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盛-首席珍品

蓮華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因為愛他,所以甘願成為他政事上的左右手;
  因為愛他,所以去愛這個他不得不負荷的天下;
  因為愛他,所以寧願扼殺自己的心,忍痛成全……
  他喜愛她,卻放不下地位和權勢;
  但她的愛,是就算與天下人為敵,也願站在他身前為他擋去刀風箭雨……

ID

女醫的微醺愛情

5
平均:5 (1 vote)
作家: 
文類: 

好……澄淨、好冷情、好……好看的一對眼睛!
讓她的心臟狠狠地收縮了一下。
但不行!他是死黨好友的天菜。
對她來說,好友比男友重要。
好友要走一輩子,男友──天知道能受得了她這種個性多久,除非他比她忙……
是說未來男友要是比她忙,那他們哪有時間在一起?
所以,算了!她還是繼續當她的感情絕緣體吧……

ID

女大當家

4
平均:4 (1 vote)
作家: 
文類: 

  為了安慰病危的爹,她得在最短時間內把自己嫁掉!
  誰教東炎國京城裡陰盛陽衰,通常是兩個適婚女人才得一個男人來匹配。
  傳言中他身形雄偉、相貌不怒而威,且是個成功藥商;
  所以即便已娶過妻離了緣,仍有資格挑三揀四。
  也就難怪她提親會被拒了!
  無妨!那她就招婿!招不了就用買的!
  她雖已是個老姑娘,卻是個十幾間食舖的當家!
  花容月貌更不在話下!
  如果要用賺錢或成就來評量一個人,那她可比尋常男子有出息多了!

ID

無雙花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為救兩位皇兄,她隻身混進東丘國天領都察府多寶閣禁地盜取九陽返魂草;
  卻大意將其守將誤當賊偷談合夥。所幸即時發覺並用了心計賭注逃離。
  令她訝異的是,他終究給了她九陽返魂草。
  只是不知這會否讓他對東丘王無法交代而受罰……
  「再相見,若敢犯我,妳這輩子都別想走!」
  腦中霎時浮現她最後聽見的那句話,至今仍令她背脊生寒。
  那名令人心驚的偉岸男子,太過棘手,與他對峙幾乎耗盡了她全部的氣力,
  還是別再相見得好。
  幸好自此一別,他在東,她在西;

ID

軒蘭問情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這個據說是金刀門掌門人流落在外、剛回來認祖歸宗的孫女,有意思……

容貌美艷不可方物,雙眼卻異常清明;面對凶險時甚且毫無懼意。

這樣的女子,少見……

唉……看來真是要失去半年自由了!

誰教她這趟「冒充」之行這樣順利成功呢!

只是,才來第一天,就遇到這種驚險,未免刺激了點。

雖然她一點都不嬌弱,且絕對有能力自保,

偏偏冒出個看似溫和、實則像一隻隨時伺機撲向敵人的猛獸的危險男人來為她解「危」。

預感告訴她:千萬別招惹這人,否則麻煩大了……

 

ID

愛上兄弟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他是他這輩子唯一認定的兄弟,可是他、他居然喜歡自己?!怎麼會變這樣?

會不會是他一時腦筋接錯線,誤把他倆的兄弟情誼給歪曲了?

想想實在不可能;他腦筋比他好一千萬倍,腦筋犯迷糊這種蠢事只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那就怪勒!

這樣一個頭腦好身材好顏值高更是高到破表、名副其實的男神、標標準準的高富帥,

為什麼會喜歡上既沒出色外表,也沒挺拔身材,

更沒聰明腦袋、沒有軟軟的胸細細的腰肉肉的屁股,還不能跟他結婚生小孩的自己?

時光倒帶倒帶倒帶……

抓到關鍵點了!

 

宅神謀妻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她知道自己欠他一個解釋──
  四年前她當著眾人的面重傷了他的自尊心。
  雖是一齣不得不演的狠心戲,畢竟傷害已造成;
  可比起那更殘忍的真相,她寧願他只承受戀情失常的痛。
  原以為分手後今生不會再見──她搬離,他回美國;
  沒想到竟會在醫院急診室看到他,著急心疼之餘又害怕他追問當年事;
  想避開,偏是不忍見他受傷又鬧胃疼,就這樣一步步走進他生活中。
  喜見他獨立創業成功,只是,她不可能與他復合,
  因為不願當年讓她提出分手的兩個祕密傷他更重。

ID

不單純小姐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他的鄰居……每見一次,便給他一次新的感覺,這讓他有些困惑。
  他的職業讓他能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殺人犯、強姦犯、經濟犯、詐欺犯……
  他自信看人很準,卻看不透她。
  而她卻能輕易猜中他的職業。
  他一向公私分明,從不曾在事務所之外對不相干的人提及自己的職業,
  連住處大樓管理員也不知。
  她……是怎麼知道的?
  最令他吃驚的是──
  他的鄰居──單純小姐,不是檢方,不是院方,不是家屬,卻能取得刑事案件的照片!

