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王冠 尾聲 (作者:金柏莉‧凱蒂)

2 篇文章 / 0 新
最新文章
Brina
離線
Last seen: 11 小時 34 分鐘 以前
版主Moderator小秘書 Assistant
已加入: 2005-11-28 14:22
夢幻王冠 尾聲 (作者:金柏莉‧凱蒂)

以下為不專業譯文,同學們隨意看看就好。錯譯、漏譯、英式中文等問題,請恕我腦汁已榨乾,無力再修改:-)   現在好佩服專業譯者,這真的是很需要天賦的職業。
題外話,其實中文版前面都很完整,為何就是獨漏尾聲呢?
 

夢幻王冠   http://www.wrn.tw/content/story/2216
尾聲

    玫瑰再度綻放,天鵝絨般柔軟的白色花瓣灑落在花園的石牆上。Devlin沿著小徑快步走向柵門,她的手指解開將緞帶帽固定在頭髮上的髮針。
    Myles正在玫瑰花堆中等著,嘴唇上帶著邪氣的微笑,雙眼因即將偷得的愉悅而閃閃發亮。
    自從他第一次在他的夢幻樹蔭下親吻她已過了十年。而收到Pothsby公爵的來信後也已過了8年,信中公爵宣布由於在破獲法國間諜網的過程中Liancourt子爵夫婦所作出的貢獻,國王喬治二世已被勸服而將給予他們特赦。
    Myles因那是Tracey的功勞而抗議過,雖然Tracey的背叛讓他們離開了英國,但Tracey也不知情地給予了他們回到英國的工具。這其中的諷刺性會讓Tracey微笑。
    Myles五度讓Farringdon的搖籃裡睡著新生嬰兒,在Devlin和Myles曾爭鬥的大廳中現在充滿了歡愉的叫嚷、拌嘴和尖叫聲。
    因為如此歡樂的聲音迴盪在Lady Caroline的房間,使她虛弱的身體也充滿了精力, 讓她可以在雙胞胎Lancelot和Elaine嬉鬧時,依靠在7歲的Arthur堅定的肩膀上延續人生的旅途。
    甚至Devlin的母親也隨著時光流逝而軟化。在Devlin的請求下,她被允許留在多年來視為家園的城堡。雖然Myles默許了Devlin的願望,但他堅持要在他們返抵家園的當天和Agatha Chastain私下會談。而三個月大的Guinevere Brianna Farringdon則安睡在Devlin的懷中。
    Devlin一直不知道Myles和她的母親談了什麼。但Agatha之後吞吞吐吐地對Devlin解釋在她父親被殺害的那個可怕夜晚所發生的事情。當Agatha說明她對她丈夫的詹姆斯黨1復辟行動有多憎恨及她如何不斷請求他中止行動時,她的聲音中依然充滿了苦澀。
    但對Agatha Chastain而言最不可原諒的是Josiah沒有帶他們逃到安全的地方,反而選擇去摧毀名單。Agatha為此而憎恨他,也希望她的女兒分享這恨意。她以她唯一知道的方式--令人痛苦的謊言--將這恨意植入Devlin心中,她確定Devlin永遠不會從這傷害中解脫。但不論Agatha說什麼都無法抹除Devlin眼中的愛。
    而且自她們到達Liancourt後,從Devlin不間斷的反抗中Agatha知道這孩子依然孺慕著那個含笑著將她放在肩上並訴說著仙女與寶藏故事的高大父親。
    抱著還是嬰兒的Gwenny在懷中,Devlin試著想像若是她被迫在Dower House失火那晚逃難會有何感覺。她知道對子女近乎野生的保護慾會不停作響。但她如何能期望一個只要有絲毫榮譽感的人做出與她父親不同的行為?
    若非她父親無私的舉動,數十個家庭會粉碎,上百位孩童失去他們的父親,許多妻子哀悼她們的丈夫。
    不,讓當權者取得叛國的罪證而使塔丘2處決台的斧頭忙碌半個季節的後果,遠遠比讓她父親自殺的真相被埋藏在灌木叢中更為痛苦。
    但即使她與她母親對Josiah Chastain的詹姆斯黨復辟行動意見相左,Devlin也無法想像她為了使自己的孩子深受傷害而說謊。她無法想像看著孩子在謊言的重量下受苦,也無法想像有任何母親會因為孩子對已逝父親的愛而責怪小孩。
    最後Devlin強迫自己收起心傷,決定只要感激她得知了真相,並確保Lady Caroline不會因為知道她的朋友說謊並利用她的殘酷真相而傷心。
    若Agatha Chastain無法愛她也不重要了。城堡中各處充滿了愛,很快地另一個細微的聲音、另一雙好奇的小手、忙碌奔跑的小腳會擴大這份喜悅。
    Devlin撫過平坦的腹部,感覺著那生命的脈動,猜想著當她告訴Myles即將到來的生命時他臉上的表情。
    她在緞帶飄揚中將帽子從頭上丟開,最後的髮針也鬆脫,秀髮披洩在她的肩上,一如Myles最喜歡的模樣。
    她感覺到年輕且生氣盎然。她關上並鎖上了身後的花園柵門,以阻絕窺探的小眼睛。
    然後她轉身小跑過修剪完美的樹籬、最精緻的雕像、細心養護的小徑和仙境般百花齊放的花園。唯Myles不允許那一小片蕁蔴地因為園丁之前的疏忽而被根除,困惑的園丁被嚴格地指示這一小塊地要如同其他完美的花叢一樣被殷勤地照料。
    每當Devlin一想到此,一陣純粹的喜悅之情穿過全身。她急切地通過轉角朝她知道會找到Myles的地方而去。他正長腿伸直地躺在玫瑰樹下,亂髮依舊引人犯罪般地漆黑如墨。
    他的領巾已被扯歪,毫無疑問地是2歲大的Tristram的傑作。最近當溺愛的爸爸頻繁造訪育兒室時,Tristram熱衷於藏在他爸爸的蕾絲領巾褶層下玩偷看遊戲。
