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主的男人《上》

鷹主的男人《上》
作者:

圖書資訊

內外曼: 
言情
出版社: 
書系編號: 
1212
2.666665
我的評比:無葉 平均:2.7 (3 人灑葉)

初會,在聶行儼眼中,麗颺公主天真率性,十足十是個小話嘮,再見,她卻為滅族之禍踏上復仇路,手刃仇人於敵軍大營!他救她脫險,她反倒使手段對他幹下人神共憤之事,他多想一掌掐碎她,然她沒給他機會,也沒為自己留活路,在他仍一團混亂時選擇背棄,留給他的全是懊惱與恨。只是⋯⋯曾以為此生此世永不可能再見,她竟落到他手裡?她不知打哪兒學來一副憊懶德性,逼她答話,她唱作俱佳,明麗臉蛋搭上流裡流氣的樣兒,佛都發火!小時候她鬧騰,勉強搆得上「天真爛漫」四字,如今看著只覺鬧心,從頭到腳一股子女流氓氣。他當初太蠢,傻透頂了,才會栽在她手中,如今他算看透她,不會再重蹈覆轍了,她若敢再背棄他,他會讓她深刻體悟,這世間有些事,真真「生不如死」⋯⋯

ID

欄位頁籤

回應

4
我的評比:4葉

  

書已還,有些內容可能會有誤差

受不了女主角一身流氓與匪氣,就和我一樣把那些段落快翻或視而不見,然後會發現全書其實就是一般中規中矩的言情小說,只是玄幻的地方多了些。WRN把它歸類為古代言情,忍不住哈哈大笑,它是架空王朝沒錯,但絕對有怪力亂神,還有人禽言語交流呢,古代玄幻好像有點兒距離,奇幻言情反而比較適合,可惜沒有這個分類。

外行的看門道,單看外表,好奇又好玩的將兩冊分章檢視,上下各十章,每章頁數控制得宜,讀起來份量似乎差不多,頂多是兩冊的末幾章,感覺略少,否則整體讀來,全書章節規劃與內容設計,可說整齊劃一,但似乎也容易察覺故事節奏快慢不一。

《鷹主的男人》第一章介紹敵人,敵我雙方都有敵人,一在明一在暗,隨後點出主角相遇在極不正常的位置,卻又有共同的舉動--暗殺。主角相遇不從頭講起,直接切入動作戲碼非常強烈的刺客戰場,就女方故事而言,開場非常有戲,讓人想要探知在此之前她發生什麼事,相較之下,男方劇情就顯得薄弱,因為作者已經平鋪直敘寫出大部分內容。在這場陀離與天朝的戰局裡,兩方主子都是亂七八糟的上位者、麗颺公主玉石俱焚的衝動,北定王聶行儼伺機後動的冷靜,每個人物的背景與性格特徵,熱鬧登場。

第二章開頭跳回主角幼時的相識回憶,隨後加上女主角意識迷離,技術不夠造成馭香術、攝魂術的混亂,而男主角則是被捲入這波混亂的被動者(無辜者或受害者),於是,毛還沒長齊的少男少女當下就滾的痛不欲生。

一二章的篇幅承載著適當的字數(沒有爆字數),敘說非常飽滿非常厚重的情節,閱讀過程就像是看完一段非常冗長的大前言,是優點也是缺點,相較下,後續有些篇章的就顯得零碎拖沓。如果一二章像前言,那麼故事就從第三章跳崖的七年後開始說起。

再見時,麗颺選擇用天養牧場痞女夏舒陽的身分面對記憶中那個始終如一的小哥哥北定王聶行儼。重逢後,男主角不斷探問夏舒陽的真實身分,偏偏痞女有封印記憶、更換個性的大前提,可以流氓、賴皮、大喇喇、不承認、沒心沒肺什麼的繼續過活。於是男主角的刺探,女主角的否認,雙方你來我往演完整本上冊。

原本被寵在手掌心的小公主,突然面對族滅家破人亡,隨後採取強烈手段想要報仇血恨,進而導致自身被不成熟的法術反噬,陷入瘋狂迷亂,甚至覺得復仇、結定的心願都已了結,所以輕生。遭逢鉅變,大難不死造成記憶喪失或者個性轉變,因此麗颺後來選擇夏舒陽的存在,並且對麗颺/鷹主雙重身分的自我否認,我會將之解釋為人腦的自我保衛機制。

