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

古裝劇。古代背景。時代架空的書,除非它裡面有怪力亂神的,就歸到玄幻去~

內外曼: 
言情

夜訪閨閣樂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她的性子就是貪懶,平日最喜歡的是看書作畫,人生不就圖個開心嗎?
所以很多事情她不是不知曉,只是覺得沒必要放心上,
就像她爹是太常卿,她娘是出身商戶的繼室,她雖然也是嫡女,
可是身分硬生生矮了外祖家是世族的嫡長姊一截,但,這又如何?
還有,向來對她不屑又冷淡的嫡長姊突然轉了性,
帶著她參加各種宴會、回外祖家拜訪,又莫名對詩畫有了興趣要她指點,
她不願意把人的心思給想岔了,當做是遲來的姊妹親密,
只是最近那些她攀權附貴、恬不知恥的傳言實在讓她感到莫名其妙,

寶姑娘離宮後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痛死她了,要不是她現在連眼皮都沒力氣睜開,她真想爆打他一頓,
他自己算算嘛,給了她那麼多承諾,他真正做到的有幾個?
在皇宮初見,他說懂她的身不由己,能將她毫髮無傷地救出困住她的皇宮,
甚至連他親哥皇上都敢算計,可是結果呢,她摔下山谷斷了腿= =
不過這是皇后橫插一手壞了計劃,他也治好了她,她勉強不計較,
後來他帶她回蜀王府,把她寵得跟公主似的,幾乎是有求必應了,
他寵得她乖乖地交了心,所以當她發現整座府裡的人都「不是人」,

大人蹭飯日常

3
平均:3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玥兒她家住張家屯小村村頭,農忙會耕田、農閒採山貨,
還有一手種草藥、製藥丸,套了驢車城裡賣的賺錢好手藝,
不說糊口沒問題,父母雙亡的她更親自養大了去當軍醫的弟弟,
村裡人人都要讚她一句好姑娘,更引來富少覬覦她的好,
不過富少你且旁邊站站吧,這還有位想以身報恩的副將更教她頭疼呢!
不能她弟弟老提她多好,他又想報她弟弟的救命之恩就想強娶她啊,
說什麼「妳拿了我的聘金了」,大人,那不是我弟弟的撫卹金嗎?
說什麼「妳不靠近,我靠近」,大人,那是無賴登徒子的臺詞才對吧!

千年不哭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小十五這丫頭騙人!
她說,地府孟婆湯裡裝的是前世的淚水,因此她從不掉淚,
到時她肯定沒有孟婆湯可喝,就會將他給記得一清二楚!
然而,千年來他不斷的重生,卻從沒找到他的小十五,
正主找不到,偏與西軍都督的外甥女都蝶引特有緣──
一會兒發現落湖的她,一會兒替她處理了意圖不軌的登徒子,
第三次更是在失控的馬蹄下救下她的小命……
過去他與女子的因緣,只要他不主動,就不會產生,
可如今接二連三碰頭了,要他如何不心生疑竇?

狀元爬牆來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上一世,溫子然無勇無謀的舉動害死了自己,也害死青梅竹馬應歡歡,
幸好老天開恩給他重來一次的機會,他當然要好好把握,
憑藉家傳的造船宗師系統,他從死讀書的文弱書生成長為造船大家,
不過要說他真正厲害的地方,大概是對感情方面太過遲鈍吧,
應歡歡喜歡他很久了,但他總是沒察覺到她的心意,鬧出不少笑話,
像是看他鍛鍊的滿身傷,她嬌羞替他上藥,他卻嫌她下手太重弄疼他,
還有她送來給他吃的糕點滿含心意,結果他只想多吃幾塊才會飽,
其中最蠢的便是他明明把她放在心上卻不敢承認,重重傷了她的心,

護花保鑣

3
平均:3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鷹護法巫姜這輩子沒吃過牢飯,但為了湊銀子,她不得不頂著女淫魔的名號混入獄中。不苟言笑的她,將東西交給另一位更加不苟言笑的朝廷欽犯。「靳子花,有人託我把東西交給你。」男人冷銳的墨眸閃著危險的刺芒。「本將軍不叫靳子花。」巫姜愣住,瞇起的目光閃著隱怒。「你不是靳子花?那你是誰?」男人冷森森地回答。「本將軍叫花子靳。」巫姜狐疑地拿出字條確認,恍悟的切了一聲——原來這字是要從左邊唸過來啊!

