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先看! RA 7月新書《脫軌的誘惑》

8 篇文章 / 0 新
最新文章
JustAnother
離線
Last seen: 3 天 21 小時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小秘書 Assistant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09-04-10 00:50
搶先看! RA 7月新書《脫軌的誘惑》

《脫軌的誘惑》搶先看

書名:《脫軌的誘惑》(One Good Earl Deserves a Lover)
作者:莎拉.麥克蓮(Sarah Maclean)

出版日:2017/07/04
出版社:果樹出版社
譯者:林秀徽


【內容試閱】

「克洛斯先生,我十分謹慎仔細地選了你。我有個非常明確、非常清楚、非常有時效性的計畫,而這個計畫需要一位研究夥伴。你就是那位夥伴。」
研究夥伴?他不在乎。他才不。「什麼研究?」該死。
她的雙手緊緊握在一起。「你相當出名。」
這句話引他一陣顫慄。
「大家都在談論你,說你在誘惑墮落的關鍵部分是專家。」
他咬緊牙根,痛恨她的說法,但仍假裝不在意。「是嗎?」
她欣然點頭,邊說邊快速掰著指頭細數。「沒錯。賭博、烈酒、拳擊,以及――」她停了下來。「以及――」
她的雙頰染上紅暈,而他希望她思考其餘的部分,了解其中的荒誕,阻止這場瘋狂。「以及……?」
她恢復正常,挺直了背脊。他願意拿自己的全部身家打賭她不會回答。他大概會輸。
「以及性交。」輕柔的字眼以堅定的口氣發出,彷彿這才是她真正的來意。這不可能,他肯定聽錯了,他的身體肯定對她有不正確的反應。他還來不及要她重複一次,她就吸了一口氣繼續。「據說你最精通這檔事。老實說,這也是我需要的。」
唯有靠多年跟歐洲最老練的賭徒玩牌的經驗,克洛斯才沒露出內心的震驚。他深深打量她許久。她看上去不像個瘋子,事實上她看起來相當平凡:平凡的金黃色頭髮,平凡的藍色眼睛,比一般人略高,又不至於高到引人注目,身穿平凡的連身裙,露出十分平凡的純淨肌膚。根本沒有哪一點顯示翡莉珀‧瑪貝利小姐、英國權勢滔天的貴族之女,不像平凡普通的年輕女子。
毫無特色,但那是在她開口說出類似雙足移動之類的事情之前,還有性交。
她嘆口氣。「你把事情變得很棘手,你明白的。」
不知道究竟該說什麼,他只好改口。「我道歉。」
她的雙眼在鏡片後微微一瞇。「克洛斯先生,我不確定能不能相信你是真心悔悟。如果倫敦各家仕女沙龍的小道消息可信――我可以保證,傳言相當多――你是不折不扣的浪子。」
願上帝讓他從女士及她們活躍的舌根解脫。「妳不該相信在仕女沙龍聽到的所有事情。」
「我通常不信,但若是聽到有關哪位紳士的消息多到像你這樣……我會認為傳言必定切中事實。無風不起浪,事出必有因。」
「我無法想像妳聽到了什麼。」他當然知道這是謊言。
她擺擺手。「好啦,有些純粹是胡說八道。例如你可以不動手就讓女子脫光衣服。」
「是嗎?」
她微笑。「我知道那很可笑,我絕對不信。」
「為什麼不相信?」
「如果沒有受到外力干預,靜止不動的物體會保持靜止不動。」她解釋。
他實在忍不住。「在這種情況下,女士的衣服是靜止不動的物體?」
「對。而移動該物體所需的外力,就是你的雙手。」
她知道自己用如此科學性的敘述,來描繪何等活色生香的畫面嗎?他不認為她知道。「我聽說那雙手天賦異稟。」
她愣了愣。「正如剛才所說,我也被告知同樣的話。但我保證那雙手無法違反物理定律。」
噢,他多麼想證明她錯了。
但她已經繼續說下去。「無論如何,這位小姐的女僕的姊妹,那位小姐的表妹的朋友,另一位小姐的朋友的表妹或女僕的表妹……女人家的閒話。克洛斯先生,你應該很清楚她們不會羞於透露細節――有關你的細節。」
他挑起一道眉。「什麼樣的細節?」
她遲疑著,臉又紅了。他壓抑下看到那漂亮紅暈而流淌全身的喜悅。有什麼比一個女人因羞人念頭而臉紅更引人遐思?「我聽說你是那種對於……這種行為的……技術……有深切瞭解的紳士。」她完全就事論事,彷彿他們正在討論天氣。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知道她在挑逗什麼樣的野獸。不過她確實有勇氣,那種注定會讓正直美好的淑女一頭闖入麻煩的勇氣。他深知最好別參與其中。
他雙手放在辦公桌上站起來,這個下午第一次說實話。「翡利珀小姐,恐怕妳聽錯了。況且妳也該離開了。我會幫妳一個忙,故意忘記告訴妳的姊夫妳來過。其實我會乾脆忘記妳來過。」
她靜止了好長一會兒,他知道這樣毫無動作有違她的個性;從他被這個女人用指尖滑過帳簿頁面的聲音吵醒以來,她就不曾靜止過。這樣的反應令他焦躁不安。他硬起心腸面對接下來的場面,像是某種必然的辯解、某種奇特的表達方式,奇特到他受到誘惑卻不願意承認。
「我猜你要忘記我很容易。」
語氣中沒有一絲跡象顯示她在博取讚美或拒絕。這完全不是他料想中一般女性會說的話,只是他漸漸明白,翡莉珀‧瑪貝利小姐根本沒有一點和其他女人相似之處。他不可能會忘記她。


