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4連載全文上傳)搶先看!《遺落之子:﹝輯二﹞末世餘暉》華文小說創作百變天后凌淑芬跨界長篇鉅作第二集

3 篇文章 / 0 新
最新文章
鈕釦
離線
Last seen: 15 小時 53 分鐘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4-12-22 01:20
(06-04連載全文上傳)搶先看!《遺落之子:﹝輯二﹞末世餘暉》華文小說創作百變天后凌淑芬跨界長篇鉅作第二集

遺落之子:﹝輯二﹞末世餘暉(文案→連結←)
作者: 凌淑芬 
出版社:春光 
出版日期:2017/06/08


楔子

在廣闊無際的荒原上,一個男人踽踽獨行。
龜裂的黃土如蛛紋般,從他腳下放射而去,覆住整片荒原;四面八方望去,一無所有。
攝氏四十八度的氣溫烤掉了所有植被生長的可能性。長年曝露在高溫下,有些地方的黃土甚至析出白色的結晶鹽粒。
這樣的土地,即使再過幾百年也是一片荒蕪。
在這無盡的曠野中,只有一道孤單的身影。
男人拖著跛行的右腳,慢慢前進。
他的衣物濺滿斑斑點點的漿液,已看不出原色。這些漿液在正常的情況下早就發出腐臭味,然而高熱的陽光只是將它們直接烘乾,變成硬邦邦的布甲。
他的寬肩瘦削了幾分,強健的胸肌消了一號。黑色牛仔褲沾滿跟上衣一樣的血漿,右邊褲管整個割開到膝蓋處,露出一段血肉模糊的小腿。
但真正驚人的,是他背後拖著的東西──一隻噬人獸的屍體。
男人停了下來,烈陽在他頭頂殘酷地照射著,他鬆開噬人獸的屍體,跌坐在地上,粗嗄地喘了口氣。
走在這片荒蕪已經是好幾天前的事,別說人煙,連任何生命體都沒有,除了他以外。
過去三個月,他走過叢林,草原,湖泊,從一波又一波噬人獸的爪牙下逃生。
直到兩個星期前,他開始踏上這一片漠土。初時還有噬人獸或變種怪追過來,到了最後一個星期,甚至連一隻噬人獸都沒有。
往好的方向看,他不用再繼續和各種突變種戰鬥;往壞的方向看,如果這片荒原連噬人獸都不願來,他的麻煩就大了,因為噬人獸是以能適應各種地域聞名的。
他抿了抿乾裂的嘴唇,從腰間抽出一柄小刀,回身走向他拖著的那隻噬人獸。
他毫不猶豫地割開屍體的血管,俯下身吸食牠的體液。
牠是他過去七天的水源和食物。
濃稠的血液已經成為膏狀,泛出噁心的腥味。他完全忽視味蕾的抗議,嚥了下去,然後用刀割下幾塊屍肉,機械性地嚼了起來。
美味與否不重要,進食對他來說只是單純攝取身體需要的養分,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陽光的高熱若是有些許仁慈,就是讓噬人獸的屍體不易腐敗,不過獸屍乾掉的程度比他想像得更快,不消多久他就會連獸血都沒得喝了。
沒水比沒食物更嚴重,一般人在沒水喝的情況下可存活三天。天生練武的底子讓他的體能比平常人更強,沒水沒食物的情況下,他可以撐到兩個星期;如果超過兩個星期還是這片鹹土地,他就不確定他還能走多遠了。
他直接坐在荒地上,把右腳的褲管撩高,露出他血肉模糊的小腿。
半個小腿肉已經被挖掉了,殘餘的部分猶能看到隱約的齒痕,兇猛而猙獰。
噬人獸的唾液有各種頑強的細菌,比科摩多巨蜥更毒上幾百倍,千萬不要被牠們咬到。有人曾如此警告他。
被咬的人,唯有截肢一途。
他被咬了。
他是在遇到最後一隻噬人獸時被咬的,那已經是將近一個星期前的事。
事實證明,噬人獸的毒性確實很強,不過截肢並不是唯一選項,他只是得狠得下心。
他殺了那隻咬他的傢伙,如今那傢伙已經變成他的食物。他在第一時間運氣將毒逼在傷口表層,然後將被咬到的肉挖掉。
他這輩子有過不少疼痛的經驗。有一次有個叛軍首領逮到他,他被鞭刑、水刑和一堆花招刑求了三個小時後伺機逃出,但那都比不上他親自把他的小腿肉挖掉。
他必須控制得很好,挖掉的部分大到能去除部分毒性,但不會大到讓他失去行動力。
在這種地方,失去行動力代表死亡。
他每兩天挖一次,然後將殘餘的毒素逼到表面,等肌肉生長兩日,再挖一次。就這樣慢慢地挖,一個星期後他被咬到的部分已經挖得差不多,今天是最後一次,應該就能把餘毒全部清除。
他抽出腰間的皮帶,綁在膝蓋上方,然後持著刀,面無表情地削下最後一塊帶有齒痕的腿肉。
強烈的痛楚鑽心入肺,在他體能如此虛弱的時刻更是難忍。
他深吸幾口氣,行功運氣自療,超人般的意志力將肉體的痛楚隔絕在意識之外。
他不能倒。
他答應了一個人他會活下去。
休息了片刻,他起身將噬人獸的粗繩重新繞過肩後,在腰部繞了一圈,繼續跛腳往前行。
他不相信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必然在某個地方,還有其他人類存在。他會找到他們!
頭頂的太陽彷彿永遠不會移動,他不知踽踽獨行了多久,遠方的天邊突然出現一抹氤氳。
是海市蜃樓嗎?
他舔一下乾裂的嘴唇,機械性地往前移動,身後的獸屍在地上拖出長長的痕跡。
那片飄動的氤氳越來越明顯。
片刻之後,他終於明白,他看到的不是幻影──
一排建築物在地平線遠端向他招手!

