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夢波丹》專訪莉莎‧克萊佩 談女主角自立重要性及寫作蛻變心路【不負責翻譯】

羅曼史天后作家莉莎‧克萊佩(Lisa Kleypas)時常在歷史羅曼史寫白手起家的男主角,但也曾安排女主角努力創造自我價值或發揮己力,例如《驀然竟是你》(Suddenly You)的女主角是暢銷作家。而莉莎在最新歷史羅曼史《Devil in Spring》描寫一位有強烈事業企圖心的女主角,她最近在接受《柯夢波丹》(Cosmopolitan)雜誌網站專訪時,透露她把女主角追尋事業做為新書焦點的初衷。莉莎在訪談文中也分享她近幾年來寫作的蛻變心路,讓讀者們從中能更了解她寫作風格的改變脈絡。以下摘錄《柯夢波丹》部分內容,不負責翻譯跟大家分享:

Q :書中有大部分情節是著重在女主角的事業,而非她的愛情關係,對此,讀者的反應如何?
莉莎:讀者的反應讓我意想不到、非常熱烈和正面。我收到的評論和電子郵件是以往的十倍多,不僅是為了《Devil in Spring》中根據真實人物所發想、首創紙牌遊戲的女主角潘朵拉,還有英國當時唯一的女醫生;這個角色也是根據真實人物而設定。賦予女主角一份專業,並展現她如何因應這份專業的挑戰,讓故事增添許多令人興奮之處。

Q:在目前不穩定的政治氣候下,妳是否認為更有責任要寫出更有進步的角色?
莉莎:早在川普當選總統之前,我就已經朝這方向走。這確實更證明我的方向正確,因為我認為展現女性的觀點很重要,且能夠展示何為健康、有尊重和羅曼蒂克的關係。《Devil in Spring》中男女主角的衝突,沒有簡單的解答。她嫁他之後,擁有自己事業、自由和權利,以及獨立自食其力等夢想,都將化為烏有,而他對於娶個能管理家務、傳統妻子的期望也終止。所以兩人必須合力想出不同的新夢想,大家都沒有得到原本想要的。這反應了真實生活,但也是件好事。首先,沒有人需要每件事務一直都順其心意而行,再者,如果妳找到對的人,你們將會一起創造出比妳獨自努力還要更棒的成果。

Q:從妳開始寫羅曼史,到最近尤其這5或10年來,文化上對於兩性合意的態度已有極大的改變,大家對此也更有意識。這有改變妳寫情慾場面的方法嗎?
莉莎:沒錯。我更加意識到這議題。坦白說,我對於20歲時寫的第一本小說感到有點羞愧。當時是70、80年代,我無意識地吸收到許多非常性別歧視和厭女的(misogynistic,或譯貶抑女性)信念。同時我對男性怎麼樣算是有吸引力和性感,也跟現在的想法迵異。我當時認為被強吻和熱情地帶走是很理所當然,但現在我認為兩個聰明堅毅的主角互相挑戰彼此、找出對方真正自我,才是最性感。一段能彼此尊重的關係,真的蠻性感的,因為這種調情、針鋒相對和樂趣,不是強悍男子與任憑糟踏沒骨氣女生的那種配對能夠比擬。舉例來說,《冷情浪子》(Cold-Hearted Rake)有一幕情慾戲,我寫出男主角明確徵求女主角的同意,她也說了「好」。但是仍然有許多讀者認為這段的感覺和態度不對。作者不可能滿足每一位讀者,但試著確保寫出雙方合意的情慾戲,很重要。

Q: 有些人仍認為羅曼史都是架構在情色且甚至帶有性暴力的小說,妳有什麼想說的?
莉莎:我想說他們需要與時俱進,或是注意他們所批評的,因為他們所批評是非常早期的歷史羅曼史,是70年代的產物。社會已經進步,羅曼史這個文類也進步了。我自己也進步不少。我在21歲時認為很棒、性感或美好所寫的東西,不是我現在所撰寫的。但感謝天,我很高興我改變了,並且學習進步了。

以上文章,節錄自《柯夢波丹》網站(www.cosmopolitan.com/entertainment/books/a9261460/lisa-kleypas-interview),文中還有更多莉莎回答有關川普適不適合當羅曼史男主角、她不喜歡《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原因,有興趣者請自行前往閱讀。但貼心提醒,訪談文中也有透露莉莎新系列接下來作品的男女主角設定,不喜歡被爆雷者勿入。

