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翻譯的困難

22 篇文章 / 0 新
最新文章
CHENG-CHEN
離線
Last seen: 4 小時 55 分鐘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4-12-21 07:14
英文翻譯的困難

之前看了一篇PTT上由dyyang發表討論翻譯的文章,正好自己最近也在翻東西,有幾點覺得講得真是不錯...

Re: [討論] 關於翻譯文章之探討 節錄:

引言:

1898年嚴復在著作《天演論 譯例言》中
提出了「信、達、雅、譯事三難」之說,而成為中文翻譯的準則。

「信」有兩個意涵,一為「忠於原文」,另一個意涵為「取信於讀者」。
翻譯就像是一種比較修辭學,譯者的工作是幫助原作者在另一語言中複製原著在原文讀者
心中所激發的想像。

讓讀譯文的讀者能夠得到和讀原文的讀者同樣的感受,這就是「忠於原文」。
每句原文必須有完全了瞭解,如果不了解原文,怎樣翻譯成另一種語言呢?
文句中間加入許多原文沒有的東西,並省略許多原文述及的段落,這就無法取信於讀者了。

再來為「達」
翻譯是否正確無誤的傳達給讀者,讀者是否能夠全盤「理解」翻譯的內容。
有句話:「翻譯時,順文句所花的功夫三倍於初譯」

最後一項為「雅」
翻譯的通順,修辭漂亮,如果中文找不到對等的修辭,那就用近似的修辭替代。
重點是,兩個修辭不能本身就是不同意涵。例如:自我診斷就不能翻成自主訓練...

引言:

18世紀末英國翻譯家Alexander Fraser Tytler 著名的翻譯三原則

1)A translation should give a complete transcript of the ideas of the original
work.(譯文應完全複製原文思想)

2)The style and manner of writing should be of the same character as that of
the original.(譯文的風格與手法必須與原文性質相同)

3)A translation should have all the ease of the original composition.
(譯文應和原文同樣流暢)

雖然這些都是古人講的,但還真的是滿有道理呢。我想「信」「譯文應完全複製原文思想」這應該是基本的,對外曼來說,「雅」「譯文應和原文同樣流暢」應該最難吧?

 

鈕釦
離線
Last seen: 1 小時 50 分鐘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4-12-22 01:20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我的感覺是

翻譯,難

翻譯外曼,難上加難

siljan
離線
Last seen: 2 年 6 個月 以前
Quite a regular
已加入: 2006-08-10 07:10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我覺得翻譯是一門藝術,在我自己嘗試過的就屬小說的翻譯最難了,因為妳還得要能瞭解作者想表達的意境,真的是難啊。

silver
離線
Last seen: 4 年 3 個月 以前
Quite a regular
已加入: 2007-04-30 17:00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雖沒有翻譯過羅曼史,但是
高舉雙手雙腳認同以上同學們所言,
尤其是羅莉塔雀斯這類偏愛英國攝政時期背景的作家,
雖辭藻優美
加上她又喜歡咬文嚼字,
光看原文我都累(也是偶程度不夠啦),
更不用想譯者的艱辛~~ 

sylvia
離線
Last seen: 8 年 4 個月 以前
已加入: 2007-05-21 19:12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版主所引述嚴復對於翻譯的定義,我百分之百同意,而且心有戚戚焉. 不知天高地厚的我曾經擔任過筆譯員和口譯員,歷經國際會議,少年文學,和外曼翻譯工作,個人最深切的體會是母語的基礎造詣不容小覷輕忽,否則光是自己看得懂原文外曼,卻苦於找不到適切的中文詞彙和語句將之表達給其他同好,感覺好寂寞!

lynn.romance
離線
Last seen: 2 個月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9-03-02 23:42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今天讓我翻到這一篇~~

是這樣的,我最近看到KMM大姐官網「黯夜法則」系列的部份英文原文。對照了一下《黯之罪》的中英文版,對照如下給大家參考。不知道大家覺得中文翻譯如何??

我 覺得本書譯者的中文翻譯實在加了太多東西、甚至有些應該是譯錯了……吧?感覺上沒有達到「信」。可能因為我學人文學科的關係,在我專精的領域,「信」和 「達」是最重要的,「雅」有一定難度,通常不強求。不知道站上有沒有童鞋有翻譯經驗的?是不是羅曼史或是小說都是這樣來做翻譯的呢?這樣來翻譯小說真的是 可接受的翻譯嗎?