~1~

秋日的九月,一個陽光滿滿的季節,不冷不熱的溫度讓每個人都感覺十分舒暢,空氣中全是行道樹的香氣。
卡特羅剛領到這一周的薪水,心情非常好。
做他這行危險性大,可是薪水也高,畢竟畢維帝先生向來照顧自己的手下,付錢從不手軟,所以他沒得抱怨。
他走的這條路通往蓋多貧民窟──雅德市最大的貧民區,住在這個貧民區的人超過三萬人。
在舊世界裡,這裡是玻利維亞的塔里哈一帶,但自「大爆炸」之後,舊世界的地圖早就不再適用。
所謂的「大爆炸」是指三十年前一場太陽風暴造成的爆發,那場災難掃掉全世界十分之九的人口,使整個地球滿目瘡痍,倖存下來的人類幾乎是從零開始。人們將大爆炸後的世界稱為「後文明時期」。
就在人們克服萬難過了二十多年之後,八年前的回聲爆炸──顧名思義就是大爆炸的續波──再度來襲,將僅存的世界人口又掃掉一半。
連著兩次的爆發,科技受到重創,交通幾乎斷絕。倖存的人類盡量聚集在一起,在適合生存的環境下建立一個個「生存區」。
每個生存區的大小不一,像他所在的「利亞生存區」是一個較大型的生存區,總共有三座城市,一個是他居住的雅德市,一個是中間的比亞市,另一個是更南方的布爾市。
所有生存區之間都被廣闊的「荒蕪大地」隔開。在荒蕪大地上,除了寸草不生的鹹地,就只有各種吃人的突變種,所以在不同生存區的人幾乎斷絕交流。
有些荒蕪大地的情況好一些,於是就有藝高人膽大的人組成了一種交通貿易公司,稱為「流動掮客」。他們專門在生存區之間運輸貨物,但遇到太危險的荒蕪大地,連流動掮客都不願意涉足的,就沒有人知道那些地方是否還有其他人類存在了。
利亞生存區以北,在舊世界時曾經是生機盎然的亞馬遜叢林,世界之肺就在這裡。可是大爆炸幾乎將整個亞馬遜叢林燒平,只剩下一部分,於是後文明時期將重新長出來的雨林稱之為「席而瓦雨林」。
然而,八年前的回聲爆炸又重創了北方一帶。如今他們的生存區以北只剩下一片寸草不生的鹹地,甚至無人知道席而瓦雨林是不是還存在。
如果問卡特羅,他會說那裡八成只剩下一堆枯樹和噬人獸吧!他難以想像還有人能在北方生存。
總之,這一切都跟他無關。
大爆炸發生時他才七歲,而回聲爆炸發生時,他們的生存區受到的影響有限,所以他算是地球上少數的幸運者之一,而他向來不挑戰自己的運氣!
卡特羅的塊頭大到有點過分,身高一九○公分,體重一百一十公斤,沒有一絲是贅肉。他黑眸褐膚,有著南美人典型的深棕色鬈髮,不過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嚇人一點,他故意把頭髮剪得很短。
雖然他現在的體格沒有年輕時那麼好,三十七歲的他依然是個肌肉塊壘的傢伙;兼之他是為畢維帝先生做事的,在這個宵小橫行的貧民區,他儼然就是個小區長,很少有人敢不把他的話當回事。
現在的他,有更大的責任在肩上──他的妻子和寶貝女兒。
一個男人如果不能提供他的妻小一個穩定的家,那還算什麼男人?卡特羅的雙肩不自覺一挺。
過去幾年來,卡特羅用他一雙手為妻女打拚出一個家,雖然稱不上豪華,到底是個避風港。以一個修鞋匠和妓女的小孩而言,他認為他現在的人生稱得上體面了。
目前他只差為薇拉和妮娜──他的老婆和十二歲的女兒──買一間房子。
他十五年前剛認識薇拉時,只是個身無分文的窮小子,那時候賺到的錢都立刻輸在賭桌上,但薇拉愛上了他,不顧家人的反對硬要嫁過來,甚至不惜和她的父親爭執。直到現在卡特羅都不明白,為何上帝如此眷顧他,讓他得到全世界最好的女人?
為此,他戒掉了所有吃喝嫖賭的惡習,一心一意對待薇拉。當薇拉為他生了個寶貝女兒之後,他覺得全世界再也沒有更幸福的事了。總算過了這許多年,老丈人終於願意相信他真的是浪子回頭,肯給他一點好臉色看了。
可是他努力這麼些年還是沒能為她們買間房子。
怪只怪他年輕時欠了一屁股賭債,他們結婚的頭幾年,他賺來的錢都幾乎還債去了。真難為了薇拉願意繼續跟著他,他這些年努力下來終於還得差不多了,現在只差一點點就存到第一筆頭期款。
他最近開始煩惱,要把房子買在哪裡?
蓋多的房價當然是最便宜的,他存的錢甚至不用貸款就能在這裡買房子。蓋多雖然是貧民窟,到底是他們一家人住慣了的區域,這裡的人也都知道他的名號,薇拉和妮娜在這裡應該可以生活得很安全。
他不像城裡的高尚人對蓋多敬而遠之,可是,他也不想一輩子讓他的孩子住在貧民窟裡。
蓋多旁邊的力瑪區是另一個選擇。力瑪算是一個新興區域,環境和學校都比蓋多好一些,不過房價比蓋多貴了三成,他手中的錢不太夠。
在這種後文明時期,人命太不值錢,銀行大多不願意把錢貸給隨時可能死掉的人。他的職業算是高風險族群,別說貸到款項的可能性不高,就算貸到了,成數可能也很低,除非找他老闆為他擔保,不過他不確定畢維帝先生會同意這種事。
算了,反正他還短缺了兩萬塊,現在去煩惱房子的問題太早了,一步一步來吧!
再走十分鐘,他正式踏上惡名昭彰的蓋多區,而城市風貌從這裡也開始有了改變。

 

