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魂淫豔樂無窮

凌虐太上皇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這真是人間最難承受的一種折磨! 明明是自己愛逾性命的丈夫,卻要假裝不熟識 狠下心一回又一回親手抹去他的記憶 讓他一次又一次拿她當陌生人看待! 無妨,只要他能活下來,她什麼苦都能忍受 就算下半輩子都得和他一起被困在這處小園子裡 她也覺得自己是幸福的…… 可惜她連這樣簡單的希冀都是奢求 塵封的記憶一旦掙脫束縛的枷鎖 反噬的力量遠遠超出她的想像與控制 為了不再讓自己陷入日復一日的恐懼與心碎之中 這一回,她決定親手抹去自己的記憶 把那些殺戮和血腥遠遠推離,以求解脫…

推倒皇帝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哼!她再也不會被美麗的東西給騙了啦! 就拿這個長相好看到嚇死人皇帝來說吧 當年她冒著被叔父擰斷脖子的危險 把他從叔父的「淫爪」下救出來 還拿出所有家當、不辭辛勞地把他送回家 他沒「報答」她的大恩大德也就罷了 居然還把她當成擄人共犯,打入了天牢! 本來她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見著這個沒良心的傢伙 誰知道幾年後她非但「有幸」又見著了他 還成了他最寵愛的貴妃娘娘—— 嗚,原來沒良心的傢伙雖然有美麗的皮相 其實過著委屈又可憐的日子 內有意圖篡位的宰相,外有意圖染指的鄰國君王! 為了這個就像上等肉一樣肥美的傢伙 她決定

侵犯將軍

5
平均:5 (1 vote)
作家: 
文類: 

這個男人真的很龜毛耶 而且人如其名,腦袋就像鋼鑄的,完全不會轉彎! 沒辦法,她就是中意他的「條直」和不做假 所以即使他很惡劣地常常一走就無消無息 就算回來了,也只有打賭輸了才會上她這兒晃上一圈 她還是很認命地一直等等等下去—— 哎,金枝玉葉的十八公主這樣委曲求全 說出去不是被人恥笑,就是被人懷疑有隱疾 事實是——「皇親國戚」這個身分就是她的「隱疾」! 她打定主意要用似水溫柔一點點「滴水穿鋼」 終於笨男人開了竅,懂得送上一支銀簪給她 她樂得忘了東南西北,以為和他的故事終於走到終章 鎮國大將軍和公主從此就要過

壓上宰相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嘿,看這個男人的模樣,恐怕是病得不輕哩! 哇哈哈哈哈,這真是太好啦—— 呃,不是她狼心狗肺又冷血沒眼淚 實在是她正迫切需要一名「重症病患」 好用來實現她從識字那天起就有的心願—— 別看她長得小小一株 她可是堂堂的神醫後人,了不起的女大夫 而且這個男人說話深得她心,又懂得適時諂媚 就算他已經病入膏肓,她也一定要救他! 不過說來好笑,明明她也幫不少人看過病配過藥 怎麼這回配著配著,她居然連自己的心也配下去啦? 唉,這下她承受的壓力可比她的身長還高 先別說她長年的心願能不能達成 如果她想和這位病弱美宰相白首到老

縛綁王爺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她知道有人曾經因為文字而入獄 但她只不過是寫了一本叫做《縛綁王爺》的小說而已 為什麼也會慘遭同樣的待遇?! 見她的「獄卒」一字字把她寫的書從頭看到尾 身為作者,她是很欣慰沒有錯啦 但她不能幫他簽個名以茲獎勵就算了嗎 一定要照著書裡的情節演一回喔? 她都說了「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偏偏這個剛好排行老七、職業王爺的傢伙十分青番 不管她說什麼,他老大不聽就是不聽! 算了,邪惡壞王爺最大,他要怎麼處置都隨便啦—— 啥?他對她的懲處竟然不是剁手指砍脖子 而是強佔她這個良家婦女,還說這是皇親國戚的權利?! 哇咧點

十七皇子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他討厭這個主子! 要不是雙龍金鐲就戴在這個討厭鬼的手上 他早就把這人吊起來打、抓起來砍、提起來砸! 別的人都以正直忠誠、信守承諾為標準 他的主子卻以挑釁結仇、耍陰搞權謀為樂 別的人了不起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 他的主子卻「進步」到四體不勤、五穀不分 累得他除了要施展絕頂武功替主子擋仇家 還得像個下人費心盡力伺候他! 他自認對這個主子真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可結果呢?他就像沒有生命的貨品一樣 三袋黃金就被賣到了別人家! 他不禁要感嘆,雙龍金鐲哪裡是替他們找「命定之人」 其實是替他們找「命中剋星」才對吧…

野浪小迎春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他討厭迎春花! 他討厭迎春花的模樣、討厭迎春花的香氣 更討厭那個名喚「迎春」的女人 最討厭的是那個叫做迎春的女人曾經是他的妻 而且還是她先丟出「休夫狀」,說要和他離異! 嘖,離異有什麼了不起 而且他身上也有一份休妻書,只是來不及丟出去—— 照理說,兩人離緣之後就再也沒有關係 他也不必管她日子到底過得開心還是失意 可每回看到她,他都覺得好生氣—— 氣她仍然每天活得歡歡喜喜 氣別的男人覬覦她的美麗 最生氣的是,他居然幾次脫口,說想再和她成親…