作者寫的好的地方在於麗颺雖然百般否認自我,可是不經意處,卻又老是想起過往,特別是針對男主角的存在,這樣的寫法證明麗颺一直愛慕著她的小哥哥,對她而言,這份喜歡的情感是快樂的回憶,即便她忘了滅族後的傷心事,面對小哥哥時,那份喜歡仍舊不變,還是她破碎記憶裡的存在。

以此反觀作者對男主角情感世界的描寫或刻畫,就覺得可惜。交易現場再遇的那一刻開始,儼帥不斷逼迫麗颺承認她的身分,意義何在?總不會是要問妳為什麼強了我?作者如果能在第三章之後的篇幅裡,再強化聶行儼要夏舒陽承認她是麗颺公主的動機,再多一些聶行儼回憶或者想念麗颺的時刻,讀者也許就能對聶行儼的感情世界有多一點的認識。

麗颺對小哥哥的回憶會三不五時出現在夏舒陽不完整的記憶裡,透過回憶字句,讀者可以看出麗颺對儼帥的情感,可是北定王對麗颺的情感在哪裡?相較於麗颺活潑奔放的個性,對情愛的表達也直接坦白,能碰就碰,碰到他厭了煩了甩開她為止。

聶行儼的表現方式顯得成熟穩重、少年老成,情感可能偏向內斂而保守含蓄,甚至到死方休、此生唯一、死心塌地(?)等等,但是小說中卻沒有出現足夠的線索可以找尋,儼帥對麗颺的回憶太少,現行互動模式又老是形容他想把夏舒陽掐死(我也常常把女主角的死皮賴臉或胡攪蠻纏直接打X,視而不見),這哪有什麼情愛可言?儼帥對情愛的表達強度不夠,只會讓讀者對這份情意無感。

如果再認真找碴,不得不思考這段「回憶」的年紀與長短。麗颺的回憶裡,和小哥哥相識是因為拯救大鷹「老大」,八歲的麗颺與十二歲的聶行儼。八歲的記憶,小哥哥從此在女主角心中刻骨銘心(?),麗颺果真是早熟的異族女子。十二歲的記憶,聶行儼心中如果對鷹族三公主沒有愛意,而只有感覺被小女生糾纏的麻煩還有輕薄的經驗,我認同,麗颺對這時期的男主角而言,應該就是一份對外族皇室身分的顧忌,對鷹族神話傳說的尊重,爾後才會衍生出對其族、其人遭遇的不捨與遺憾。

整本小說中,男女主角幼時相識、相處的「回憶」,可不可以拿來解釋情愛初萌的時刻?認真思考,其實答案頗牽強,我的看法是年紀太小,時間太短,情愛之意尚未啟蒙。要反駁也是可以,茱麗嘉伍德《下一步,愛情》,珂娣五歲就遇到她的白馬王子。

童年記憶之外,兩人再遇是暗殺現場與跳崖之前,最多合計一天。關於這天,女主角的記憶是混亂、破碎、疼痛、找人結定,男主角應該是混亂、疼痛、恥辱、受制於人,這一夜會是多好的回憶?再重識就要等到跳崖七年後。七年之間,男女主角拿來反覆敘說,並且作為聯繫的情意只有幼時記憶以及一夜情,以不成熟的青梅竹馬之情(8/12),再加上錯亂迷離的一夜結定之情(14/18),要完整解釋現下大好青年夏舒陽與聶行儼的愛情故事(21/25),這份說服力對我而言略為薄弱。

八歲的童心記憶要拿來解釋成年後的愛慕之情,我稍有意見,但仍舊欣賞作者在行文中,讓夏舒陽不斷藉由回憶方式展現麗颺對小哥哥的喜愛之心。至於男主角愛意萌發或情意悸動那一刻,用句不負責任的話語概括就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我只能這麼催眠自己,汗。

再回到情節。下冊第11、12章,其實就是歷史重演。達赤王早已無心身亡,卻能藉由法術復活,那畫面太玄奇我不敢看,至於在背後操控一切的國師玄素渡鴉,令我大感興趣,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找尋他的蹤跡上。