柏油路面開始出現東一塊西一塊的補丁,往兩邊小巷子望去,坑坑洞洞的路比主街更不堪。每個轉角都有幾個鐵汽油桶,在夜裡變冷的時候,遊民會用來生火取暖,天氣熱的時候就是現成的垃圾桶。
通常,垃圾桶滿了也沒人會在乎,直到臭味飄出來,附近的住戶看誰先受不了,誰就負責去清,不然就是等市內的垃圾車心情好的時候過來清一清。
路兩旁的房屋也破爛許多。有些房子甚至是大爆炸之前的遺跡,後來貧民直接搬進去佔屋為家。有能力的人盡量修,沒能力的人就住在半塌的水泥建築裡,勉勉強強日子也就這樣過了。
蓋多是個三不管地帶,在這裡出了事,連警察都不太來。所有最下流、最窮兇極惡的罪犯都住在這裡,最貧窮、最悲慘的弱勢家庭也住在這裡。
在蓋多生存下來的原則是:少管閒事。
也就是說,你若是在街頭被搶劫,可能獨自流血到死都不會有人理你;運氣好的話有人幫你叫警察,但警察不見得會來;運氣再好一點,警察來了,幫你送醫,但你付不起帳單,所以醫院會把你丟出去。
所謂的「後文明時期」,就是大家各安天命的時期,不用期待有太多善心人士伸出援手。
卡特羅彎進自己住的那條街,很慶幸這附近情況不是如此。
說他雞婆也好,他很在乎他親愛的薇拉和妮娜住在什麼樣的環境裡。他可不想他出去工作時,還要擔心老婆和女兒會有危險,所以他把附近的治安當成他的責任。
再遠一點不敢說,但起碼這附近三、四條街,他就是一個小警長。他高頭大馬,滿身橫肉,任何有腦袋的人都不會敢惹他。他又是畢維帝先生的手下,附近的宵小誰敢不賣他面子?
要是有人敢在這附近犯事,他一定會把那些傢伙揪出來,痛毆到對方跪地求饒為止,久而久之,這幾條街儼然是蓋多治安最好的地方。
他一走近家門,就發現隔壁的東尼小子在街尾探頭探腦的,不曉得在看什麼。
「嘿,東尼!你在做什麼?」
這小子高中畢業兩年了還沒找到正經工作,整天四處閒晃,不過性格還算不差就是。
「嗨,卡特羅,你回來了。今天怎麼這麼早?」東尼有張有趣的臉,一根鼻管又長又直,遠遠看去好像整張臉就長了那根鼻子。
「畢維帝先生那裡沒什麼事,今天提早放我們回來。你在看什麼?」
「我在看那個新來的。」東尼壓低聲音。「卡特羅,聽說他是從叢林出來的,你相信嗎?」
「切!整個北邊早就燒成一片荒土,連根草都沒有,哪裡還有什麼叢林?」
「是真的,他前幾天在伯根太太家打工,中午吃飯的時候,伯根太太聽見另一個工人問他是從哪裡來的,他說了一句『北方叢林』,那個工人還想問他是真的假的,那男人就走開了。」
「你看他自己走開就知道啦!他一定是想不出怎麼圓謊。」卡特羅雙手一盤,很權威地下定論。
「可是他幹嘛編這種謊話?」東尼半信半疑。
「大概是覺得在蓋多這種地方,講他是叢林出來的比較威,別人才不敢惹他吧!」卡特羅聳聳肩。
可是,東尼覺得那男人好像不是很怕會被人惹的樣子……
這時,街尾一道人影悠哉游哉踅過去,赫然是他們在討論的「那男人」。
那人的視線和他們兩人的對上,禮貌地點個頭,繼續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說真的,這傢伙外表長得不討人厭。
「我問你,那傢伙平時都在做什麼?」卡特羅盯著走過去的陌生人。