 

相關文案: 
部落格分類: 

回應

感謝鈕釦熱心翻譯

80、90年代的書裡都是豬頭男當道,充滿許多貶抑女性的言行舉止,每次都讓我看了想摔書  現在都學乖了不會自找罪受

以前的社會風氣就是父權男人至上,女人被當成二等公民,被視為沒有理性思考能力的附屬品,連支配自己財產的權力都沒有。到現在女性自主意識抬頭,為自己爭取權益,真的是經過漫長的努力與潛移默化啊~

萬幸隨著時代改變,現在作者們筆下的沙豬男數目銳減,有很多好書可以看,我愛暖男~~

天空和書蟲的討論,真是太有趣了,笑到肚子痛 XDD

天空說的中間路線男我可以接受,可是到處亂睡那種就直接出局,沒第二句話 (茶)

 

My grading standards
5: must-have             4: recommend      3: kill time
2: save your money    1: did not finish

其實在處男和亂睡之間有很多中間路線,用不著非此即彼啊:
—有friend with benefit(象老狼那樣)也挺正常的,
—有過幾個女朋友也很正常啊,
—雙方在date狀態但是還沒有確定boy friend 、girl friend階段,睡過也正常,來往一段時間後發現雙方不合適再互道再見也很正常啊。

 

不要理我,我今天發神經病。

 

 

       有些misogynist癥狀是以愛護、保護的面目出現,讓人想發火又無從發起,象唐頓莊園那個老爺對女性的態度就是:你們只管喝茶、聊八卦就行了,經營莊園、法律事務這些,太復雜太困難了,你們handle不了,還是讓我們男人來吧。話外音是:女人是溫室裏的花朵太vulnerable了,而且你們的腦子思考力度也有限,別累著了,不論體力還是腦力都比我們差一截,所以還是留給我們來吧。

       至於那種明示暗示“你這麽美,沒有男人保護怎麽行?(醜女就沒關系,讓她們自生自滅吧)”、“敢冒犯我妹妹,我打死你!什麽?這個女人沒有哥哥?那你有爹啊!你家沒爹沒大哥?那你活該被欺負!”、“你看你,都不註意保養自己,哪能怪你男人外遇呢?都是你自己的錯啊!”的沙豬主角,簡直不要太多。

 

我看到最後ㄧ句就大笑,真是辛苦妳了,天空。每次都邊寫邊想打自己。

總結妳以上不可已有厭女情節的羅曼史,可能必須要寫出幾個重點:

1. 男主角要是處男。就跟這個完美的winter一樣。基本上這個賣點是很不錯,至少對我而言來說是非常吃這套,我的確愛看男主角是處男的設定。所以CM的the duchess war, 還有Turner 系列第二本的小弟Mark,EH的winter這本,還有最有名的outlander的Jamie,  Born in Sin裡面的辛恩(其他應該還有,只是還沒想到)。但是這個處男可不能表現得太鱉,男子氣慨一點都不能少!

如果不是處男,至少要守身如玉到一個好多年的狀態。比如說書信傳深情裡面sir philip是守了幾年? 8年?還有我現在看這本KA的Deacon守了七年,最好就是不能sleeping around.

2. 女主角要fuckable,不是臉蛋就是身材要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是這樣老套死了,打不到讀者的心。所以好的羅曼史一定要寫出來的重點是,她不美,但她是我的菜!她身材不好(過扁平或過豐腴),但是我就是愛這味。簡言之就是要讓男女主角王八看綠豆,情人眼裡出西施這樣。還記得老狼光是看到帶著厚眼鏡的Mary,怎麼看都看到美麗的眼睛跟白皙透明的肌膚,就產生慾念了。珍安也愛寫帶厚重眼鏡的女學者,每一個在男主角眼中都非常fuckable。如果寫出這樣:妳外表別人覺得不怎麼樣,但是就是我的菜!那大概就可以過關。

3. 女主角可以有性慾,但是只能用按摩棒這點笑死我了。PC最愛用這個梗。DS在叉路咖啡館也這樣用。但我也喜歡CM在棋逢情手裡面,讓女主角"非常清楚"自己的慾望關鍵點在哪裡。即使是處女,也不完全對情慾跟身體無知。或是PC的經典女主角Holly,大聲宣告女性需求。或是CG在第二本the gentleman undone裡面寫那個交際花女主角,用性慾作為手段來讓自己生存跟控制情感。都是很有看頭的新穎寫法。

我現在好想知道,符合這三點的羅曼史,有哪些呀???!!!我一定找來看!

