道,你沒有告訴我,你從不說這個。但是有一天,我是說如果有一天,你想起來了,我不能讓你為了我們今天這樣而後悔。」
她摸摸他的面頰,他眼眸裡的情yu已經消退,怔楞不語。
「未知的事才讓人有意外之喜,對不對?你瞧,我們倆剛好相反,我的生活裡,意外的事可多,順理成章的事少之又少。」
男主經常去女主工作的酒館找她,女主說如果他有心事可以找她姐姐,姐姐比她聰明,可以給很好的建議,說自己什麼都不懂。
男主說:「周奕,最難的不是告訴別人,最難的是確定別人的心意是否和你相同。」
「我只是想試試看,生活裡減少妳的存在,是不是就能釐清我對妳的感覺,到底是依賴?還是愛?坦白說,我還是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曾經愛過誰?我也不知道愛另一個女人的感覺,我只知道,妳的存在讓我安心,妳一不在我就想看見妳。
我努力過了,努力不讓自己依賴妳,但是周奕,我做不到。
我想和妳在一起,像真正的情人一樣,以前的事,我一點都不在乎。」
她從他眼眸中清楚看見了他的渴望,也從他滯留不前的手明白他在克制他的渴望,....。
會議記錄紙的空白反面,生動勾畫著一幅炭筆人像素描,那焦急抹汗的神情,活脫脫出自於他。
那寧霄端坐辦公室,竟有這等閒情逸致即興作畫?
不幸的是,從這即興素描來判斷,他最近前額髮線又升高了,他摸摸凸額,一股悲涼忽然襲來,或許該換個髮型了。
周奕不過是我自由意志的一部份延伸,我想做任何事不是因為她,是因為我個人想這麼做,我喜歡周奕,也是我個人的選擇,她不是條件,也不會是籌碼,所以這樣的交換絕對不會發生。
「外人不知道,寧霄是我嚴格培養出來的孩子。
尤其在他父母死後,我把心力多數放在他身上,他性格穩定、早熟、懂得感恩,比寧遠那孩子受教,為了不讓我失望難過,他總是全力以赴做好每件事;
我不讓他碰的危險活動他從不違抗,我教導他的處事方法,他也記在心裡,我不遺餘力保護他,是為了彌補他早失雙親的遺憾。
妳以為他是受傷後才心血來潮碰畫筆的嗎?不是的,他從小就展露過繪畫的天分,中學時拿過幾次區域比賽的大獎,大學時在不影響主修課程的情況下,他另外修了許多藝術理論的課程,但是只要我說他一聲,他就不再碰那些東西。
每個人都認為他個性溫文,他在房間裡卻有個練拳的沙包。
我在私底下領教過一次他脾氣爆發時的威力;那一年,也就是你們從老宅子搬出去的那年,他剛完成中學交換生一年的課程,從加拿大回來了,回到家的第二天,他不知何故把一扇門板給打凹了,這是他另一面。」
「他的憤怒隱藏得很好,從不失控,亦不遷怒,我計畫將來有一天把公司的擔子交給他,就是因為他有這個能耐,穩當不躁進,我也敢確定,我要他娶誰,他不會有第二句話。
我知道他有段時間常去酒館見妳,我並不想阻止他,他很有分寸,知道時候到了該怎麼做,我一點也不擔心。」
這番描述,拼湊了了寧霄的完整面貌,她一句話也接不下去。
「他出事前一陣子,人變得有些焦躁,經常心事重重,有幾次撇下了助理周琪和安排好的會餐,就趕去見妳,我活了這把年紀了,有什麼不明白的?他是真的為妳心動了。」
「我何嘗不希望他過得好,只不過我以前用了另一種標準。」

「那本來是完整的兩條項鍊,在沒有和妳進一步接觸前,我就決定好了,拆成一顆顆,總共九十九顆,每一次放一顆在身上,隨時準備好送給妳。」
「如果妳一直願意收下,表示妳想一直見到我,送完最後一顆,我就有信心妳會愛上我了。」
「我一直認為,珍珠是和白紗禮服最襯的首飾配件。」
「可是不到九十九顆,會有白紗禮服嗎?」
「如果我們每天晚上都有一次,很快就滿九十九次了。」』

每天晚上都有一次,到底是每晚一次什麼(拖下去......)?​​​​

有 0 人投票
這篇評鑑很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