「也沒做什麼,就四處打零工賺生活費。哪家需要修東西,哪個工地需要工人,他就跑去做兩天。沒活幹的時候,就到救世軍的救濟站蹭飯吃,沒看他幹什麼正事,不過也沒惹麻煩就是了。」街頭情報王東尼說,「伯根先生倒是說他手很巧,別人做兩天才做得好的活,他一天就做完了,所以伯根先生多付了他十塊錢。」
「嗯。」卡特羅揉揉下巴。
這個陌生男人大概是兩個月前冒出來的。即使在誰都不管誰家閒事的蓋多區,他的出現依然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
第一個原因是他那張亞裔的臉孔。在這個長途旅行幾乎不可能的世界,很難想像一個亞洲人能千里迢迢出現在南美。
第二是因為他出現的樣子實在有點淒慘。他體無完膚不說,還瘦巴巴的,身上的衣服都大了兩號──其實從他身上沒一寸乾淨,卻穿著一套太乾淨的衣服,卡特羅合理懷疑那身衣服是偷來的。
當時他臉上覆滿了深褐色的污泥,右腳的傷勢更是驚人,整個小腿幾乎被削了一半。那傷讓人一看就頭皮發麻,真難以想像他如何能用那隻腳走到這裡。
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從絞肉機裡爬出來的樣子,卡特羅當時一眼就覺得,這男人應該不久就會死在街角了。可是再過一陣子看到他,他跟剛出現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他還是瘦,不過不再是那種病態的瘦。可能是在救世軍的救濟站補充到營養,漸漸添上肌肉,原本強壯的骨架開始顯現出來。他把自己洗乾淨,滿頭亂髮和鬍鬚剪掉之後,一張臉竟然可以稱之為「英俊」。
讓卡特羅上心的倒不是這個男人的外表,而是……他的氣質?氣場?卡特羅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基本上,卡特羅自己也窮途潦倒過,他明白窮途潦倒的人看起來是什麼樣子。這種人無論外表如何刻意偽裝,你從他們的眼神、姿態和微微下垂的肩膀都可以看出,他們是鬥敗的狗,生活已經完全壓垮了他們。
但這男人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說真的,卡特羅有好一陣子沒看過比他更窮途潦倒的人了。他剛來的時候甚至只能睡在街上,打了一陣零工才勉強能到帳篷區租頂帳篷,可是他的臉上從來沒有那種窮途潦倒的人會有的眼神。
他的眼中永遠有一種警覺之色,彷彿站在角落,冷眼觀察整個世界。
他走路的步伐也和正常人不太一樣,幾乎像跳舞一樣輕盈。
卡特羅對他只有一個感想:怪,說不出的怪。
即使如此,他看起來對其他人沒有攻擊性,後來卡特羅一忙,倒是忘了再去理會他。
東尼說他兩個星期前租了一間小房間,就在卡特羅家的下條街。
那條街的房子都是從大爆炸時期留下來的,一樓有些房間甚至沒有馬桶,頂樓的房間只有一半有屋頂。不過比起穢臭髒亂的帳篷區,有四面牆包著終究算「晉了一級」。
那個人住得離他心愛的薇拉和小妮娜很近啊!卡特羅想。
或許,他該找個時間去探探那傢伙了……