玄素並不是愛好名位權術才加入陀離國陣營,幫助攝政公主布陣練魂養屍是為了不明契約或是還債之類的原故,一位局外人能以奇幻術法逆轉人命生死,光是法術與幻化的施展就讓故事的魔幻風格快速提升。達赤王既活代表契定之事已成,結果如何完善事不關己,他只繼續前往找尋自己遺失的記憶。當年他做了什麼?如今他回憶什麼?未來他找尋什麼?與聶行儼林中對話那部分,整個背景設計簡直是異界時空的切割與跳脫,我非常喜歡。對於續書我從不期待,但不得不說渡鴉玄素的故事是個好懸念。

麗颺二度刺殺大王的時刻,男主角與大鷹能夠及時合作,前來救圍,中間的機遇巧合讓我懷疑,聶行儼怎麼知道麗颺什麼時候出擊?書中說大王復活後因為疑心病,夜夜笙歌找人作陪,只有親姐龍瑤公主選派的歌伎舞姬,他才敢信任,麗颺也因此混入其中並且再度來到大王帳前。失聯半年的麗颺不可能主動聯絡聶行儼,擊殺當夜,麗颺再次陷入狂亂,大鷹、駿馬、男主角宛如天將神兵,從天而降再次救走麗颺,我看了忍不住哈哈大笑,這麼巧,怎麼辦到的。

麗颺的法術一直不成熟,強力催動的結果就是反噬,第一次反噬的威力在無意中將男主角(苦主)捲入,這次再反噬,聶行儼已經清楚當中發生什麼事,所以他清醒的和女主角做愛,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女主角的人與心(雖然讀者還是不知道男主角為什麼喜愛女主角)。既然歷史重演,滾床後的一早就是懸崖對話,不同的是這回女主角是和闊別多年的大鷹話嘮,而不是再度和男主角話別。經歷人鷹對話的語言療程(?),麗颺不再尋死,雖然她還沒接受鷹主的身分,但她已經可以重新使用麗颺的身分過活了。(跳崖是來不及接受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發作?)

重新看待麗颺回來後的兩種身分面對情愛這回事,是大陽時,沒皮沒臉的太過,是麗颺時,反倒害羞臉紅,像個小女兒,我喜歡麗颺身分多一點。上集如果是大陽姑娘沒有羞恥限度的用輕挑言語、舉止作為非禮聶行儼,下集就是男主角沒有羞恥限度的用身體力行、親身演練欺負女主角。夏舒陽痞女無賴的流氓風格,不是我的愛,聶行儼的香肉飽食全程紀實,我也覺得不用那麼鉅細靡遺,雖是如此,男歡女愛的部分還是有種可愛的反差效果。女主角之前輕薄男主角多少,男主角如今啃食回禮就有多少,當中還自行附加利息,所以聶行儼其實是個很會記仇的情人哪?

13-15章聶行儼帶著麗颺北上尋根這段,我非常喜歡,有我的腦補(指:通篇都是你的腦補,不用謙虛XD)。一路上儼帥與撒拉罕族或是各部族聯繫,我一度聯想張騫通西域,囧,更多的是,我覺得聶行儼這行為簡直就是聶老將軍當年在與各部族聯繫、遊說的情景,希望可以達成聯合陣營,通各族之力夾攻陀離國。事實證明以上純屬妄想,哈。聶行儼北行的目的只是在找尋鷹族後裔的落腳處,順便帶著他認定的小妻子度蜜月、回家鄉(娘家毀了),可恨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關軍與戰。

如果這是戰事布局,不是能把老將軍當年未竟的北疆戰場畢其功於一役嗎?情節不能這樣發展我覺得可惜,我喜歡那種成就父子二代或祖孫三代的世代交替事業。聶小將軍,你要畫就聶老將軍的北境版圖邊界啊(書中儼帥自有想法與作法),我想到張騫八成也是因為漢武帝拓展西域的初衷,曾經是為了要聯絡邊疆異族共同夾擊匈奴,最後結局同樣是另闢格局。

男主角帶麗颺找到存活的鷹族人,他說此後公主心中有所寄託就不會一直沒目標的想去自殺,女主角解釋她命都不要的前去刺殺達赤王,是報仇也是為了幫助緋雲公主,更是為小哥哥著想。達赤王死了,公主不用和親,北定王就能迎娶公主作為聶府保家立命的擋箭牌,一箭三鵰,對誰都好。儼帥大人炸了,他不用麗颺幫他想好退路,他承認自己想尚公主,但對象是鷹族三公主。哥表白完畢後就走人打仗去,留下妹子在原地石化反省……。男女主角總算把話都講清楚了,呼!終於,不是嗎?哈哈。