相對來說,我之前有對過《半入棺材》的翻譯:http://www.wrn.tw/content/forum/1547,我覺得這系列的翻譯雖然不完全照翻,但感覺上還是有「信」、文字也算雅緻,我是可以接受的。但後邊換譯者後我就沒對過了。

原文 中文
My philosophy is pretty simple—any day nobody’s trying to kill me is a good day in
my book.

I haven’t had many good days lately.

Not since the walls between Man and Faery came down.

But then, there’s not a sidhe-seer alive who’s had a good day since then.

Before The Compact was struck between Man and Fae (around 4000 B.C. for those of you who aren’t up on your Fae history), the Unseelie Hunters hunted us down like animals and killed us. But The Compact forbade the Fae to spill human blood, so for the next six thousand years, give or take a few centuries, those with True Vision—people like me

who can’t be fooled by Fae glamour or magic—were taken captive and imprisoned in Faery until they died. Real big difference there: dying or being stuck in Faery until you die. Unlike some people I know, I’m not fascinated by them. Dealing with the Fae is like dealing with any addiction—you give in, they’ll own you; you resist, they never will.

Now that the walls are down, the Hunters are back to killing us again. Stamping us out like we’re the plague on this planet.

Aoibheal, the Seelie Queen of the Light, is no longer in charge. In fact, nobody seems to know where she is anymore, and some people are beginning to wonder if she is anymore. The Seelie and Unseelie have been smearing their bloody war all over our world since her disappearance, and although some might say I’m being broody and pessimistic, I think the Unseelie are gaining the distinct upper hand over their fairer brethren.

Which is a really, really bad thing.

Not that I like the Seelie any better. I don’t. The only good Fae is a dead Fae in my book. It’s just that the Seelie aren’t quite as lethal as the Unseelie. They don’t kill us on sight. They have a use for us.

Sex.

Though they barely credit us with sentience, they have a taste for us in bed.

When they’re done with a woman, she’s a mess. It gets in her blood. Unprotected Fae-sex awakens a frenzy of sexual hunger inside a woman for something she should never have had to begin with, and will never be able to forget. It takes a long time for her to recoverbut at least she’s alive.

Which means a chance to fight another day. To help try to find a way to return our world to what it once was.

To send those Fae bastards back to whatever hell they came from.

But I’m getting ahead of myself, ahead of the story.

It began as most things begin. Not on a dark and stormy night. Not foreshadowed by ominous here-comes-the-villain music, dire warnings at the bottom of a teacup, or dread portents in the sky. It began small and innocuously, as most catastrophes do. A butterfly flaps its wings somewhere and the wind changes, and a warm front hits a cold front off the coast of western Africa and before you know it you’ve got a hurricane closing in. By the time anyone figured out the storm was coming, it was too late to do anything but batten down the hatches and exercise damage control.

My name is MacKayla. Mac for short. I’m a sidhe-seer, a fact I accepted only recently and very reluctantly.

There were more of us out there than anyone knew. And it’s a damn good thing, too.

We’re damage control.

我的想法很簡單——在我的故事裡,如果有哪一天沒有人來追殺我,這天就很值得紀念。

  最近,這種值得紀念的日子越來越少。

  阻隔人類世界和精靈世界的大牆剛剛倒塌的時候還不是這樣,從那以後,僅存的通靈者就再也沒有安生日子可以過了。

  在人類和精靈族的<和平條約>還沒有簽署之前(大約在西元前4000年左右,精靈史還沒有記載的時候),黑精靈界的皇家獵人追捕我們就像在捕獵動物,並且大肆殺戮。但是<和平條約>中禁止精靈再繼續屠殺人類,所以接下來的六千年,時間誤差前後不超過幾世紀吧,那些和我一樣不被精靈的偽裝所迷惑或者受他們魔法所影響的「能看見真相的人」,都被囚禁在精靈界,直到死去。在那裡能做的只有兩件事死去和等死。我和普通人類的區別,就是不會被精靈們的外表所迷惑。和他們打交道就像和其他令人上癮的事情打交道一樣——你弱,他就強,你強,他就弱。