連載待續...

鈕釦
離線
Last seen: 15 小時 53 分鐘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4-12-22 01:20
Re: (連載2/3)搶先看!《遺落之子:﹝輯二﹞末世餘暉》

連載 2


狄玄武坐在門口的台階上,拿著一把小刀懶懶地削木頭。
這些木屑不是削來好玩的,他租的房間裡有一個勉強能稱之為「灶」的東西,只能用木頭生火,所以這些木屑是最基本的火引。
他今天沒有零工打,所以很閒。
來到利亞生存區的雅德市已經兩個多月了,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在觀察,不確定這裡是不是他要落腳的地方。
這兩個多月也讓他對後文明世界有了更多的認識。
世界上確實還有其他人倖存,不過倖存者的數目可能不如溫格爾醫生估得那麼多。
在他的世界裡,現有人口數是七十五億人,他猜這個世界剩下不到他那裡的十分之一。
利亞生存區是由三個城市組成的,總人口大約三十萬,雅德市的人口最多,有十二萬人,其他兩個城市分別是比亞市的八萬人與布爾市的十萬人。
十二萬人在昔日頂多就是個小鄉鎮,在這裡卻已經算大城市了。
他認為他們的位置在玻利維亞一帶──他對新世界地圖還不熟,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知道的舊地圖來分辨──位於整個南美中部偏西之處。
利亞生存區已經是最靠近北方且有人煙的地區,再過去就只剩下荒蕪大地,和人們以為不再存在的叢林。
雅德市的人口有一半是本地人,四分之一是當年從北方逃過來的,剩下的則是外來移民的後裔,其中包含巴西、哥倫比亞、阿根廷,甚至義大利人。
經過一團混亂之後,最先重整起來的永遠是黑幫。
雅德市目前由三個勢力相當的黑幫控制,黑道的收入不外乎軍火買賣、走私、特種營業和收保護費。他們都由警治署──也就是本地的警察機關──所管理。然而,在這種年代,警察也不過就是另一支黑道而已,警治署受這些黑幫供養。
想要知道人的本性如何,末日世紀絕對是最好的時期!
狄玄武向來信奉人性本惡,所以他對適應雅德市一點困難都沒有。
這裡讓他聯想到他世界裡的哥倫比亞或墨西哥:黑道橫行,無法無天,整個生存區的重要經濟都掌握在黑幫手裡。三大幫派之間互相對抗,也互相制衡。
三大黑幫裡,歷史最悠久的是「拉貝諾幫」。它是由義大利人拉貝諾家族組成的幫派,遠在大爆炸前就存在了。他們前身是義大利黑手黨的南美分支,大爆炸之後與總部斷了聯繫,遂在此自立門戶。
現任幫主喬爾.拉貝諾今年六十二歲,在三大黑幫中算是比較傳統的黑道老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殺光他全家兼上下左右三代。