    Myles那遺傳給所有孩子的濃密捲翹睫毛正棲靠在高傲的頰骨上,誘人的性感嘴唇在睡夢中微啟。
    十年來她分享了他的床及人生,但她從未將她每次看著他英俊的臉龐時所感受到的情感視為理所當然。
    她對他們的浪漫幽會必需被延期而感到一陣短暫遺憾,但她悄悄地走到他躺著的地方,品味著看他沉睡的樂趣。
    一小束黑髮垂落在他的額前,她伸手將其撫平。但當Myles抓住她時,她尖叫出聲。他將她翻身並躺在她身上,修長結實的身體愉悅地壓著她。
    在性感的微笑中白牙閃現。「沒有人警告過妳,當美麗的女人們在受詛咒的花園中閒晃會發生什麼事嗎?」他喉嚨低咆:「她們變成飢餓惡龍們的大餐。」
    隨著在親子遊戲中經常取悅他的兒子們的兇狠低咆,Myles假裝啃嚙Devlin喉嚨的柔軟曲線。慾望的火花在她的肌膚下劈啪作響,但當他呵癢時她笑了出來。
    她朝他拱身,試圖將他的唇拉向她。當一陣苦惱的呻吟從他們頭上的樹枝傳來時,讓她熱血奔騰的熱情瞬間凍結。
    「不要又是惡龍遊戲!一個人難道不能在這地方找到一點寧靜嗎?」
    Myles立刻翻身離開Devline,一向鎮定的浪子看起來可愛地倉皇失措,他們爬起身並向上凝望他們大女兒的臉。
    玫瑰花瓣散落在她的深色長捲髮上,相貌和她的父親如此驚人地神似,相同的藍眼、挺直的鼻樑和深濃的眉形。
    Guinervere Farringdon打從她一出生就有一股皇族氣勢,就好像跟皇后同名的名字帶給她與生俱來的地位。當她像皇室般表達不悅時,Myles經常戲稱她為「Gwenny皇后陛下」就可見一斑。
    「Gwenny,妳見鬼地在這裡做什麼?」Myles盤問,但他將女兒由樹枝上拉下來的手卻很溫柔。儘管她把持多年來的尊嚴,但她的手臂環抱住父親的脖子,依偎的更近,小手中抓著一本常見的童書。
    「我坐在我的夢幻樹上。」她坦承。
    「妳的夢幻樹?」Myles的唇勾起了微笑。
     「Authur一個星期前嘲笑我時,我找到這棵樹。沒人使用它。」
    Myles和Devlin的視線相接並做了個自嘲的鬼臉,她知道他正憶起過去幾年間他們曾無數次帶著愉悅的邪惡意圖使用它。
    笑意爬上Devlin的嘴角,但她堅決地壓下它。她輕觸她女兒頑固的下巴,那是在她女兒臉上唯一可以找到遺傳自她的地方。
    「所以妳跑到這裡以躲開Arthur,然後呢?」
    像是突然發覺自己被小心守護的狀態,她從Myles的懷抱中爬下來。
    「Arthur才是那個最應該被指責的人!你應該、應該在他一出生就把他送給吉普賽人!」
    Myles低沉的笑聲迴盪,他輕扯著一撮深色長捲髮,「我相信Arthur會相當同意妳的提議。尤其是在Lenning先生告訴我妳的弟弟再次忽略他的拉丁課之後。」
    「這一點都不好笑,爸爸!我討厭他!他拿走我的書,還嘲笑它。他說我是個呆瓜才會相信書中的謊話。但那是真的。我知道它是真的!」
    「以你的弟弟目前丟臉的情形而言,我不認為他在這方面是個專家,陛下。」Myles說:「也許我可以提供些幫助。」
    Myles伸手要拿那本書, Gwenny立刻把它保護性地貼在她的白色洋裝的胸前。但片刻後她還是把它交到Myles強壯的褐色大手中,讓她景仰的父親翻看那些磨舊的頁面。
    Devlin發現他的微笑加深,他的臉上浮現一股留戀的溫柔。「妳在哪裡發現這本書的,甜心?」
    「在圖書館的角落,藏在媽媽的特別書堆裡。」Gwenny說:「這故事是關於一頂百年前失蹤的王冠。一頂最美的王冠,上面的鑽石跟成年男子的拳頭一樣大,藍寶石和…」
    「和基拉尼3的湖水一樣藍。」Devlin柔聲說道。
    Gwenny向上看,臉上出現驚訝之情。「是的,媽媽!妳怎麼知道的?」
    「妳的爸爸在我們結婚的隔天早晨給了我那本書。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麼妳讀過了嗎?關於那頂王冠?」Gwenny熱切的問。「它是被藏在某個神奇的地方,就像爸爸去年聖誕節放在我枕頭下的加拉哈德4故事裡的聖杯。有暗藏線索的謎語,還有、還有那些人們試圖找到王冠的故事。但是從沒人找到過。」
    「是嗎?」Myles問她,企圖以希冀中的嚴肅態度面對她。
    「Arthur說它只是個某人編造出來的故事。」她非常輕蔑地說道。「但我知道它是真的。而且當我長大,我將會進行偉大的冒險去找到那頂王冠。我將會有件藍色絲緞的禮服--就像媽媽去年春天穿去法庭的那件,然後我會戴上那頂王冠,走進舞會大廳。Arthur也會在場喝著潘趣酒,他會因為正在看著我而把酒全灑在他的胸前衣襟上。」
    「那會讓那個小調皮鬼得到教訓。」他設法說道,他的眼睛閃爍著。
    Gwenny從他手中拿走書,她的嘴抿著。「你心裡又在偷笑了,爸爸。我聽得到。」
    「我很抱歉,甜心。我只是想著你大概是全基督教世界裡最迷人的小精靈,我情不自禁。」
    「沒關係。」那女孩讓步,放棄地搖搖頭。「我知道我永遠沒辦法讓你們任何一人了解。」Gewnny咬著下唇,她的眼中充滿了那麼美麗的夢想,Devlin抓住了Myles的手。
    「那只是…我知道王冠就在那裡,媽媽,就在那裡等著我。」女孩低語:「我能感覺到那魔法。」
    眼淚無預警地刺痛Devlin的雙眼。她倚靠在強壯的丈夫身旁,感到他的愛如同愛爾蘭瀑布流洩般在她身邊閃耀,如同她手中花圈的絲絨撫觸一樣溫暖。
    「我十分了解,小天使。」她說,手撫過她女兒垂落的捲髮。「我也感覺到了那魔法。」