  現在大牆已經倒塌,那些賞金獵人們開始重新追捕我們。我們就像這個星球上的獨角獸,少得可憐。

  奧希爾,白精靈界的女皇,已經不再管理政務了。事實上,沒人知道她現在在哪兒,甚至有些人在猜測,她是不是還健在。在她失蹤之後,白精靈和黑精靈之間展開了一場血腥大戰。儘管有人會認為我太過悲觀,但我認為黑精靈還是要略占上風。

  這真是太太太不幸了。

  倒也不是說我有多喜歡白精靈,不是的。在我的字典裡,好精靈的概念只限於那些死去的精靈。比起黑精靈來,白精靈沒有那麼心狠手辣。他們不會殺掉我們,只是對我們另有安排而已——

  交歡取樂

  要知道,比起用冰冷的科學儀器來對人類進行分析,他們更願意在床上品嘗人類女子的味道。

  每個從白精靈床上下來的女人都會變得昏昏噩噩。這可不是裝出來的。同精靈交歡,往往會激發出女性某種莫名地對欲望的狂熱渴求,並且永生難忘。這歡愉將令她回味無窮前提是她還活著。

  這就意味著人類仍有機會打敗他們開始新生活將精靈趕出人類的世界,還原它本來的面目;把那些混蛋精靈趕回他們居住的地獄

  然而我只能領導我自己,主宰我的故事。

  在眾多事件展開之前,故事並不是開始於一個漆黑的風雨之夜。沒有背景音樂提示惡棍無處不在,對災難的警告躲在茶杯底下恐懼高高地懸在頭頂

  故事的開端普通得簡直不值一提,就像許多大災難開始時一樣。蝴蝶扇動了一下翅膀,然後風被改變,非洲西海岸上空的暖流撞上了冷氣流,在你意識到大難臨頭之前就已經被卷了進去。等到有人發現暴風將近,已經太晚了,能做的事情只剩下關起艙門,研究如何才能把損失降到最低。

  我叫麥凱拉,別人都叫我麥凱。我是個通靈者,就是那種能看見精靈的人類這種能力找上我的時間並不長,而且它也不管我願意不願意。

  我的同類比世人認為的數量要多得多,這真是個該死的好消息。
  我們就是降低損失的人。

 

 

peartrail
離線
Last seen: 3 年 1 週 以前
Just cannot stay away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11-04-12 09:56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以我的標準來說,不是。有些英文確實有轉換上的困難,所以你會加一點補充(比方說主詞和受詞)或是轉換成中文讀者可以馬上看懂的典故,不過也不能太誇張,在西方背景的故事裡加進太東方或時空背景不合的東西,會讓讀者的閱讀情緒冷掉。但我的標準還是盡量貼著原文去翻譯,最大的幅度是為了可讀性調換子句的順序,改寫整個段落是偷懶(有時候一個句子為了貼合原文又符合中文的語法,要翻上一整天啊,如果可以改寫,那翻譯就太好賺了),增加原文沒有的句子或贅字是騙稿費。不過我比較訝異的是譯者是增字,不是刪,因為我一直覺得黯夜法則的中文版看起來跟原文的頁數相比,似乎字數有點少,但因為我很懶,所以沒有做比對,可能是排版或紙張磅數造成的錯覺。

lynn.romance
離線
Last seen: 2 個月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9-03-02 23:42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我說的增字,在《半入棺材》那本翻譯中比較多,就目前印象所及,我還真說不出那樣翻是錯的……但其實在《黯之罪》這本來看,其實很多地方譯者是「減字」!!而且漏譯很多地方……例如:

原文 中譯
The Seelie and Unseelie have been smearing their bloody war all over our world since her disappearance, and although some might say I’m being broody and pessimistic, I think the Unseelie are gaining the distinct upper hand over their fairer brethren. 在她失蹤之後,白精靈和黑精靈之間展開了一場血腥大戰。儘管有人會認為我太過悲觀,但我認為黑精靈還是要略占上風。

 

「…all over our world...broody...their faier brethren.」 這幾個字都沒有譯出來。而最令我無法忍受的錯譯!!吼~~越看錯越多,我乾脆直接修改上一篇的對照表給大家對照一下:漏譯我就標成藍色,譯錯的我就標成紅色、多譯的就標暗紅色好了、底下劃線表示我不太確定那樣翻譯是否恰當。改完之後,我覺得錯譯蠻多的,那個「獨角獸」真的是最莫名其妙的翻譯。

