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代/龍吟-玫瑰吻

不是禍水!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什麼?你又訂婚了!了不起、了不起,現在居然還有女人肯嫁給你!」 這是他唯一的朋友對他的祝賀。 而他也很老實的告知,「昨天那家人已請人來說要退婚,我准了。」 「什麼?!又退了?你簡直是胡來嘛!」 這是他唯一的朋友對他的批判。 「他們深明大義,知曉自家的女兒連替我提鞋子都不配,我幹嘛不同意?」 背後的靠山很硬的他,完全不知道反省。 「人家是受不了你的脾氣吧?你找女人可不可以……別總是找長得相似的?」 這是他唯一的朋友給他的良心的建議。

房東未婚妻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不過就是租個房子度假散心,房東剛好和他不同性別,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這個房東可愛可愛的一個女孩子家,卻學人家當什麼第三者?!他見了就有氣!破壞別人家庭是不對的,他一定要端正風俗、徹底矯正她這種偏差的愛情觀!她已經很倒楣了~~為了雙胞胎妹妹龐大的醫藥費,被未婚夫拋棄!現在這個神秘房客還要湊一ㄎㄚ,三不五時對她說教、找她麻煩!被別人的太太追著過街喊打也不是她願意,誰教她跟妹妹長得一模一樣,她不背妹妹的黑鍋,難道要人家殺到醫院去對付她妹妹嗎?所以他要怎麼想她都隨便他了,但……他可不可以不要勾引她啊~~

釣到美相公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一直以來她都是孤單的長大, 雖然她有師父,但師父沒有給她絲毫溫暖和關懷, 只想把她變成和她一樣無情無愛的冷情人, 要她乖乖的待在山上練冰心大法,不准下山和任何人接觸, 她覺得好無聊啊! 只能逗逗山上的黑熊,沒事惹它兩下,自己找樂子, 這樣的日子一天天過去,直到她在懸崖邊「釣」起一個人── 一個白泡泡幼咪咪的年輕男子, 他實在長得可愛又有趣,逗他比逗黑熊好玩多了呢! 她忍不住把他偷偷帶回宮裡藏起來, 可卻被師父逮個正著,說她犯了宮規,要她親手殺了他, 這怎麼行,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玩伴,怎麼可能狠下心殺了他, 為了保全住他,她決定力爭到底,和冷酷無情的師父對抗……

將軍失禮了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雖然她只是一介弱女子,可「義氣」這兩個字她還是懂得的! 為了尋找一同采牡蠣卻失蹤的同伴,她不顧天已黑,一個人前往懸崖, 可前方竟出現一個黑嘛嘛毛絨絨的大傢伙,一雙眼還閃著詭異的綠光,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怪物?! 她暗自祈禱:你沒看見我、你沒看見過、你沒…… 但天不從人願,怪物朝她撲過來,一雙大手伸向她── 「啊~~」她忍不住驚聲尖叫,使出十爪神功胡亂打一通, 本以為自己就要被拆吃入腹, 可神奇的是,她居然還活得好好的,而怪物──被她打趴了?! 她這才發現,倒在地上的根本不是什麼怪物,而是個男人! 他頭上還被她用石頭砸了個洞,鮮血直流…… 管他是男人是怪物,總之先溜為快, 原以為這件事

乖乖女大變身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這個女人大有問題!一下子假裝清純的木棉花,一下子又成了pub的性感女王,誘他共度火熱的一夜,醒來後,卻變成一個動不動就臉紅的嬌憨小女人?!果然,表裡不一就是女人的代名詞,他早該在那場狠很撕碎他的心的背叛中學到教訓。只是,這場愛情遊戲玩到最後,她的脆弱、她的堅強,卻令他緊鎖的心防一步步失守,儘管她口口聲聲說配不上他,即使她身上背負著一段記憶枷鎖,他也愛定她了!因為也只有她,能讓他感到自由,愛得自在……