上冊第七章聶行儼曾經告訴夏舒陽,他心裡頭有個人,他喜歡的是鷹族三公主,男主角丟下這答案撩撥女主角的心,讓夏舒陽和自己吃醋,自己想辦法去,看她要不要承認自己就是鷹族公主。我覺得這裡寫得好,一方面是聶行儼反將夏舒陽一軍,堵的她沒話說,另一方面是讓夏舒陽選擇,有選擇故事才能繼續推展,只是女主角選擇廢,讀者只能表示無奈。下冊第十六章聶行儼離開前,當著女主角的面說他確實想要尚(鷹族)公主,講完就趕赴前線作戰,再次讓女主角自行思考話中意思,妹子懵了,原來從頭到尾,她想偏了。

思念總在分離後?或者因為距離,才能看清事實?沒,重點是把話講清楚就能解決問題。偏偏女主角在前面一冊半的內容中,就是個我不聽我不聽的任性人,所以事情才會變得很複雜。不過她的軟摩硬泡賴皮樣確實可以在故事中扮演任性者,往好處想是這個角色一直沒脫離人物本色,由她任性吧。

夏舒陽(麗颺)對聶行儼就是喜歡,沒有原因、也不太能說服我的喜歡,但是夏舒陽的表現態度卻是抱持能碰就碰,碰到他厭了煩了甩開她為止,然後再一個人心傷,她從沒想過在她不知道、讀者也不知道這份情感是怎麼產生的情況下,聶行儼對麗颺早已衍生出一份始終唯一的真情意。

女主角既然把話聽完整了,後續發展就簡單,故事節奏也快了起來。夏舒陽變回麗颺,而麗颺也回到鷹族部落,最後當然是找回自我對鷹主身分的認同。時局如同迷霧散開般清晰,聶行儼必須在前線作戰,那麼她就負責大後方吧,幫男人顧厝,解救未來的婆婆,順便剷除廢太子。

渾蛋廢太子第一章就出來惹事,被趕入離宮沒事做只好天天練膽,如今膽肥了,所以裡應外合與陀離國私通舉兵逼宮,陀離國不是亡於我腦補的聶行儼與各族夾擊,而是直接被聶行儼的軍隊剿了,過程不同,結局都是亡國,廢太子沒戲唱這篇章自然也就翻過,對天朝而言,未來的天下就是十一皇子的舞台了。

因為麗颺,太子在達赤王俘虜下逃生,因為麗颺,太子傷殘成了廢太子,因為麗颺,廢太子舉兵敗陣,達成傳說中的三完敗。沒法兒,一般比賽都是採三戰兩勝制(昨晚看中華隊男排才知道有五戰三勝,我無知啊啊啊~),太子無腦想要三戰三敗,由他了,反正他戲分少,第二次露臉時,讀者八成大喊他誰啊?什麼時候有這號人物?我怎麼沒印象?成也麗颺,敗也麗颺,算是有始有終。

聶老王妃的行為轉變,我覺得表現太火。我不相信本身有匪氣的人,活了大半輩子,還會安分窩在小小聶府,直到碰到大陽姑娘才大喇喇的活出自我,不太合理。面對聶老將軍,涓王妃可能還會維持溫馴持家的表象,可是聶小將軍當家後,有痞女性格的老娘,誰還管得住她?小將軍是她兒子不是她老子,當媽的想嫁,兒子還能說不嗎?更何況她兒子終年鎮守北疆並不在家,那點破距離讓涓王妃想幹什麼出格事,綽綽有餘。可惜在此之前,作者從沒提過涓王妃的醜聞,如今碰上夏舒陽,涓王妃開始走上反骨之路?我又要說這情節設計牽強了,哈哈。

認識夏舒陽導致涓王妃後來出現鉅變行動,其實沒有不可以,行為互染匪氣相通是理所當然,只是通盤看來,涓王妃的舉動太過,反失其真,可惜。聶老將軍的年代,聶小將軍的時代,都應該有些涓王妃的小小駭人事蹟,才能更合理化如今與麗颺在一塊兒玩瘋了的行徑。

