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馬-甜蜜口袋

好好壞先生~極品安家之六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因禍得福? 眼睛受傷暫時看不見自然難過,但男友殷勤陪伴 讓他們倆變得冷淡的關係像是燃起了新希望 沉醉在愛情裡的她只想就這樣和他過一輩子 怎知雙眼復明後,她發現之前像是作了一場夢 男友依舊亂劈腿,她仍覺得他是雞肋,棄之可惜 但另一個頻繁出現在她身旁的男人很快的吸引了她 雖然他們相識的地點是在飯店房間那種曖昧的地方啦 可她覺得他是上天特地為她安排的命中伴侶 養傷期間那種受到百般呵護的幸福感覺又回來了…… 本以為終於找到此生確實只屬於她的新好男人 才發現他之前是收了她老爸的錢來當她男友的替身

玉面公子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說真格的,娶妻生子完全不在他的人生計畫中 憑他這副殘破病弱的身體,隨時有可能會赴鬼門關 根本沒必要自找麻煩,還去耽誤人家姑娘的青春 也不想重蹈當年被拋棄的覆轍,徒惹傷心難過 寧願拒絕所有的相親,過著平淡無味的白開水日子 誰料她會突然「冒」出來,硬是將戲言當成承諾 指責他不應該忘記她,更不准他和任何女人在一起 甚至不顧禮儀,大膽的做出一吻定情的佔有行徑 讓他體會到被愛是幸福的,想要不愛她都很難…… 唉,像她這樣的江湖兒女愛上他真是太辛苦了 面對她的積極主動,不求回報的表達愛意和付出 他決定不再被動的接受,要

誘惑小蘿莉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可惡!他的臉皮簡直厚到連子彈都打不穿 她不過是小小的違規,竟成了他掌握的把柄 擺出高姿態耍無賴,虛張聲勢的威脅恐嚇 故意製造曖昧氛圍,陷害她慘遭「嚴刑逼供」 又很不幸的身陷火場,給了他出手救援的機會 還笨笨的答應陪他演戲,一起面對疲勞轟炸 殊不知他早有預謀,就是要跟她牽扯不清…… 嘖,像他條件這麼優的男人哪可能缺女朋友 而且她向來表裡不一,還很喜歡奇裝異服 看似堅強驕傲,其實單純又很容易受到傷害 跟他一點也不速配,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 不過她既然拋開所有原則,無怨無悔的愛上他 也只能相信他是真心的,並期待他

優雅公子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別懷疑,就是她! 歷經三年的相思尋找,他終於與她重逢了 只不過她彷彿脫胎換骨,變得截然不同 外形冷豔高傲,個性像朵玫瑰冷漠又多刺 練就了數一數二的真功夫,打遍天下無敵手 而他是她難得遇上的剋星,屢屢讓她吃敗仗 也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毫不在意她失去記憶 排除萬難與她糾纏不休,撩撥她平靜的心湖…… 呵呵,優雅公子為了追求真愛不惜犧牲形象 先是熱情如火的交心獻身,隨後祭出親情攻勢 用行動證明忠誠,讓覬覦他的人知難而退 訴說愛語表明自己的心意,溫柔和深情全都給她 就是要讓她愈來愈愛他,心甘情願與他再續前緣…

病貓愛老虎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天啊!從沒看過那麼機車、龜毛又難纏的女人 空有吸引人的天使面孔,心腸卻壞到媲美惡魔 自詡為高高在上的房東,擁有極大的權利 說話毫不留情,動作粗魯又沒禮貌 打定主意將他壓落底,出錢出力還得幹粗活 破壞他追求寧靜的夢想,好心卻被當成驢肝肺 氣得他跳腳兼咬牙,不知該拿她如何是好…… 唉,看來這回他注定虎落平陽被「病貓」欺 又不是沒有戀愛經驗,桃花運一向也很旺盛 偏偏不小心栽在她的手上,為她煩惱為她憂愁 破天荒的逆來順受,甚至產生了強烈的佔有慾 顧不得她的身分有點特殊,而他也有麻煩要解決 堅持守候在她身邊,等待開