 

1 Jacobite 指詹姆斯黨的追隨者,該組織致力於使斯圖亞特王朝君主詹姆斯二世及其後代奪回英國王位的復辟行動。1745年的行動失敗而查爾斯•愛德華•斯圖亞特撤退至法國後,支持者日減,終至沉寂。
2 Tower Hill 位於倫敦塔的西北方,是英國歷史上著名的公開處決地。
3 Killarney  基拉尼,是愛爾蘭凱里郡的一個城鎮,位於萊恩湖東北岸。
4 Galahad 加拉哈德,是亞瑟王傳說中的一名劍士,他在亞瑟王朝中的地位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只有他才能最終尋得聖杯的下落。

 

 

內文彩蛋
五個孩子的名字應該都與亞瑟王傳說有關。
Arthur 亞瑟王。
Guinervere (暱稱Gwenny) 桂妮薇兒,亞瑟王的皇后。
Lancelot 蘭斯洛特,圓桌武士之一,和皇后Guinervere有一段戀情。
Elaine 伊萊恩,是亞瑟王傳說中眾多登場女性所共有的一個名字。
Tristran 崔斯坦,圓桌武士之一。

 

littleprince
離線
Last seen: 2 週 1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10-02-06 01:28
Re: 夢幻王冠 尾聲 (作者:金柏莉‧凱蒂)

當初在看這本夢幻王冠的時候,就覺得女主角母親(Agatha)對自己女兒的態度很不尋常。哪有一位母親老是貶低、批評自己的女兒,而總是以照顧、呵護別人的小孩(男主角)為優先。她的行為是導致小時候Devlin和Myles不合吵架、長大後針鋒相對的根源。讓人懷疑Devlin到底是不是她親生的孩子。可是整本中文書都沒有對這個部分有任何解釋。直到看到Brina翻譯的尾聲片段,才解開了這謎團,也了解事情發生的原因。感謝Brina的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