出牆小紅杏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有人說,勾引男人是她的天性 有人說,她和許多男人夾纏不清 有人說,她根本就是靠自己的身子做生意 簡而言之,她人如其名,活脫脫是一枝出牆小紅杏! 對那些無聊人士的閒言閒語,她才懶得一一澄清 其實呀,她這枝小紅杏,只願意為親親「伯父」出牆去—— 因為他,即使天寒地凍,她也要穿得嬈嬌美麗 因為他,即使萬分辛苦,她也要好好把日子過下去 因為他,即使分離在即,她也要笑著看他遠去—— 她都已經不顧一切,表示得這般明顯 可惜親親伯父還是呆頭又傻愣,只說她是他的侄媳婦兒! 對這樣令人抓狂的困境,她實在已經無計可施 最後只

銷魂小百合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唉,只為了區區的五文錢 她居然被一個大男人怨恨了好些年,想想也真冤枉…… 好啦,當初見死不救是她沒心沒肝啦 現在他想怎樣報仇都隨便,這總可以了吧? 沒想到他的「復仇行動」真夠犀利 先是擄走她、把她困在窟窿大洞裡 再來就是上門提親,說要把她娶回去! 喔喔,她看過那麼多小說,這種橋段她很明白的啦 他之所以會娶她,只是為了名正言順的凌虐她! 她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嫁給他絕對不會太幸福 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 聽到他上門來提親,她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揚 新婚之夜真的被他拋下,她就忍不住心酸紅了眼眶 知道他居然

邪佞小劍蘭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為商必奸,奸商必富 他呢,就是很奸詐的靠著盜版淫書致富! 呵呵,要盜「土皇帝」家的書,當然需要一些技術 就算土皇帝真派了女殺手上門來找麻煩 也會被他的「男色」迷得寧願當個叛徒—— 唔,也許這就是女殺手的計謀 先用憨憨的長相騙過他,再用堅定的眼神說服他 等他傻不隆咚、情不自禁把一顆心全掏給她 她再翻臉像翻書,惡狠狠地反撲! 哼哼,他向來是不吃虧的奸商,耍心機絕對不會輸人的啦! 為了證明自己「投誠」的心,女殺手果然先去殺了土皇帝 而他,在聽聞女殺手將會受到何種報應後 所有的心機都跑得無蹤無影,只剩下滿滿的後悔

豔情小菊花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這個男人是瞎了狗眼還是吃了瘋藥? 要當眾調戲也麻煩先搞清楚情況好唄 他可是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男兒漢 這個土皇帝居然大剌剌說想把他娶回家?! 為了混淆這個猙獰又陰沉的土皇帝 他故意報上孿生哥哥的名號,又故意裝出孿生姊姊的模樣 沒想到土皇帝硬是了得,一眼就能認出真正的他—— 他喜歡自己在土皇帝眼裡的獨一無二 也享受土皇帝非他不可的獨有寵溺 旁人的指指點點、竊竊私語都引不了他的在意 可當他心裡滿滿填著都是那個土皇帝的身影 才發現,原來人家根本就找錯了人 那些獨一無二、非他不行,原來都只是一場誤會而已…

風騷小曇花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她最最最討厭他了! 這個傢伙的存在根本就是為了突顯她的無能 從他的名字到他的長相,她都看不順眼就對了啦! 畫春宮畫又怎樣?她也是很用心的「現場臨摹」 哪像他,老畫些龍呀鳳的,畫得像不像又沒人知曉! 不過說也奇怪,這個男人「看似」老古板 卻能一眼看出她畫裡人物的姿勢不正確! 她打死也不肯承認自己會犯下此等失誤 可為了徹底實行「藝術創作精神」 她也只好半信半疑、半推半就地和他演練起來 更奇怪的是,當他一筆筆勾畫出撩動人心的圖樣 她竟然會有一種似真似幻的感覺 好像他筆下那個含春帶豔的女角兒就是她 而他,正藉著手

淫蕩小牡丹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這……也算是紅顏禍水吧? 他不過是替個小姑娘付了一文錢、跑了一次腿 結果就被人從深深的礦坑裡找出來 還不小心讓人算計,淪落到必須「伺候」個小姑娘的境地! 而且這個小姑娘的行徑古怪得緊 每天都得伏案抄抄寫寫,還會一邊寫一邊紅了嬌顏 問她在寫什麼東西,她又小嘴閉得死緊,淨會搞神祕! 其實他的本性也不是太有好奇心 只是這小姑娘老愛看淫蕩的書籍,他實在覺得不可取—— 瞧,她就是被那些淫書教壞了,才會一把抓住他吻個過癮! 他本來死寂的心被那一吻撩撥得再不能平靜 沒想到接下來她居然笑嘻嘻的告訴他 她最大的願望,就是當

訂閱 RSS - 幽魂淫豔樂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