ID

槍聲與告白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連去廟裡上個廁所都能遭蛇咬……這意謂著什麼?

她在醫學系教大體解剖,生活單純,不是在教室上課就是待在實驗室;

偶爾與學生一同拜訪家屬,休假期間也極少出門,多數待在家中做課程準備或自我進修;

朋友往來簡單;交往過的舊情人分手時和平收場,所以應不至於得罪什麼人。

但近幾個月來卻不斷有事發生──

車子被潑漆、被用石頭砸、被逼車……

雖然她覺得極可能只是自己最近比較倒楣,

不過為了安祖母與母親的心,只好接受保鑣24小時隨身。

誰知正當真相漸漸浮出,要命的危機也悄悄逼近……

ID

穆如清風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他十歲便認識她;

第一次見面那天,他被她藏在袋裡的寶貝毛毛鼠嚇得從椅子上摔下來,暈了!

六年後重逢,他脫光了沐浴,起身時被她看個精光;

他顏面盡失之下躲入水裡,嗆得受不了,被人硬拉起來之後,暈了!

再四年後,他向母親表明不願娶她,

傷透了十六歲的少女芳心,被她父親追著滿院子打,加上兩天沒吃沒睡,暈了!

他至今的人生中也就暈倒這三次,且都是跟她脫不了干係;

照理說他該明哲保身逃得老遠才是,結果自己卻不遠千里送上門……

ID

何其有幸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耳裡流淌著〈The Saltwater Room〉的樂音,
十六歲的天空倏地在她眼前嘩地鋪開——
那天明朗的光線下,那個男孩看著她,黑髮幽瞳,眉眼溫柔。
他淡薄的眼神定格在她臉上,時光折射成奪目的曙光,攫住她所有的注意力。
十年前的那個雨天,他抓住了擦身而過的她;
十年前的那個夜晚,他越過一條街,像越過浩瀚銀河,走向她……
時空穿梭,當年的男孩橫越記憶向她走來,聲音輕柔緩慢,說:
「所以妳說為什麼呢?為什麼妳會讓我穿過一切阻礙,只想來到妳身邊?」

ID

妾心不臣

4
平均:4 (1 vote)
作家: 
文類: 

  這男人一身王者風範,
  可她深知,當他狠下心時,定是絕不留情,一如當年決戰各國聯軍時,斬殺千人眼也不眨。
  而今她以質子身分助他登上皇位,求的不過是一個保全自己及身邊人的機會;
  她雖身為南褚國皇女,卻自小遭毒害以致體弱,若回國必死無疑……
  
  這女子身為南褚國皇女,卻想成為他北墨國謀士,不只不要金銀財寶,更不要他的寵愛,
  反倒想憑一己之能為北墨富國強兵,一統天下!
  女人他見得多了,但膽識這般強,並能勾起他興趣的,她倒是頭一個。

ID

新花龍戲鳳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她無法否認曾在年少時為自己不出色的容貌感到失望,
但學識與歲月為她帶來了豁達圓熟的思想,
讓她日漸明白,平凡有時亦是福氣——
一旦容貌無法成為鍾情的理由,才能看出感情的真實度有多少。
無奈她的父兄並不這麼想……
六年前東宮太子選妃時的一句「如此無鹽女,也妄想飛上枝頭麼」,
讓她從此乏人問津至今二十大齡。
原以為此生就要能如願過自己嚮往的自由自在獨身生活,
料不到父親竟託了人讓她入選秀女名冊!

ID

新浪龍戲鳳

3
平均:3 (1 vote)
作家: 
文類: 

金璧皇朝龍運史裡預言,
本不該成為帝王的他,將在未來成為皇帝,
但在位時間不長,且會在某一天被個叫無鹽的女人謀害……
……一女出,謂無鹽,得帝而毀之。
無鹽女到底是誰……
她?!與他一夜瘋狂的雕版師?!
真是……尋蹤覓跡無處,那人卻陰錯陽差上了他的樓船又受了催情香……
就只是一個喜歡雕版的姑娘,
對他能有什麼威脅性?
她是怎麼對他動了殺心?
或那「毀」字有其它註解?

ID

新傲龍戲鳳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入此情門一笑逢
越彼情檻眾緣生

山頭茶棚瞥見那俏皮——一身下人裝束,突兀至極,卻牽引出他的記憶……
目光流動,充滿生氣,不笑也似有笑意,像是能看穿什麼似,說不出的一種奇異感。
這奇異的感覺,曾是哪番經歷過?
是了!多年前神靈山間初相見,那大膽又無禮的蠻兒便若如此。
過多的湊巧就不是巧合,而是必然了。
既是必然,他不只要她的人,還要她的心;
因為,她是唯一吃了他唾沫、也讓他吃了她唾沫的人。
不管在天書裡是否已寫定,他看了,想要,就要!

ID

頁面

訂閱 RSS - 萬達盛-首席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