爺兒不敵嬌娘子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掃蕩匈奴、助他皇兄登上帝位,沒有很難,
將貧瘠的封地蜀州治理得欣欣向榮,成為百姓愛戴的蜀王,也不難,
可是要把心尖上的女人變成「自己人」可真是天下第一難,唉……
其實幼時他就許諾過要娶她,可惜因為一些事兒兩人錯過了,
雖然各自婚嫁過,可如今都是自由身,他兒子她女兒也相處得非常融洽,
偏偏她爹娘當年的死和他有那麼點關係,他可以理解她對他有怨,
不過不要緊,爺什麼不多,真心無限,所以他極盡所能的寵她,
安排手下照顧她們母女的生活、保護她們的安全,

君問歸期未有期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十年前的一個冬日,他只留下短短幾句話給她
從此杳無音信,一去不復返
她一直相信他會回來,靜靜等待他的歸期
等著等著,盼回來的卻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
眼前的男人分明是她晝思夜念的丈夫
那眉,那眼,那鼻,那唇與記憶中的模樣毫無分別
直到他開口投下震撼彈,敲碎了她心中薄弱的盼望──
他是羲王,是她丈夫的孿生兄長,也是這具身體的主人
而她思念的丈夫只是一縷竊據他軀體的幽魂!
不!她不相信與她相識相戀的男人,會是一抹幽魂

寵妻千千日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自九年前被權傾朝野的輔政大臣許硯行救了,又讓她進宮當差後,
她阿婉著實受了他不少照顧,及笄禮、生辰禮都曾收過不說,
連臘花節在宮外巧遇時,他也默默陪同她一塊兒放花燈許願……
只是啊,他這人老端著張冷臉,她猜,他想必是很不喜她吧?
所以當她奉命離宮替衛太妃辦事時,壓根沒想過同他說一聲,
哪裡曉得,這人竟追了過來,說什麼為免她被太妃利用謀逆不軌,
竟要她立即搬進許府,待在他眼皮子底下時刻看著不可?!
這下不僅餐餐和她一塊用、出門拎著她,連她交友圈都干涉了,

大人,咱倆慢慢撩

4
平均:4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錦衣衛指揮使有他這麼閒的嗎?不去抓壞人審犯人,一天到晚在她眼前晃,
他不知道他兇殘惡名昭彰,她每次看到他都心驚驚嗎?
況且她重生再活一次有很多事要忙,要應付貪婪壞心的大夫人和嫡姊,
要想辦法攢銀子,還要對抗接下來的天災,實在懶得應酬他,
但說也奇怪,他莫名相信她的預知夢境,並未向朝廷舉發她私下囤糧,
甚至買下部分糧食,讓她賺飽了荷包,同時也救了許多百姓,
而且他真如他所說是看上她了,要娶她,毫不客氣的搬來幾大箱聘禮,
並用他的「威勢」替她娘正了平妻的身分,甚至公器私用,

大人有福了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也不想想他以質子身分來到衛國,得花多少努力才能當上刑部侍郎啊,
憑什麼要聽個不知打哪兒來、看起來又很年輕的大理寺少卿指揮辦案,
這人急著找出殺害他母親的兇手,剛巧一些案子看似有關聯,
便像瘋了似的往前衝,明明不會騎馬硬是要上山察看命案現場,
下雨衣裳淋溼了死都不肯脫,搞得自己半夜發起燒來(翻白眼),
算了算了,就讓他發揮極稀有的同僚愛,幫忙把衣服換下來吧……
嚇!胸前波濤洶湧……難怪他總覺得這傢伙的雙眼和笑容很熟悉,
原來她就是曾經照顧過他、讓他頗有好感的姑娘,

頁面

訂閱 RSS - 古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