拉貝諾幫的特色是,他們認為暴力是達到目標的手段,一旦目標達到了,過度的暴力就沒有意義。所以在一般安分守己的平民眼中,拉貝諾算是一個「可以講理」的老大,甚至頗受平民的敬重。
歷史第二長、手段比拉貝諾兇狠的是以哥倫比亞人為主的「豹幫」。豹幫幫主是今年四十二歲的席奧.貝南。席奧據說是一條狠毒無情的蛇,他的幫主之位是殺了前一任幫主搶來的,如今十二年過去,沒人動得了他。
他們保有所有哥倫比亞黑幫的特色:以恐怖手段治理他們的地盤,對不從的人毒打、分屍、輪姦妻女等。
第三大黑幫是最新堀起的一個年輕黑幫,由本地人畢維帝兄妹領軍。一般人口中的「畢維帝」指的是三十歲的哥哥狄爾瓦多.畢維帝,對二十八歲的妹妹芙蘿莎則直呼其名。
畢維帝和妹妹芙蘿莎是在回聲爆炸之後發跡的,可是這短短八年他們發展迅速,已足以與另外兩大幫抗衡。
他們手段的兇殘程度不遜於豹幫,兩方人對地盤的爭奪也時有所聞。豹幫首腦席奧對畢維帝恨得牙癢癢,兩方互相派人暗殺已經不知多少次,彼此死傷慘重,被波及的平民商家更不計其數。
後來老成持重的拉貝諾看不下去,把兩個頭頭約出來談。席奧和畢維帝都知道拉貝諾甚得民心,不賣他這個面子對兩方都沒有好處。最後看在拉貝諾的分上,兩邊才收斂了一點──這並不是說他們放棄暗殺對方了,不過兩大幫派在街頭火併的事件確實明顯減少就是了。
蓋多貧民區有三分之二在畢維帝兄妹的地盤,三分之一在席奧的地盤,不過對狄玄武這個「卑微的外來者」而言,一切都沒有影響。
這兩個半月他只是四處打零工,默默觀察。
他早就知道,要明白一個地區的文明程度,不是看他們的金字塔頂層,而是看它的貧民窟。這個地方的人如何對待窮人,很大程度說明了這個地區的制度和道德水平如何。
在他的世界裡,瑞士最差的貧民窟都已經是許多窮國的中產階級了,而有些國家號稱文明大國,卻對社會底層低劣得可以,說明了國家本身有嚴重的體制問題。
蓋多基本上就是個豬圈,所以他只能說,利亞生存區充其量就是哥倫比亞、墨西哥之流的地方。人性之惡,利益之爭,於此間展現無遺。
他租的地方是蓋多勉強還能住人的最下限,整個建築物總是散發出一股人體排洩物和食物腐敗的氣味。他住的那間房間只擺得下一張床,一個號稱半套廚房的灶台,一張馬桶和一個澡盆。
這還算好的,據說有些房間連馬桶或澡盆都沒有,這也解釋了樓梯間為什麼充滿排洩物的味道。
每天他會去打零工。有些人家需要修繕東西,有些工地需要工人,他穿梭在這些地方,聽社會最底層的人談話,蒐集所有他應該知道的資訊。沒錢的時候他也不會餓肚子,因為附近有救世軍救濟站。
雖然一窮二白,無論去到哪個地方,狄玄武最不需要擔心的就是「錢」。他要弄到錢的方法太多了,合法的、非法的,賺錢對他完全不是問題。
他現在最需要的是「資訊」。資訊有助於他決定,這裡是不是他要停下來的地方。