(待續...)

JustAnother
離線
Last seen: 3 天 21 小時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小秘書 Assistant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09-04-10 00:50
Re: (連載2) 搶先看! RA 7月新書《脫軌的誘惑》

 (連載2)


「但我恐怕不能允許,」她的語氣明顯帶著氣餒,他感覺她好像在自言自語而不是在對他說話。「我有很多疑問,卻沒人能回答,而我只有十四天可以瞭解。」
「十四天後會發生什麼事?」可惡,他才不在乎。他不該問的。
她聽到這個問題時閃過一絲驚訝,而他感覺她已經忘了他。她又歪了歪頭,眉頭緊蹙,彷彿他的疑問很荒謬。當然荒謬。「我要結婚了。」
這個他知道。追求翡莉珀小姐的人是卡索頓爵爺,一個腦袋空空的年輕繡花枕頭。但在她自我介紹的那一刻,大膽、聰慧而且不只一點點怪異的她,就讓克洛斯忘了她未來的丈夫。
這個女人身上完全顯現不出她能成為正常的卡索頓伯爵夫人,連一半正常都難講。
那不是你的問題。他清清嗓子。「致上我最衷心的祝福。」
「你根本不知道我的丈夫是什麼人。」
「其實,我知道。」
她的雙眉一挑。「你知道?怎麼會?」
「除了妳的姊夫是我的事業合夥人,瑪貝利家最後一對姊妹花的雙重婚禮也是上流社會的熱門話題。妳會發現社交界每個階層發生的事,沒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他頓了一下。「卡索頓爵爺確實幸運。」
「你真是善良有禮。」
他搖搖頭。「不是善良有禮。這是真話。」
她的嘴角一抽。「而我?」
他雙手抱胸。她結婚不到二十四小時就會厭倦卡索頓,然後她就會很悲慘。那不是你的問題。「卡索頓是位紳士。」
「真是圓滑得體。」她說著轉動地球儀,在它轉動時,手指順著滑過球面的山川起伏。「卡索頓爵爺確實是那種人。他還是個伯爵,而且他喜歡狗。」
「這些是近來女性希望丈夫擁有的特質嗎?」為什麼他還在跟她說話?她不是要離開了嗎?
「這些比丈夫可能會有的一些低劣特質好。」她表示,他覺得從她的語氣中聽到一絲防衛。
「例如?」
「不忠、酗酒、愛看狗鬥牛。」
「狗鬥牛?」
她草草地點一下頭。「一種殘酷的娛樂,對牛和狗都是。」
「我會說根本不是娛樂。但更重要的是,妳熟識很多喜歡這種活動的男人?」
她將鼻梁處的眼鏡往上推了推。「我讀了不少。上週的《倫敦新聞》非常嚴肅地探討這種行為。沒想到那麼多男人喜歡這種野蠻活動,幸好卡索頓爵爺不是。」
「他真是男人中的好人。」克洛斯沒理會她在聽到他語氣中的嘲諷時瞇起雙眼。「那麼請想像一下,當我今天發現他未來的伯爵夫人在我的床邊要求誘惑墮落時,我心中有多驚詫。」
「我不知道你睡在這裡,我也沒料到你午後一點還在睡。」
他挑起一道眉。「我工作到很晚。」
她點點頭。「我想也是。不過你真的該買一張床。」她朝他簡陋的地鋪揮揮手。「這個不可能睡得舒服。」
她又從眼前的話題繞開了。他希望她立刻離開辦公室。「我沒興趣協助妳身敗名裂,妳也不該這樣要求。」
她迅速轉向他,目光震驚。「我沒有要求身敗名裂。」
克洛斯喜歡自詡理性聰明。他對科學著迷,公認是數學天才,他玩二十一點會不自覺地算牌。辯論政治和法律時,他平靜理性且嚴密精準。但面對這個女人,他怎麼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過去這二十分鐘,難道妳沒有兩度要求我誘惑妳失身?」
「其實是三次。」她偏著頭。「好吧,最後一次是你說誘惑墮落,我想那也該算一次。」
他像個徹底的傻瓜。「那就三次。」
她點頭。「對。但不是身敗名裂,完全不一樣。」
他搖頭。「我發現我又回到最初的判斷了,翡莉珀小姐。」