這樣的翻譯品質讓我對本書的觀感很不好、非常不好啊!!那……那……我到底還要不要等第四集中譯本啊~啊~~

不過,我要誠實地說,《半入棺材》我比較喜歡中譯本的風格,原文看了幾段之後倒沒有很喜歡:但黯夜法則系列,目前看起來是KMM女士的原文版本寫的比較好。(看這翻譯情況,我可能連前三集都要重看原文啊!!救命啊~~)但不管如何,我無法接受創作式翻譯!!翻譯、翻譯,顧名思義,「翻譯」並不是改寫啊!!!諸位譯者大人們有聽到了嗎??

此篇(取笑?)「超譯」一詞的文章,給有興趣的童鞋們搭配參考:http://wensonyeh.blogspot.tw/2012/11/blog-post.html

kristinlo1975
離線
Last seen: 1 個月 2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小秘書 Assistant
已加入: 2012-07-20 12:59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可以請教一下 peartrail 大大   ( 超欣賞您翻譯的書 )
以 lynn.romance 同學舉的例子
如果讀者向出版社反應或投訴
出版社會列入考量     因而換掉這個譯者   之後不再讓她譯書嗎 ?
不知有這樣的先例嗎 ?

lynn.romance
離線
Last seen: 2 個月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9-03-02 23:42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我其實有點想跟出版社反應,但是……這……這會不會延誤到中文版的出版時間呢?:~好兩難……

而且我也想偷偷問一下……大陸的譯者是不是因為削價競爭,所以翻譯品質都比較差呢??

想想,我們還有peartrail 等幾個認真的譯者真的很幸運!!

peartrail
離線
Last seen: 3 年 1 週 以前
Just cannot stay away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11-04-12 09:56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kristinlo1975同學問的是編輯的裁量權,我沒跟耕林合作過,所以不會知道他們的考量。

至於lynn.romance同學說的時程問題,我想應該先擔心耕林會不會買四五集吧orz 而且我寧可求好,不要求快,一本書譯壞了很難有翻身之日,特別是市場現在很小的羅曼史,重開機的機率根本等於零。至於譯者的敬業,我想應該是跟地域或價錢沒有直接關係,對岸也是有很認真的譯者,據我所知,對岸現在的價碼不見得便宜很多,我比較在意的是兩岸習慣用語的差異,其實大陸譯者(或是太習慣大陸語法的譯者)難免會不自覺地帶出當地的用詞,這就要考潤稿的編輯對文字的敏感度了。

譯者在台灣不太受出版社重視,我還蠻幸運的,也請給其他優秀的譯者多一點鼓勵,直接跟出版社反映是一個很積極的作法,我自己看到喜歡的翻譯作品也都會把譯者推薦給合作的出版社。

小兔兔.
離線
Last seen: 4 年 3 個月 以前
Quite a regular
已加入: 2009-12-02 23:25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跟出版社反應應該沒有用.

暗夜法則的翻譯不是只有翻過這本(我指的是耕林魅系列).

我之前反應過並沒有得到回答.出版社的回答是選擇性回答.直接跳過去回答下個他想回應的.

反正我現在已經花錢買到經驗了.

買書前會先看翻譯是誰.尤其是耕林的書要特別注意...

lynn.romance
離線
Last seen: 2 個月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9-03-02 23:42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黯夜法則系列,之前好像有聽說譯者已開始翻譯第四集,會不會是第四集版權已確定,第五集還沒呢?而且……這系列……頭已經洗一半了,現在反應給出版社的話,會不會已經太慢了,總不可能前三集重譯吧?:~

我真的蠻難過看到這樣的翻譯……。唉~因翻譯而糟蹋了好作品……:-);還是……我應該反向思考……搞不好當初照作者的原意翻,還不會這麼好看吶?

也謝謝peartrail的說明,原來現在大陸翻譯也不便宜啊!因為現在看很多書都是大陸譯者,還以為大陸的翻譯費便宜,品質可能也比台灣好呢!(人海戰術:'()不然怎麼現在出版社台灣人不用都找大陸人來翻譯?之後編輯還要改成「台灣的語感」,這樣不是很麻煩嗎?