 

feed me books, that's all i need. 

        bookworm說的暖男,我第一聯想是梅登街的Winter,我超愛這個角色!
        我理解的misogynist,包括但不限於以下癥狀:
—女主角一定要美,如果不美,那一定要有“麻雀變鳳凰”的驚人變化,比如胖女突然瘦身,比如,長相平淡的女主角,換了件合身的衣服,男主角驚覺原來她以前穿麻袋衣服沒看出來curve身材好吸引,總之,女主角如果不fuckable,那她就吸引不到男主角,如果不能吸引男人,那她就worth nothing,
—男主角可以隨便到處睡,前提是不能夾帶感情。必須要遇到女主角,他才動真情。那些不帶感情的性,嗯,didn't mean anything,女主角?女人沒有性需求!實在要有,只能借助按摩棒,否則讀者不買帳。
—老公是好男人,都怪“小三”太壞了,引誘人犯錯,把小三打走就好了,老公還是我的好老公,我們繼續恩愛到白頭。

        夾帶私貨,推薦最近很火的“Big Little Lies”(我沒看HBO劇集只看了書),最開始以為是講校園bully,看著看著又以為是講“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看到孩子們的媽媽自覺或不自覺分成兩派,又以為是講勾心鬥角,最後到了一個節點,bang,所有的女性瞬間條件反射立場一致,一下子讓我聯想到“Thelma & Louise”,作者也在書後說,in the end , this novel turned out to be a story about friendship,非常感人,記得不要看劇透!
       Sorry,每次寫完字,都覺得我還是閉嘴潛水更好,自己都想拿槍掃射我自己,盡說些什麼話啊。

 

能夠進步,並且還忠實保留自己風格的作者,是值得支持的。我覺得我們這年代的女性都會對真正的暖男產生很大的迴響。比起過去那些要以情緒暴力來撐起"男人味"的作品,現在的男人味真的比較適合我個人的口味。暖男也可以有表現十足男人味的方式,而那看起來就讓人一整個滿足。

與時俱進,跟討好讀者,我覺得是兩件不同的事情。雖然界限有點模糊。希望每個作者都可以抓到那個重點,那真是讀者的福分。

feed me books, that's all i need. 

莉莎在訪談中用的misogynistic這個字,我查單字是厭女或貶抑女性,有些男主角在作品中起初對所有女性的態度都很惡劣。我納悶這是什麼概念,是跟浪子回頭一樣的概念嗎?因為女主角是真命天女,所以男主角最後把女主角放在心裡疼了,其它礙眼的女人繼續閃邊去。

贊莉莎‧克萊佩的勇氣。
我寫書評時都不敢提這一點,misogynist在羅曼史作家中,真不是少數,究其原因,讀者也有很多misogynist啊。
所以麽,“只反貪官、不反皇帝”的男人,與“打走小三、繼續和老公恩愛”的女人,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they deserve each otherlaugh

我是看了莉莎最新歷史羅曼史系列很有感,覺得她筆風有改變,但又說不出來哪裡不一樣,結果看到這一篇,雖然沒有完全解答我的疑惑,但能知道作者的心路歷程確實是難得的好事。讀者會長大,作者也會成長,我們或許不會跟著作家同方向或同速度成長,不過可以獲知作者改變的意圖,還蠻開心的。

我蠻欣賞莉莎在這篇訪談中坦白面對自己年輕時期作品的問題,用現代的觀念來說那些是爛書不盡公平,因為那些內容代表了當時的想法與寫作風氣,看了之後會慶幸現在社會更能尊重女性了,當然也是因為讀者與作者都成長了。我前陣子重溫之前很愛的黛安‧柏瑪(Diana Palmer)作品,也驚覺年輕時怎麼會喜歡這種用言語暴力踩踏女主角真心的書XD

感謝鈕扣辛苦翻譯~

真的隨著時代演進羅曼史對於男女關係的描寫也要進步呢!現在回頭看八九零年代那種「剛開始雖然不適應但是後來就慢慢覺得歡渝」的福利場景會忍不住想:可以一開始就開心不要用強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