不滿意中依舊可以找到令人喜歡的一幕,涓王妃堅持要到北境看一看她丈夫與兒子拋妻棄母誓死捍守的邊地有什麼風光,想也知道她面對的現場大概就是荒山峻嶺、無際草原或者沙漠凍土之類,可是我在這裡讀不到她為人妻為人母的怨懟,卻有一份出身仕宦之家知書達禮的大家風氣,我喜歡這一刻。

修辭請找專業。《鷹主的男人》寫法其實頗有可看性,例如一二章對照十一十二章的歷史重演,例如女主角兩次走私買賣的結果(重複),例如女主角大吃男主角豆腐,後來反被吃乾抹淨順便打包回家(反差),例如天朝悲情太子自取滅亡三部曲(伏筆),例如陀離國暗衛出身的津津,以及前陀離國師渡鴉玄素(懸念),例如麗颺/夏舒陽/鷹主三種身分的相斥相融(認同),林林總總讓整本小說讀來一點都不單調,說是極為豐富也不為過,但是讀者喜不喜歡就另當別論。

熱鬧的故事,獨獨搭配我不欣賞的刁蠻耍賴女,沒有對錯,只是這個角色剛好不得我意不討我喜,從頭到尾鬧騰的性格,從好處來說是一致而沒有偏離人物本色,從壞處來講是讀者看的很累,過於喧囂,無從休息。如果女主角的活潑奔放可以有適度強弱或者稍作停歇,也許整體而論能讓人感覺平衡一點,可惜麗颺/夏舒陽過動不已,連涓王妃的行為舉止都讓我覺得太過,或許這就是作者描寫痞女匪氣類型女主角的一貫風格與特色,好壞見仁見智。

最後是詞彙的運用,是不是原創風我說不準,有時反而是少見多怪,讀書太少,我是這麼解嘲。《鷹主的男人》出現些許詞語令人覺得怪,但其實多少又能看得懂,只是會忍不住懷疑這些字詞當真如此使用?或者是作者嘗鮮?無解,也不知道這要問誰。簡單的說,作者使用簡易的字造成艱難的詞,再加上偶爾出現冷僻用字,結果讓讀者在整個閱讀過程不時受到干擾,產生大量不解與閱讀中斷,以此來說,全書算不上行文流暢,但整體而言,故事沒誇張到哪裡去,就是一本中規中矩的言情小說。
 

有 0 人投票
這篇評鑑很讚?

1
我的評比:1葉

以下幾乎都是抱怨,也有劇情雷,請大家慎入。

為了表達男女主有多麼的特殊,一開始花了很多篇幅去描寫這個虛構的世界,本國本家敵國各異族風情文化,問題是我不是來看虛構的地方誌,實在沒耐性看。上集寫了半天的前言,寫了整本三分之一以上,才終於重頭戲開始。但好不容易男女主角重逢,兩人的對話還長篇大論,為了交待細節設定,男主角一邊質問女主角,一邊還要在口白裡說明這是什麼那是什麼,看起來怪彆扭的,簡直像一大篇的註釋擠在本文中

男女主角都是人上人,不是有特異功能就是允文允武,但畢竟兩個都太over了,堆疊了一大堆意圖合理化的解釋反而很沒真實感,有種中二設定/狡辯的感覺。

男主角出場先是交待祖宗八代,女主角出場再交待祖宗八代,只差沒把族譜畫出來,等兩人重逢又先交待男主這幾年過得怎樣,女主這幾年呆的牧場如何,養父母怎樣怎樣,女主角個性這樣是和養父學的...但我不需要知到這些啊,妳好好將女主角個性切實地塑造出來就好,她沒臉沒皮 (這句是不是每本雷的書都有用?) 是和養父學的,這些雜七雜八的不重要的幕後花絮偏偏要硬擠在兩人重逢的這幾分鍾內,搞得短短一段抓人上馬送監也可以再加寫背景設定...看到這裡都覺得有完沒完啊?