不過peartrail說得很對,就像台灣也有好/差的譯者一樣,大陸應該也是一樣情形~~我不應該預設對岸的翻譯都差,對不起!!

可惜台灣沒有比較客觀的翻譯協會之類的組織(有嗎?)因為一般情況下應該不會有人特別去對原文,所以很難把那些好譯者給凸顯、表揚出來。只有那些翻得很爛,文句不通順的狀況大家才會去找原文來比對。(要不是因為中文版出太慢,我應該也不會去找原文來看,而一看之下還真不得了……)但是文句通順又不一定有達到「信」、「雅」、「達」這些最基本翻譯標準啊!如果台灣可以有這類翻譯性質的協會,我們讀者就可以根據協會會推薦的譯者來買書了!!

lynn.romance
離線
Last seen: 2 個月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9-03-02 23:42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要出版社改善翻譯品質,我想只在私底下批評是沒有用的,應該要讓出版社知道讀者的憤怒,顯示讀者們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已經在耕林官網留言反應:http://www.kingin.com.tw/board.asp?sn=5027

如果妳/你也認為《黯之罪》這樣的中文翻譯品質實在爛的太誇張,也請一起留言督促出版社改善。謝謝大家!

PS.此抗議聲明非WRN的立場,而僅代表lynn.romance,我個人的立場。

cfong
離線
Last seen: 1 年 8 個月 以前
Home away from home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06-10-16 22:23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嗯,我剛在唐大的臉書上看到譯者出現,也提到她上來這裡看過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吳小姐也能來這裡參與討論,畢竟引起此番討論的源頭並非唐大,主要是因為消費者(讀者)對於商品(這作品)有很多的聲音。

在更公開的地方(比如這裡)留言討論,或許比直接在唐亞東先生個人臉書上解釋給他聽更能引得讀者回應,也可以互相研究、交流,彼此切磋出個什麼東西來豈不更好些?

我自己是這麼想的啦。

lynn.romance
離線
Last seen: 2 個月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9-03-02 23:42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謝謝支持的童鞋們,我剛剛看到耕林出版社的回覆了:

 

DEAR
關於大家討論的翻譯問題

很謝謝各位熱情讀者們的批評與指正

我們定會虛心領教並改進

針對這部份

我們會再深入與譯者們做進一步的溝通與協調

當然是期許務必要將作者的原意以原汁來呈現

而不參雜到其成不必要的語詞

日後有不足的地方

也都竭誠期許大家能繼續給予寶貴意見

因為這都能協助我們更進步

更圓滿的將書籍呈現給大家

感覺有點樣板的回覆啊!希望下一本情況會改進!!請大家以後也要一起幫忙監督,翻譯品質才會改善吶~~

lynn.romance
離線
Last seen: 2 個月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9-03-02 23:42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我考慮了有點久,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討論這個話題,因為怕大家會不會討論到最後情緒化了就不好了。

但關於譯者吳雪小姐在peartrailFB專頁上的回覆,因為回應到我先前在這裡提到的一些地方,且吳小姐可能因諸多原因無法將自己的意見在這邊傳達給關心的讀者知道,這樣對她並不公平。因此,基於提供對等資訊的公平原則,我還是決定將譯者吳雪小姐的完整說明轉貼於此給關心此問題的童鞋們瞭解。(備註:我相信吳小姐可能誤把我的批評當成唐先生的批評了,這點要特別公開跟唐先生(peartrail)致歉,造成他的困擾讓我非常過意不去。對了,如果吳雪小姐認為這樣的轉貼有任何的不妥,也請讓我知道,我會馬上移除的。)