她愣了一下。「瘋狂?」
「一點也沒錯。」
她沈默了好長一會兒,他看得出來她正企圖尋找適當字眼,說服他接受要求。她垂眸看他的辦公桌,視線落在一對銀質擺錘。她伸手輕輕撥動,他們看著同步擺動的重錘好半晌。
「你怎麼會有這個?」
「我喜歡機械運動。」擺錘具備可預測性。先朝一個方向移動,最終也會朝另一個方向移動,沒有疑問,毫無意外。
「牛頓也是。」她簡單平靜,彷彿對自己而不是跟他說。「十四天後,我將和一個與我沒有多少共通點的男人結婚。我這樣做,是因為我身為上流社會的淑女應該這麼做;因為整個倫敦都等著我這麼做。我再也沒有機會和一個與我有更多共通點的男人結婚。但最重要的是,因為我同意了,而我不喜歡不誠實。」
他注視著她,希望能透過厚重的鏡片,看到她的眼睛。她吞嚥一下,順著她纖細的咽喉滑動。「為什麼妳認為找不到和妳有更多共通點的人?」
她抬頭看他。「我很古怪。」
他挑起雙眉但不予置評,他不確定該如何回應她這樣的說法。
他的遲疑令她莞爾。「我不是傻子,你不必這麼紳士。我這輩子都這樣古怪,有人願意和我結婚就要知足了;而且我應該感謝上天,因為想和我結婚的是位伯爵,他還真的追求我。此外,我對正在編織的未來相當滿意。我會搬到薩塞克斯,再也不需造訪龐德街或宴會廳。卡索頓爵爺答應給我場地做溫室和進行實驗,他甚至請我幫他管理產業。我想他很高興有幫手。」
考慮到卡索頓十分善良又非常愚蠢,克洛斯想像這位伯爵正在慶幸聰明絕頂的未婚妻樂意經營家族產業,省卻他難題。「聽起來很好。他也要給妳一群狗嗎?」
如果她注意到他話中的諷刺之意,她也沒有顯現出來,而且他對自己的口氣感到懊惱。「我猜會。我相當期待,我很喜歡狗。」她停下來,下巴往旁一勾,仰頭對天花板盯了一會兒後才說:「我擔心的是其餘的事。」
他不該問的。結婚誓詞是他從不曾想過、現在肯定也不會開始想的事。「其餘的事?」
她點頭。「我覺得毫無準備。我對發生在婚禮之後……晚上……在床上的活動一無所知。」
她解釋,像是他可能不瞭解,彷彿他無法清楚想像這個女人躺在婚床上的畫面。「而且我發現結婚誓詞相當華而不實。」
他挑起雙眉。「誓詞?」
她點頭。「嗯,明確地說,誓詞之前那些東西。」
「我感覺具體明確對妳十分重要。」
她微微一笑,辦公室又變熱了。「你發現了?我就知道你可以成為傑出的研究夥伴。」他沒有回答,於是她在沈默之中刻意背誦出來。「婚姻不是讓人冒險嘗試的,也不是讓人輕率、魯莽、或任性處置的。」
他愣了愣,她開始解釋。「這是儀式當中要說的話。」
毫無疑問,這是唯一一次有人在他的辦公室引述公禱書,可能也是整棟建築有史以來唯一的一次。「聽起來很合理。」
她點頭。「我同意。但後面還有:既不是讓人冒險嘗試,也不是用來滿足男人的肉慾及對它的強烈愛好,如同無知的殘忍野獸。」
他忍不住了。「這也在儀式當中?」
「很奇怪,對吧?我是說,如果在喝茶聊天之類的場合提到肉慾,我應該會被逐出上流社會,但在聖喬治教堂、上帝及倫敦的面前卻沒有關係。」她搖搖頭。「算了。你可以明白我為何會擔心了吧?」
「翡莉珀小姐,妳想太多了。卡索頓爵爺或許不是最機智聰敏的人,但我毫不懷疑他在婚床上找得到路。」
她雙眉緊擰。「我懷疑。」
「妳不該懷疑。」
「我想你不明白。讓我知道該期待什麼非常重要,這樣我才可以做好準備。好吧,你還不明白嗎?這全都包含在我身為妻子最重要的一項任務之中。」
「是什麼?」
「生育繁殖。」
這個名詞科學又毫無情感,不該對他產生魅力,不該召喚出手腳修長、柔軟肌膚,以及戴著眼鏡的大眼睛。但確實如此。他不自在地挪動身軀聽她繼續說。
「我很喜歡小孩,所以這部分我沒問題。但你瞧,我需要那一方面的瞭解。既然傳說你是這個主題的專家,我想不出有誰更適合協助我進行研究。」
「孩子的主題?」
她氣餒地嘆氣。「繁衍生育的主題。」他願意傾囊相授她有關繁衍生育的一切。「克洛斯先生?」
他清清喉嚨。「妳不瞭解我。」