連載待續...

鈕釦
離線
Last seen: 15 小時 53 分鐘 以前
楓葉會員 Maple Member版主Moderator網管 Webmaster
已加入: 2004-12-22 01:20
Re: (連載3/3)搶先看!《遺落之子:﹝輯二﹞末世餘暉》

連載3 


「嘿!」
狄玄武抬眼,一個長得像職業拳擊手的男人站在台階下呼喚他。
他認得這個人,好像叫「卡特羅」的樣子,自詡為附近的「警長」,正義感過度旺盛,附近的人遇到麻煩第一個總會先去找他。
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對卡特羅揮揮手,白牙一閃。
卡特羅心中打了個突。
在他的印象裡,這個奇特的東方人大部分時候穿著一件褪色的帽T,總是將帽子拉起來,彎腰駝背地走在眾人之後,從不引人注意。
當你住在一個龍蛇雜處的地方,太引人注意的結果就是你被拖到無人的角落,身上的東西被搶光,有點姿色的人還可能遇到更不堪的事,所以大部分在蓋多的人都盡量不引人注意,這倒不令人意外。
因此,卡特羅對這男人的印象頂多就是「長得不錯、性格安靜的一道影子」。
今天他真正和本人面對面,赫然發現:
一,這人的年紀比他想像得更大。卡特羅本來以為他是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但他看起來更接近三十那一端,已經是個成熟男人。
二,這人比卡特羅以為的更高。他手長腳長,肩膀寬闊,估計站直之後不會比卡特羅矮多少。
三,這人比他以為的更強壯。今天他的襯衫袖子捲到肘邊,露出兩截古銅色的手臂,上面都是肌肉。
這不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大男孩啊,而是一個有戰鬥力的男人!
卡特羅心頭的警鈴大響。無論這人出現在蓋多想做什麼,過去兩個多月他已經把失去的體力都補回來,不能再算是一個無威脅性的男人了。
狄玄武將他防衛性的姿態看在眼裡,嘴角只是一勾。
第四點,這男人長得果然很帥──卡特羅加了一條。
「你是哪裡人?」卡特羅粗聲粗氣地問。
「外地人。」他悠然答。
「你來雅德市多久了?」卡特羅瞪了瞪眼。
「不久。」
「我聽說你是叢林來的?」卡特羅擰起眉心。
「街上總是充滿各種流言。」
所有答案他都回得曖曖昧昧的,有答跟沒答一樣。卡特羅一個不爽,三、兩步跨上台階,把他手中的木頭拍掉。
喀嘍幾聲,木頭滾下去幾階。
那男人盯著木頭半晌,終於慢慢地站起來。
想打架嗎?卡特羅立刻擺出拳擊架勢。
靠,這傢伙真的不矮!試試他拳腳如何。
但,他卻是轉頭走到門邊,拉開大門,裡面正要出來的房東太太楞了一下。
「啊,是你,狄,Hola(你好)。」安珀老太太立刻露出少女般靦腆的笑容。
「Hola。」他禮貌地點頭。
安珀老太太昂起下巴,猶如受到禮遇的貴婦,從從容容自他們身旁走出去。
替女人開門是哪招?卡特羅傻眼。這年頭還有人記得替女士開門嗎?
送走安珀太太,狄玄武撿回掉在台階上的木頭,坐下來繼續削。