亞東先生,您好,又是我。被您批評的大陸譯者。不好意思,我使用簡體字,可能您看著不太習慣。對此請您多包涵。我仔細看過了您對我譯文的批評,非常感謝您 對KMM中譯本的關注,以及對譯文一絲不苟的挑剔。 據我薄知,您是非常關注台灣羅曼史市場的專業人員,既是作者、譯者,也算半個學者,在羅曼史行業裡浸淫多年,擁有不小的影響力。所以無論您是作為讀者給出 的意見,還是作為專業人士給出的意見,我都很看重。自從您第一次提出對《黯夜》翻譯的批評以後,我便一直關注您。看完了您的意見,我有幾句話想說,希望能 跟您共同探討、相互交流。 首先就錯譯的部分來說,在您提出的錯譯中,一種是低級錯誤,一種是因為理解錯誤,而造成的錯譯,還有一種是因為對」翻譯「理解不同,而認為的錯譯。第一種 低級錯誤,確實不該,我需要對此進行檢討。諸如將plague譯成「獨角獸」,以及將「sentience」誤看成「science「,生譯硬譯,這些都 是我的問題。現在翻回頭來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犯這種錯誤。這種錯實在不該,也許是遭遇鬼打牆了吧。如果出版社允許,我願意免費重譯一遍,獻給讀者一個 完美的譯本。而就第二種錯譯來說,《黯之罪》作為系列小說的第一本,有些含義需要讀過後文才能完全明白,當時本系列尚未完結,因為理解錯誤而出現的錯譯在 所難免,您也是譯者,對此想必也有體會。如果這系列有幸再版,這些錯誤當可一一改正。《血之罪》雖然時隔一年才出版,但是譯稿是一早交上去的。在《夜之 罪》及今後的幾本裡,此類錯誤當可避免,因為作為kmm的fans,這系列的五本書我都反覆看過幾遍。至於第三種所謂的」錯譯「,我稍後會和翻譯標準一起 進行說明。 順帶一說,第四本Dreamfever我只是自購了原書來看,尚未動筆翻譯,不知道」之前好像有聽說譯者已開始翻譯第四集「是您從哪裡聽說的。 就您提出的其他幾個問題,我覺得有為自己和出版社剖白的必要,不然對我、對出版社、對編輯付出的諸多努力和心血來說,都不公平。 第一個想說的問題,是您及其他讀者顧慮、指摘的「出版者找大陸譯者為省錢,犧牲了譯文質量,不尊重讀者」。(這個問題是我根據您在WRN的討論以及 facebook中的留言綜合總結後,提煉出來的,如果有理解不對的地方,也希望您指正)。我想說的是,我和編輯、以及出版者在對待作品時,態度都是很嚴 肅的。這不僅僅是尊重讀者和原作者,也是對我們自己的尊重。如果您關注兩岸的時事,便知道大陸的人工成本現在並不低。而出版社和編輯願意付給我這樣的稿 酬,前提是對我譯文的認可、對我翻譯能力的認可。無論是作為一名作者、譯者還是編輯,在面對作品的時候態度都是認真的。都是本著「想做好」的原則去做的。 當然,做出來的成品讀者是不是能夠接受,這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我們都會虛心接受讀者的批評、建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好的態度是前提。而關於譯文質量,以 及譯文好壞的評價標準,我們在下面重點討論。 我是學習英文專業的,在我學習的有關翻譯的知識中,譯文的增刪,都是可以使用的手段,目的是為了讓譯文更加貼合中文的特性和使用習慣。您所說的「信達雅」 的翻譯標準沒有問題,「先信後達再雅」也沒有問題。而有分歧的地方是,我們對「信和達」的理解究竟是怎樣的。看過您給出的提議,贊同要嚴格貼著原文來翻 譯,對此我有另外的看法。 無論是大陸的翻譯家傅雷先生,還是台灣的翻譯家余光中先生,幾乎所有的翻譯大家都有一個共識,字對字、句對句的翻譯是最要不得的,所謂的」信「我理解是翻 譯要重神似而不重形似,所謂的」達「我的理解是譯文應該是原作者的中文寫作。(鑑於諸位大家是在文學翻譯領域見長,而我們討論的《黯之罪》也屬於文學作 品,我以為這幾位的觀點可以借鑑。)相關論點可參見《傅雷談翻譯》《余光中談翻譯》。為了您瞭解方便,我也不妨摘出幾句,羅列如下,節省您的寶貴時間。 · 以效果而論,翻譯應當像臨畫一樣,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以實際工作論,翻譯比臨畫更難。 (《傅雷談翻譯》P.3) · 理想的譯文彷彿是原作者的中文寫作。那麼原文的意義與精神,譯文的流暢與完整,都可以兼籌並顧,不至於再有以辭害意,或以意害辭的弊病了。 (《傅雷談翻譯》P4) · 譯文必須為純粹之中文,無生硬拗口之病。 (《傅雷談翻譯》P56) 下面,再摘抄幾段余光中先生的言論,語出《余光中談翻譯》 · 真有靈感的譯文,像投胎重生的靈魂一般,令人覺得是一種「再創造」。直譯,甚至硬譯,死譯,充其量只能成為剝制的標本:一根羽毛也不少,可惜是一隻死鳥, 徒有形貌,沒有飛翔。 · 翻譯也是一種創作,至少是一種有限的創作。 ·以英文譯中為例,兩種文字在形、音、文法、修辭、思考習慣、美感經驗、文化背景上既如此相異, 字、詞、句之間就很少現成的對譯法則可循。因此一切好的翻譯,猶如衣服,都應是定做的,而不是 現成的。 ·譯文體最大的毛病,是公式化,也就是說,這類譯者相信,甲文字中的某字或某詞,在乙文字中恆有 天造地設恰巧等在那裡的一個「全等語」。 · 流形的翻譯體就是這樣:用多餘的字句表達含混得思想。 