好不容易交待完第二段背景設定,女主角送監也該繼續故事發展了吧,結果來了個女配角A探監,兩人講沒幾句話又開始交待A女來歷設定,這A女也是人上人啊,不僅武功高強身世特殊,連感情世界都一併交待,A女心上人是誰(另一個沒出現的男配H),情敵(另一個經常背景介紹中出現但本文從未出現的女配B公主)在哪....天啊我不止是飽了都要開始反胃了:~...這探監的動作只有兩三句對話的角色,妳都要把她提出來寫身世,夠了沒啊

好不容易開始打仗,先交待了兩邊情勢,講解完終於輪到主角上場,連馬上就要隔屁的敵將Z都幫他寫上兩三頁的身世提要(B公主是不是又再次出現),再過個幾頁Z就卦了永遠與故事無關,到底是寫他的身世幹嘛啊?

上冊看完一半,我一直在想那位敵國公主B已經到處在各段背景設定裡描述到人未出現但我已經和她很熟了,短短半本書裡出現的雜魚們、沒出現的大魔王,通通都交待祖宗八代身世背景,天啊。故事主線終於到女主角中毒男主角着急,似乎是一個重大進展,我都快欲哭無淚了,但正當女主角中毒男主角着急時,來到一到一個新的地點--牧場,作者忙不迭地又開始介紹起牧場的家僕身世,再講一講廚娘怎樣...那個,是可以快點講故事嗎?不是女主角中毒男主角正着急嗎?

寫一大堆設定,不外乎就是意圖使劇情能夠合情合理或是讓故事更生動,但是有時後太固執的寫這些題外話,反而使整個故事冗長而沒有重點。

總覺得劇情應該是有看頭的,但是不是不太會講故事?還有,最近雷恩那的書,我看著看著都會不自主的捲舌北京腔了起來,看得更不順。我沒在看中國小說,老實說作者用所謂的原創口吻寫書我也看不出來,只覺得我看不懂妳在表達什麼,是不是可以請個翻譯員和潤稿人幫妳翻譯一下?難道我看妳的書之前還要去學北京話

另外...男女主角的感情,這是一本處子情結的故事吧,總覺得男女是因為有了第一次,也沒有相處也不像一見鍾情,比較像一上鍾情。一上之後男的女的就把對方放在心上了?

好吧我最受不了任性公主病,雷的女主角雖然有不少身世坎坷的,但有些真的是還蠻任性公主病的,女主對剛重逢的男主角就變成驕蠻小公主,你們兩個是有很熟嗎?耍賴到這種程度或許作者覺得可愛,我只覺得惹人嫌,不過男主角吃這套我也覺得挺可憐的,但被整本無關緊要的背景設定攻擊得我也累了,算了隨便你們。

我很努力的想看完它,上集都看到9成左右了,還是沒有辦法繼續下去把最後1成走完。這篇是我少數無法完全看完就上來寫書評的書,評分請大家參考就好。我相信應該還是不少人喜歡這本書的。

有 0 人投票
這篇評鑑很讚?

3
我的評比:3葉

感情部分依然是那子的風格,但是這本書我有點失望,應該不會再重看。以下是無劇透的心得。

劇本架構上有滅族之恨、兩國交戰、皇家內鬥爭位,讓人期待在上下兩集的書中看到很豐富的劇情,但實際上九成都只集中描繪男女主角的情愛糾葛,其他的劇情只用幾句就帶過,殊為可惜。尤其這套上下兩冊20萬字的篇幅,比起其它單本約10萬字的小說,我原以為可以看到更多面向的故事,但事與願違。

書裡的奇幻部分主詞不明,讓我看得一頭霧水,不知道到底是用誰的視角描述、或發生了什麼事,每次都要倒帶回去重看第二遍、甚至第三遍,才知道那段在描寫什麼。看書的情緒頻頻被打斷,無法一氣呵成地看完,扣一葉。

書中有很多中國原創小說的用語,我很不習慣,有些詞根本看不懂,還要放下書猜想這詞彙是什麼意思,以台灣作者出版的作品來說,我覺得這點挺失敗的。是因為雷恩那最近看了許多原創小說,所以讓她的用字遣詞大幅改變嗎?抑或是果樹出版社出版了大量原創小說,造成編輯們失去了原有的台灣語感,連帶地影響了旗下台灣作者的作品?還是為了迎合原創小說讀者的口味,將書改編成類似原創的用語?不論原因究竟為何,這都讓人很憂心……

灑3葉

 

有 1 人投票
這篇評鑑很讚?

My grading standards
5: must-have             4: recommend      3: kill time
2: save your money    1: did not fi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