光風霽月~正大光明之三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驍勇善戰的慕容少將竟變成貪杯酒鬼?! 只因單戀多年的絕世美人跑去嫁給別人! 呿!他好歹也是個縱橫沙場的威風將軍 為了一個女人抑鬱寡歡、借酒澆愁像什麼樣? 不願見他像個為情傷風、為愛感冒的傻瓜 她逮到機會就在他耳邊碎碎唸個不停 怎知他一氣之下乾脆把她「吃乾抹淨」…… 初嚐情滋味讓她上了癮,沉溺在他佈下的情海裡 但在他心裡始終有個她永遠也比不上的人 回到有那個人在的京城,她就被拋到角落給忽略了 更傷人的是,難忘舊情的他竟為了舊愛帶兵出征── 是她笨,忘了自己只是個沒見過世面的西疆蠻女 忘了他的心已經有人先烙下

妙手公子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嗚嗚嗚……她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 好端端的,誰想要回到千年前的過去活受罪 除了要適應種種的不便,還得要自力更生 生存下去唯一的寄望,就是遇上優質男主角 所幸無依無靠大半年,她終於逮到翻身的機會 看在他長得出色絕塵,擁有絕佳醫術的份上 她決定要耍賴裝傻,勉強待在他身邊討生活…… 什麼嘛,妙手公子根本就是表裡不一的雙面人 和善可親、清新脫俗又不沾惹塵緣全是假象 其實內心熱情澎湃,媲美瘋狂需索的野獸系情人 女禍和男禍層出不窮,老是累得她無端受害 不過她毫不嫌棄他,還對命運的安排心存感激 因為與他相遇、相戀,她終

念念陌生人~極品安家之五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小姐,妳很面熟,我們是在哪裡見過嗎?」 呿!這男人雖然帥到掉渣,搭訕的方式也太遜了 她會和這毫無半點創意的傢伙多說一句話才有鬼 沒想到老天爺似乎非要他們認識不可 她去飯店找朋友,卻陰錯陽差敲了他的房門 一個人走在路上,身邊忽然冒出一個護花使者 問他究竟是何時見過她,他卻又含混帶過 既然他們倆如此有緣,她也不好把這樣的緣分推開 這位她只知道名字的陌生男友真是難得的好男人 逐漸讓她心中認定他是個值得共度一生的伴侶 誰知老天爺根本是跟她開了個極為惡劣的玩笑 他竟是她大哥多年的仇敵,接近她是有目的…

失去記憶換回妳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我想要妳,希望妳永遠都在我身邊! 天啊,這麼溫柔的執著是他不曾有過的想望 畢竟他的心裡從來沒有愛,為人毫無感情又冷酷 砍砍殺殺算是家常便飯,周遭總是瀰漫著腥風血雨 不但媲美殺人專用的致命武器,還絕對的唯我獨尊 偏偏遇上她這個陽光女孩,注定了他永無翻身之日 願意為她做牛做馬,甚至聚集勇氣正面迎擊黑暗 企圖爭奪今生唯一想要的美好,追尋屬於他們的未來…… 唉,像他這樣的惡魔哪有權利得到幸福美滿 他喪失記憶不打緊,頂多是忘了過去的愛恨情仇 卻害得她失去光明,由繽紛世界墜入幽暗深淵 值得慶幸的是經過悲歡離合,她再度

風流公子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聽說他長相俊美無儔,有雙會電人的桃花眼 傳聞他風度翩翩,風流韻事多到不勝枚舉 據說他時常流連花叢,夜夜樂不思蜀…… 呵呵,這類蜚短流長他根本沒有當作一回事 哪管風流還是下流,過得開心自在最重要 看似多情卻是最無情,自始至終不付出真心 抱持著遊戲人間的心態,桃花運再多也不怕…… 呿!這個不識貨的姑娘是打哪裡冒出來的? 不懂得欣賞他的好,將他嫌棄到一無是處 傷了他的心靈和自尊,還差點毀了他的容貌 他應該要給她一點教訓,教她認清他的魅力 沒想到先栽跟頭的人會是他,破天荒為她傾倒 甚至願意「改邪歸正」,成為她專屬