我們不妨拿您舉的例子來說。 The Seelie and Unseelie have been smearing their bloody war all over our world since her disappearance, and although some might say I'm being broody and pessimistic, I think the Unseelie are gaining the distinct upper hand over their fairer brethren. 這一段,您認為「…all over our world...broody...their faier brethren.」這幾處是我沒有翻譯出來,是漏譯的。我很願意將我翻譯這一段時的想法,以及我對翻譯的理解說出來,供您參考。您知道,英文和中文是完 全兩種不同的語言,英文是邏輯語言,整句話的邏輯要嚴絲合縫,用詞要精準。而中文是意合語言,要求用詞簡潔,行文簡練、不囉嗦。「all over our world」,在這句中,我以為並不能簡單的理解為「我們的世界」。根據後文的介紹,彼時這個世界的主宰是精靈,人類只是精靈的玩物,稱其為「our world」並不合理。它在句中的真實作用,應該是表明這場戰爭的覆蓋面之廣。所以「大戰」的「大」字足以體現這個含義。再說「broody」。 broody在這裡可以理解為「鬱悶沉思」,它和後面的pessimistic「悲觀」在含義上其實是重複的。broody and pessimisitic屬於同意複合詞,這是英文的一種修辭方法,但是用在中文裡,一個「悲觀」足矣,無需再多贅譯。至於「their fairer brethren」更是如此。戰爭只有兩方,白精靈和黑精靈,既然黑精靈佔上風,當然是佔白精靈的上風。無需再贅譯成「黑精靈是佔了他們精靈兄弟的上 風」。 其他幾處同理類推,您大可再仔細品味。 再給您提供一個我經常願意舉的例子,是提出」信達雅「的嚴復先生在翻譯赫胥黎的《天演論》中的一段真實翻譯案例。 原文如下: It may be safely assumed that, two thousand years ago, before Caesar set foot in southern Britain, the whole country-side visible from the windows of the room in which I write, was in what is called "the state of nature." Except, it may be, by raising a few sepulchral mounds, such as those which still, here and there, break the flowing contours of the downs, man's handshad made no mark upon it; and the thin veil of vegetation which overspread the broad-backed heights and the shelving sides of the coombs was unaffected by his industry. 譯文如下: 赫胥黎獨處一室之中,在英倫之南,背山而面野。檻外諸境,歷歷如在幾下。乃懸想二千年前,當羅馬列大將愷徹未到時,此間有何景物。計惟有天造草昧,人功未 施,其借徵人境者,不過幾處荒墳,散見坡陀起伏間。而灌木叢林,蒙茸山麓,未經刪治如今日者,則無疑也。 對比之後,不知您是否認為嚴復也有」騙稿費「之嫌。 再說說您提出的「翻譯」不是「改寫」。 推薦您一本書,Andre Lefevere寫過一本《Translation,rewriting and the manipulation of literary fame》。「改寫」這個概念便是他首次提出來。作者認為對文學原作的翻譯、改寫、編訂選集、批評和編輯都屬於改寫。所以,按照這個概念,「翻譯」從某種 意義上來說,就是「改寫」。依我個人的淺見,譯文的主要服務對象,是那些不懂英文的讀者。譯者,尤其文學譯者,的工作內容是提供給讀者好看的、便於理解、 可以體會有閱讀快感的譯作。 按照以上標準,我不認為我的譯文是您指責的「不負責任的爛譯文」,我也不是您認為的「不負責任的爛譯者」。我反對使用歐化的漢語,不願意刻板地貼近原文, 希望自己的譯文是活潑潑、充滿靈性、能讓讀者看完大呼過癮的譯文。由於兩岸的文化差異,我作為大陸譯者很難為台灣讀者提供一個道地的本土台灣譯者能夠提供 的閱讀快感。這個難題尚在克服中。如今的世界,因為網絡(路)而模糊了地域的界限,越來越多的詞語在大陸和台灣都(有)同時使用,很多大陸製作的劇集在台 灣也很受歡迎,相信語感不適這個問題,還是有辦法可以解決。 誠然,我還只是翻譯界的初學者,譯文中多有紕漏與不足,我願意接受讀者的督導、接受翻譯界前輩的批評。譯者、編輯、出版社創造內容,批評的權利屬於讀者。 只希望我的這一大篇說明,能夠消弭一些隔閡,讓大家以包容的心態看待台灣出版社使用大陸譯者的問題,也希望這一篇能讓更多的譯者再深入思考一下「翻譯」的 內涵。