帥哥別亂愛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有沒有搞錯呀?他可是堂堂虹月集團的三公子,而這個女人長得是圓是扁、人品如何,他都不知道,母親居然要他今天去跟她訂婚,他才不要!好裡加在的是,他可是身懷二十年功夫底子的人,當然要包袱款款,逃婚去也!更幸運的是,他居然因為跟監的工作和汪子榆變成好哥兒們,甚至慢慢地發展成親親密密的情人關係……只是,當他發現她就是當年他逃婚的對象時,他當下決定,就算要他一輩子和家人斷了音訊,他都要瞞住這個事實,他不要失去她!因為她的關懷對他而言已是生活必需品,他無法想像失去會是怎樣淒慘的狀況。更重要的是,他一定要緊緊守住--愛她、護她一生的承諾!

騙你不會臉紅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自從那一年,因為某件事讓她對帥哥的「惡行」產生恐懼感後,她再不對長得好看的男人有過好臉色,一心秉持著一個基本的原則──帥哥不要來,污辱她的愛!沒錯,從今以後,她只會跟長相平凡的普通男人交往,誰都別想讓她破例。像現在的他,一看就知道該是個soso的男人,不然,哪可能會用落腮鬍遮住半邊臉,再用粗框眼鏡再遮個三分之一,嗯~~他一定是她心目中的理想伴侶,再加上他三不五時對她噓寒問暖,時不時對她照顧有加,她當然會對他全無二心;只是,現在是怎樣啊?!怎麼他好像是個有秘密的男人,好像做什麼事都在蒙騙她似的,讓她心慌慌……

天生犯沖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難道真是姻緣天注定?還是不打不相識?他真的對她的第一印象壞到極點,試想,半夜三更的,隔壁不停製造噪音,而他只不過上門請求她別再當個過動兒,這樣有錯嗎?她她她……居然賞他一個「鍋貼」?!哼!他跟她的梁子算是結大了。咦?等等,他是不是眼睛花了?怎麼昨日的「惡鄰」竟然如此優雅端莊的出現在他的面前,還是個他未來的員工,嘿嘿嘿!那他當然不會客氣,好好的利用一下職權,光明正大的來公報私仇吧……

分手?SAYNO!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對,她就是壞女孩,怎樣?從小媽媽就教她,女人不能示弱、女人要堅強!所以,她從不來女人那套溫柔羞怯,因為那是無意義的,更何況,她的親密愛人也很喜歡她率真的一面,她只要負責說、他負責做;她只要負責生氣、他負責受氣,多麼協調的關係,多麼美麗的愛情啊!只是,到底是哪裡出了錯?他居然主動提出分手的要求,而她,再也無法強裝堅強的落下淚來,她可以低頭、可以哀求、甚至願意改變自己,只求他回頭,他卻無情的一再刺傷她,甚至不惜和別的女人結婚……誰來告訴她,到底是誰變了?

願卿上鉤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有沒有搞錯?這個粉妝玉琢的人兒竟然是個男人?! 可看「他」不但舉止輕佻,還很粗魯,力氣更是大到一個不行, 讓他不得不接受這殘酷的事實! 而既然不能喜歡「他」,那與「他」結拜成兄弟總行了吧? 誰知「他」二話不說的回絕他的好意,還說「他」一點也不想跟他走得這麼近, 害他的自尊心大大受創…… 沒錯,他承認自己想跟「他」結拜是另有居心, 但誰教「他」明明是個男人,卻長得那麼的嬌俏可人, 他當然會情不自禁的想要親近「他」、想要跟「他」有多一點肢體接觸, 雖然下場大多是──直接被揍飛…… 然而,某次意外將「他」抱個滿懷時,他竟發現「他」那不能說的秘密……