勾引好男人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真討厭!他幹嘛故意在陽台上「賣肉」? 害她眼睛不知該往哪裡擺,不想欣賞都不行 她不過是稍微多瞄了一下對面鄰居的「景致」 沒想到他卻開口向她搭訕,讓她一顆心小鹿亂撞 雖然覺得很害羞,她還是點頭猛說「我答應」 誰知搞了半天他只是想提醒她別把盆栽澆死了! 這下丟臉丟到家,她以後還要不要在社區裡混啊? 幸好這位肌肉發達的帥哥是個敦親睦鄰的好厝邊 她機車壞了他免費修理,她餓了一天他還替她煮粥 連接送她上下班也成了他每日必做的工作之一 唯一可惡的是硬把她拐到他家去「作客」一晚 然後就閒閒的等著她哪一天答應成為他的女朋

像個男人也愛妳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他是修羅門五煞的老大,警界的「不破之神」 在黑與白的世界來去自如,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藉由喝酒拋開所有煩惱,把烹飪當作生活樂趣 利用完女人就說再見,絕不浪費時間談情說愛 偏偏遇上她這女中豪傑,豪邁直爽到幾乎嚇死人 既沒常識又沒見識,光憑著正直熱血往前衝 嘴巴說與愛情絕緣,卻死皮賴臉的與他勾勾纏 害他惹「禍」上身,終於嚐到受制於人的滋味…… 嘿,沒想到他和她竟是如此的臭味相投 能夠一起在廚房切切煮煮,也能上火線打打殺殺 甚至擦撞出莫名的火花,讓他破天荒的為她心動 再也不怕應付麻煩事,也不在乎她善變的芳心 決定

富貴公子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嘿,他這個富貴公子可不是浪得虛名喔 擁有精明的頭腦和手腕,深諳致富與奢華之道 就連挑選未來的另一半,都有高標準的要求 要能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在閨房裡像個蕩婦 絕不容許絲毫的誤差,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惡!那個女扮男裝的丫頭真是好大的膽子 不先掂掂自己幾兩重,居然上門來要跟他談生意 瞧她毛躁迷糊的個性,宛如生活白癡的習性 他應該要馬上做危機處理,跟她說聲謝謝再聯絡 無奈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他莫名的迅速淪陷 靈魂受到極大的震撼,平靜無波的心湖泛起漣漪 甚至想拋開所有的條件和原則,接受她這個意外 只因汲

狂傲公子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該死的狂傲男人,眼睛長到頭頂上啦! 仗恃著聰明腦袋和優異表現,屢屢升官封爵 憑藉出眾外表和家世,深受名媛淑女的青睞 可惜天生無心又無情,從沒讓任何人進駐心底 遇上她算他「倒楣」,不信邪的對他一見鍾情 甘願冒著被砍頭的危險,女扮男裝混到他身邊 希望能在他心中留下印象,讓他「在劫難逃」…… 真是見鬼了!這下究竟是誰在為難誰? 儘管他飽受折磨,擔心潛藏著斷袖之癖的特質 拚命壓抑莫名其妙的情苗,脾氣時常處於暴躁狀態 但她也不好受,愛得再深再濃都無法扭轉情勢 因為使用詐術和心機,一再觸犯他的禁忌 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當給你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人說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 偏偏這開當舖的型男老闆是個大怪咖 不懂做生意的竅門就算了 還把門面弄得又破又舊,活像是間鬼屋 她的典當「善舉」還被他當成患了強迫購買症── 老實說,被個帥哥喜歡是很能滿足虛榮心 但她絕對不能忘了不再談戀愛的誓言 人太出色桃花就多,她沒自信可以得到他全心相待 只是她道行太淺,被他無邊的魅力攪得暈頭轉向 果然色字頭上一把刀,遇到他,她也只有認輸── 是有人呵疼的日子太幸福,招來嫉妒了嗎? 「初戀情人」這個惡夢再度重現 他的初戀情人想吃回頭草,還被她撞見兩人的「姦情」 既然他

頁面

訂閱 RSS - 禾馬-甜蜜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