(待續...)

JustAnother
離線
Last seen: 3 天 21 小時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小秘書 Assistant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09-04-10 00:50
Re: (連載3) 搶先看! RA 7月新書《脫軌的誘惑》

 (連載3)


她愣住,顯然從沒想過這點。「我聽說過你,這就夠了。你會是優秀的研究夥伴。」
「研究什麼?」
「我就這個主題讀了很多書,但我想更進一步瞭解,這樣或許才能毫無疑慮地開心進入婚姻。老實說,殘忍野獸那部分相當令人不安。」
「我想也是。」他乾巴巴地回答。
然而她還在說,彷彿他不在眼前。「我也知道……對沒經歷過的女人……這個行為有時並不完全……愉快。這點我認為研究應該有幫助。假設我能得益於你的豐富經驗,我和卡索頓將更能從中得到樂趣。我猜我們得在真正進行前先做幾次,所以任何你可以說明這項活動的……」
基於某種理由,克洛斯越來越無法聽她說下去。聽自己的想法。她方才肯定沒有說……
「這是耦合擺。」
什麼?他順著她的視線,看到擺動的金屬球;原本朝一個方向運動,現在卻換成相反方向。無論起初如何精確設定朝同一路線,擺錘之一最終總會逆轉位置,向來如此。「的確是。」
「一個會影響另一個的運動。」她簡單說道。
「原理是這樣沒錯。」
她點點頭,注視銀球朝彼此擺動,然後又盪開,一次、兩次。她抬頭一本正經地看他。「如果我要起誓,我希望瞭解誓言的一字一句。肉體慾望無疑是我該瞭解的一環。你知道為什麼婚姻會吸引男人變得像殘忍野獸嗎?」
一幅畫面閃過,彎曲的指尖停留在肉體上,因愉悅而睜大的藍色眼睛朝他眨動。
知道。他絕對知道。「不知道。」
她點了下頭,相信他的話。「這顯然跟性交有關。」
老天。她解釋。「我父親的寇哈柏莊園裡有隻公牛。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好騙。」
「如果妳認為牧場裡的公牛和人類男性有相似之處,那絕對跟我想的一樣好騙。」
「看吧?這就是為何我需要你的協助。」
可惡。他直接掉進她的陷阱。他強迫自己不動,抗拒她的影響力。
「我知道你很擅長。」她對自己無形中引發的天翻地覆渾然不覺,但她也可能十分清楚意識到;他再也無法分辨,也無法再相信自己。「是真的嗎?」
「不是。」他立刻說,或許這樣能讓她離開。
「克洛斯先生,就我對男人的理解足以知道,他們不會承認在這方面能力不足。你當然沒指望我會相信。」她大笑,聲音明亮清新,與這個陰暗的房間格格不入。「你對科學的興趣顯而易見,我認為你會願意協助我進行研究。」
「妳是指研究公牛的交配習慣嗎?」
她的微笑變得意味深長。「我對『肉慾及對它的強烈愛好』的研究。」
他只剩一個選項:嚇走她,把她羞辱走。「妳是在要求我肏妳嗎?」
她瞪大雙眼。「你知道嗎?我從未聽過有人大聲說出這個字。」
就像這樣,以她簡單直接的話語,讓他自覺好像是壞人。他開口想道歉。
她搶在他之前,口氣彷彿他是個孩子,他們正在討論十分平常的事。「我知道我說得不清楚。我並不是想要你執行這個動作,我只想要你幫我更進一步瞭解這件事。」
「瞭解這件事。」
「對。關於誓言、孩子及其他的所有事。」她頓住。「算是授課,動物交配這一類的。」
「去找別人,另一種人。」
她的目光因他嘲弄的語氣而瞇起。「沒有別人。」
「妳找過了嗎?」
「你認為誰會向我解釋這個過程?肯定不是我母親。」
「妳的姊妹呢?妳問過她們嗎?」