報恩要以身相許!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真是的,她有要他救她嗎? 她明明身手矯健,武功也不差,若是他不多管閒事,她絕對不會受傷! 但算了,看在他心腸好的分上,她就接受他的好意,讓他照顧她。 可他第二次救她,就讓她心生愧疚── 他明明就不必蹚這淌渾水,卻因不想讓她受罪,他竟讓自己受到那麼重的創傷, 這讓她只能銘記在心,誓言要報答他, 而他,竟然忘了施恩不求報答的美德,說什麼這分恩情深如海, 他可是得認真的思考,才能想出要她如何報恩, 好吧!誰教她欠他這麼大的人情債,只能默默等著他的回答。

相公有夠壞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傳聞,嘯天堡堡主── 冷血無情、殺人不眨眼;妻妾成群,卻都死於非命, 只要是關於嘯天堡堡主的傳說,都很糟糕! 而這些傳聞讓身為嘯天堡堡主本尊的他,真是……太開心了! 為了保護堡內的安全,他刻意塑造「惡」堡主的形象, 平時得動不動就對下屬發飆,壞到一個不行, 若想做好事則得偷來暗去,低調再低調, 絕不能讓人知道他「善良」的一面, 但他辛苦維持多年的壞形象,卻被這個小妾輕而易舉的破解, 他故意凶狠的瞪她,她不怕,還回給他甜甜的笑容, 讓他忍不住跟著她傻笑起來; 他對下屬發火,正準備飆他個半天, 卻在她軟言勸慰下,滿腔怒火頓時化為烏有…… 他可是江湖上最冷酷無情的堡主啊! 誰來教教他,該怎麼樣

備胎元配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所謂虎落平陽被犬欺,就是他現在的最佳寫照── 他堂堂一個大少爺,腿受傷,說不定會變成廢人,當然會心情鬱悶到不行,於是藉機多發了一點脾氣,多罵了一些不該罵的話語,這樣有很嚴重嗎? 沒想到他那多年來備受寵愛的唯一小妾,竟然覺得受不了,壞心的把他送到長年被他打入冷宮的元配身邊?!會不會太過分? 而那正妻果然是和他犯沖,不但完全不來討他的歡心,還三不五時刺激他,更過分的是,她她她……竟敢要求他凡事都得自己來,對他提出的每一項命令都敢回嘴──「夫君,恕妾身難以從命!」氣得他只能以「絕食」抗議! 卻沒想到他都已餓到全身發軟,她卻依然對他不理不睬,逼得他只好自立自強,加倍努力做復健,而從未從他身上得過

愛你愛他?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豬頭!她那美麗動人的老媽竟然再嫁! 而且再嫁的對象竟然是一個已經有兩個成年兒子的老公公; 更誇張的是,老媽肚子裡還有個Baby! 好了,這下果然應驗了那個笑話-- 「親愛的,你的孩子聯合我的孩子欺負我們的孩子!」 可是,她還沒來得及欺負老媽的Baby,就先被兩個繼兄欺負了! 一個繼兄,三天兩頭以製造她的流言為樂; 一個繼兄,竟然成了她的教授,上課看她不爽,便把她叫起來罵! 她真是煩死了~~ 但更煩的是,繼兄甲跟她告白,而她卻暗戀上了繼兄乙; 在此同時,這兩個男人的家產卻被她老媽奪走了…… 她到底該怎麼辦呢?

離婚,行?不行!

0
尚未灑葉
作家: 
文類: 

既然逃不掉肩負的重責大任,那她就直接面對,跟那個她明明很陌生的霸道男進行企業聯姻,這樣總行了吧?不!她壓根料想不到,那個集自大、可惡、討厭於大成的帥哥未婚夫,居然膽敢要求她同意一項極為不合理的相處之道──結婚後,他們可以各自擁有男、女「朋友」,彼此絕不加以干涉!呸!她會肯才怪!她立刻一口否絕,並堅持要做一對「合法」的夫妻。

頁面

訂閱 RSS - 希代/龍吟-玫瑰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