 

a88151
離線
Last seen: 8 個月 1 週 以前
Home away from home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08-01-13 23:08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嗯...

其實撇開翻譯不說~~~如果不去看原文書的話~~~大概劇情不會差太遠~~~

只是如果翻譯的很符合原文~會有大大加分的效果~~~

這一套黯之罪到後面2.3集比較精采~~~

翻譯的怪怪的地方我都自動忽略.跳過~~~不然以台灣外曼這麼小的市場~~~~

真的每月能看的書不多~~

尤其是我這種翻開原文第一章就快睡的的讀者來說~~~

不過翻譯的太差的話~~最多就租來看看就算了~~~

沒有買來珍藏的必要~~

mel
離線
Last seen: 6 個月 1 天 以前
Quite a regular
已加入: 2005-01-28 00:27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原來有這麼多的翻譯問題害我還以為KMM水準降低為了迎合YA小說的偏好呢?!:~

當時看到「黯夜法則」系列的介紹立即就買了 結果看完《黯之罪》差點就要當掄牆書了;

她不僅是個金髮芭比(=胸大無腦)還是個抱怨不停患有公主病的(年紀大了點)青少年! 第一集真的花了好久才看完!:(

第二集才真的讓我有繼續看下去的想法

現在三看完了,只希望四和五趕快好好的翻譯好出版, 不然斷頭了,故事就卡死在最悲慘的情節中了:-)

My dearest, ROMANCE!

Mel 

lynn.romance
離線
Last seen: 2 個月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9-03-02 23:42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唉~又把這篇翻出來,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剛好今天發現一篇有關外曼翻譯的博士論文:「浪漫愛的譯與易:1960年以後的現代英美羅曼史翻譯研究」,光看目錄就覺得此篇論文很有參考價值,好多章節、附錄都想看一看,可惜全文要2014年8月才開放。參考書目中也引用了數則WRN站上的資料和討論。

摘要中提到:

譯者往往會在翻譯的過程裡,改譯/易羅曼史文本,便於它們在譯文文化裡被接受,也使得它們的面貌與源文有異

所以我想應該勉強與本篇有關,所以就貼在這邊給有興趣的同學參考了。

Jamie Liao
離線
Last seen: 1 週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12-07-04 16:19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論文名稱: 浪漫愛的譯與易:1960年以後的現代英美羅曼史翻譯研究

O My God ! 以上全文一共353 頁 :~

如何下載電子全文:

點入這裡 --> 點選頁面中間的"論文連結" , 下方出現 連結至畢業學校之論文網頁:點我開啟連結, 點入後請填驗證碼 --> 進入該論文網頁, 轉動畫面到下方 , 點選全文說明: 電子全文, 即可下載全文

 

 

 


~So many books, so little time-Frank Zappa~買書如山倒,讀書如抽絲~
 

Jamie Liao
離線
Last seen: 1 週 4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12-07-04 16:19
Re: 英文翻譯的困難

修正上文最後一行 : 點選全文說明: 電子全文, 請填驗證碼 , 即可下載全文 pdf 檔


~So many books, so little time-Frank Zappa~買書如山倒,讀書如抽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