「首先,我不確定維多利亞或薇樂莉對這個行為有沒有興趣或經驗。至於佩妮蕾……一問到柏恩,她就變得莫名其妙,或是講起愛情之類的事。」她翻了個白眼。「研究沒有愛的空間。」
他挑起雙眉。「沒有?」
她一臉驚駭。「當然沒有。不過你是科學家,而且你經驗豐富,我確定有很多事你可以闡述清楚。例如,我對雄性動物非常好奇。」
他嗆到,開始咳嗽。等他有辦法再說話時,他開口。「我確定妳很好奇。」
「我當然看過圖畫,解剖學課本裡有,但也許你能幫忙闡述一些細節?例如――」
「我拒絕。」他趕緊打斷,免得她又用直截了當的科學問題進一步說明。
「我很樂意付錢買你的服務。」她宣告。
一道嚴厲壓抑的聲音穿透房間,是他發出來的。「付錢給我?」
她點頭。「二十五英鎊可以嗎?」
「不行。」
她的眉頭緊蹙。「當然,像你這般本領高超的人值得更好的價碼,我為冒犯你而道歉。五十英鎊呢?我恐怕無法給更多了。這筆錢不少。」
她真以為是金額讓這個提議令人反感嗎?她不知道他半點也不介意免費做。他不介意付錢給她,就為了有機會展現她要求的一切。克洛斯這輩子,沒有比將這奇怪的女人扔到辦公桌上、將她所求的一切悉數給她更想做的事。
慾望無關緊要,又或許慾望才是唯一要緊的事。無論如何,他不能協助翡莉珀‧瑪貝利小姐。她是他遇過最危險的女性。他搖頭說出他唯一確定自己能說的話。「翡莉珀小姐,恐怕我無法配合妳的要求。我建議妳詢問別人,或許找妳的未婚夫。」即便是自己提出的,他也痛恨這個建議。他忍住反悔的衝動。
她靜默了好長一會兒,從厚重的鏡片後方朝他眨了眨眼睛,讓他想起她是不可碰觸的。
他等著她加碼,再次以她直率的目光和坦率的言語襲擊他。
當然,這個女人完全無法預測。「我希望你叫我琵琶。」她說完便轉身離開。


(連載結束)

takut
離線
Last seen: 14 分鐘 51 秒 以前
已加入: 2016-11-15 15:17
Re: 搶先看! RA 7月新書《脫軌的誘惑》

看到封面的瞬間以為是驚悚小說XDD

pei jie
離線
Last seen: 1 個月 3 週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小秘書 Assistant
已加入: 2012-04-29 19:35
Re: 搶先看! RA 7月新書《脫軌的誘惑》

哈!我第一個聯想到的是格雷II,書的封面也是一個半臉面具……

Cliotsai
離線
Last seen: 1 個月 5 天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
已加入: 2016-02-23 15:48
Re: 搶先看! RA 7月新書《脫軌的誘惑》

我以為是歌劇魅影XD

bookworm
離線
Last seen: 2 天 19 小時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小秘書 Assistant專欄撰文者 Contributor
已加入: 2013-04-23 14:00
Re: 搶先看! RA 7月新書《脫軌的誘惑》

非常期待這一本啦!!!

 

feed me books, that's all i need. 

hhregina
離線
Last seen: 3 小時 4 分鐘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
已加入: 2015-04-26 18:01
Re: 搶先看! RA 7月新書《脫軌的誘惑》

期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