「你叫狄?」看他對老婦人態度良好的份上,卡特羅的口氣稍微和緩一些。
「嗯哼。」
「狄是名字還是姓?」卡特羅眉心打結。
「姓。」
「那你叫什麼名字?」
「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名字。」他和悅地說。
卡特羅楞了一下才會意,他的意思是說他們不是朋友。
「聽著,我對你的事不感興趣,不過這一區是我管的,你要是敢打什麼壞主意,別怪我不客氣!只要你不惹麻煩回來,你在外面做什麼都不關我的事,明白嗎?」卡特羅瞪他。
「明白了。」狄玄武頷首,削木屑的動作沒停過。
該說的話都說完了,終究人家到目前為止都還算安分,卡特羅也不能拿他怎樣,只好轉頭走回家。
走了幾步,卡特羅又停下來,回過頭。
他上的是夜班,可是他早上下班回家時,見過狄好幾次,這傢伙好像只會在那裡晃來晃去的,成天無所事事。
「我說,你有沒有家人?」卡特羅好管閒事的個性發作了。
「你為什麼想知道?」狄玄武劍眉一軒。
「我常看你四處閒晃,沒有一份正經工作。你的年紀也不小了,難道不想替未來做點打算嗎?」
他好一會兒沒有接口,八成是被自己說得太慚愧了。卡特羅想。
「你不也沒出去工作?」他終於說。
「誰說的?我是畢維帝的保鏢,我可和你不一樣!只有最強壯、最值得信賴的人才能當畢維帝先生的保鏢。」卡特羅胸膛神氣地一挺。
「噢。」
「你看起來好手好腳的,為什麼不找份正職呢?」
「……我還沒有迫切的需要。」
「什麼叫沒有迫切的需要?你有老婆嗎?有小孩嗎?有家人嗎?」卡特羅開始諄諄教誨。
「……有女朋友。」
「那不就是了?一個好男人就應該好好找個工作,把人家娶回來,不能養家活口的男人算什麼男人呢?」卡特羅看他的眼神真正是恨鐵不成鋼。「你難道沒想過組一個自己的家庭嗎?你不要以為你時間很多,轉眼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就來了,等你回過神,一生最黃金的時光都浪費在游手好閒上,那時就來不及了!」
狄玄武思索了一下他的話。這兩個多月觀察下來,他只有一個感想──
雅德市是個比狼窟更像狼窟的地方。
在這裡,黑幫橫行,宵小充斥,社會的各個角落藏污納垢;而所謂權貴階級,即是整個雅德市最腐敗髒污之處,一般市井小民充其量只是滋養這些刀俎之徒的魚肉。
在這個殺人犯橫行的世界裡,觸目所及只會見到人渣、毒梟、流氓、犯罪頭子、強暴犯。
雅德市的居民每天打開門,打交道的若不是拉貝諾、豹幫,就是畢維帝。
在這裡沒有好人,只有壞人;沒有白道,只有黑道。每個人靠拳頭說話,你若不想成為加害人,就只能成為被害人。
在這裡,隨便一擠流出來的都是膿,任何一個神經正常的人都不會在這種地方落腳。
太完美了!
簡直是為他而生!
他相信他在這裡一定能如魚得水。
他把手中的木頭放下來,對卡特羅微微一笑──
「你說得對,我確實該想想安頓下來的事了。」


-連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