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樹-橘子說

護花保鑣

3
平均:3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鷹護法巫姜這輩子沒吃過牢飯,但為了湊銀子,她不得不頂著女淫魔的名號混入獄中。不苟言笑的她,將東西交給另一位更加不苟言笑的朝廷欽犯。「靳子花,有人託我把東西交給你。」男人冷銳的墨眸閃著危險的刺芒。「本將軍不叫靳子花。」巫姜愣住,瞇起的目光閃著隱怒。「你不是靳子花?那你是誰?」男人冷森森地回答。「本將軍叫花子靳。」巫姜狐疑地拿出字條確認,恍悟的切了一聲——原來這字是要從左邊唸過來啊!

重婚生活有點甜

4
平均:4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初次見到他,她遠遠地看著,羨慕他有一個可愛的兒子,第二次見面,他在滂沱大雨中為傷痛的她撐起一把傘,之後再相見,她竟然奪舍重生,成了他的妻!看著他與兒子的親密互動,父子間一派和樂融融,程雨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留住這樣的幸福,即使這一切,本不屬於她⋯⋯

從醫院帶回離家出走卻意外因車禍受傷的妻子,杜凌雲發現她不僅失去了記憶,似乎也變了一個人!從前,她對自己這個丈夫冷淡,對兒子更是疏離,如今她溫柔體貼,和他共同重建了一個溫暖的家。從貌合神離到夫唱婦隨,他們都在學習,唯有相互寵愛、彼此包容,婚姻才能維繫長久,點點滴滴的甜,都是源自於最真誠的心⋯⋯

求娶嫣然弟弟《下》

4
平均:4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凌淵然身為「寓清入濁世、秉筆寫江湖」的乘清閣閣主,
  為護自家招牌,不得不收斂本性,改以高冷淡漠的氣質面世,
  但他家「賢弟」卻令他「破戒」,將他深藏的本性不斷引出。
  他這「賢弟」大事上精明能幹,遇上私事憨傻迷糊,
  這般性情在江湖走踏竟混得風生水起,他怎捨得不去逗弄?
  當年那被他救起的孩子已長成頂天立地的姑娘,讓他越陷越深,
  他心悅她,以為此生再不會「棄養」她,
  未料一場風暴襲來,迫使他最終不得不放手!

求娶嫣然弟弟《上》

3.666665
平均:3.7 (3 人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那年天災肆虐,惠羽賢曾瑟縮在少年公子懷裡顫抖,
  他明亮似陽,溫柔如月光,令她驚懼的心有了依靠,
  她天真以為可以依賴他到底,未料卻遭到他的「棄養」,
  多年後再會,他已認不出她,她卻一直將他記在心底。
  江湖皆傳乘清閣閣主凌淵然孤傲出塵、淡漠冷峻,
  怎麼她眼裡所見的他盡是痞氣,耍起無賴比誰都在行!
  她隱瞞往昔的緣分,卻不知他看上她哪裡,硬要「義結金蘭」,
  他變成她的「愚兄」,而她是他的「賢弟」,她認命地為他所用,

那年花開燦爛

5
平均:5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算命的說,她命中帶桃花,走到哪都要招蜂引蝶一番;
  果真,從小到大,她身邊總是不乏各式各樣的爛桃花。
  別的女人害怕嫁不出去,巴不得求神佛賜予桃花運,
  夏葉卻剛好相反,迫不及待想要徹底趕走身邊的大小桃花!
  沒想到她都躲在家裡當個離塵而居的文字工作者了,
  依然逃不過,還招來她生命裡最美、最燦爛的一朵花……
  風晉北,長得比花還美,強大氣場足以驅離其他爛桃花,
  他一出場,百花低頭,全員退散,簡直比符咒還有效!

戲冤家

3.8
平均:3.8 (5 人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巫離是狐媚的女人,但扮起花心男人,連淫賊都自嘆不如。
  巫嵐看起來是個君子,但若要誘拐女人,貞節烈女也要束手就擒。
  兩位護法奉命出谷抓人,該以完成任務為主,絕不節外生枝,
  可遇上美色當前,不吃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你別動我的女人。」巫離插腰警告道。
  「行,妳也別動我的男人。」巫嵐雙臂橫胸。
  巫離很糾結,她想吃寒倚天,偏偏這男人是巫嵐的相公。
  巫嵐也很糾結,他想對寒曉昭下手,偏偏這姑娘是巫離的娘子。

醉愛是你

3
平均:3 (3 人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杜天羽,一個身上帶點滄桑,臉上總是帶著溫柔微笑的男人,
  他,像海洋,可以溫柔沉靜的包容她的所有,無論悲喜愛憎;
  也會在不經意間掀起千層巨浪,無情冷漠的將她給吞噬…
  他,更像一杯酒,淺嚐怡情養性,喝多了便要宿醉頭痛,
  偏她總愛喝點小酒,每天都要微醺一下,怎能不迷戀上他?
  「不要喜歡我。」他對她說。
  「我沒打算喜歡你。」她驕傲地回了他一句。
  她說謊,口是心非,個性要強不肯服輸,
  就算偷偷哭著想他一千一萬回,也要躲他躲得遠遠的!

都督大人的女奴

3
平均:3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他,是北境之王,軍民景仰的殺戮之神。
  她,是罪臣之女,高門千金淪落為奴。
  來自異世的她遇上淡漠高冷的他,
  初次見面,他便對她下了格殺令,
  為求一條生路,她不得不在他身邊為奴為婢,
  靠著一手馭馬養馬的絕活,為自己與弟弟謀得立錐之地。
  以為日子肯定過得艱難,也做好了隨時小命不保的準備,
  哪裡想到男人的百鍊鋼,竟為她成了繞指柔,
  她才曉得他其實一點也不壞,還有幾分可愛的傲嬌。
  一朝得了他的寵,她不是鳳凰勝似鳳凰,

姑娘來收妖

4
平均:4 (2 人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何關是個修鍊成精的蝴蝶妖,俊美得禍國殃民,男女通吃,
  因為禍水得天怒人怨,最終被仙術禁錮在女人的髮簪裡,
  並以血誓為媒介,為女子牽姻緣,成為贖罪的月老。
  百年來,他遇過形形色色的男女,看遍各式各樣的姻緣,
  每牽成一條紅線,他的罪就少一點,法力也能恢復一些,
  直到他遇上了符圓圓這個古靈精怪的姑娘——
  她主動找上他,還說她是來收妖的,
  他不禁冷笑,這姑娘不自量力,
  想收妖還得看看將他禁錮的這根簪子肯不肯放人,

失戀暴走

5
平均:5 (1 vote)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夏蒓美,事業情場兩得意,直到被男友劈腿,
  聽說失戀的女人容易暴走,待她回神,
  已經衝動買下一間死過人的事故屋,還與惡人為鄰!
  張峻赫,那位鄰里口中了不得的人物,之前曾與他擦身而過,
  他高大精實,目光炯如利刃,挾帶危險的氣息,絕非善類!
  她和愛貓處境岌岌可危,要嘛搬走,要嘛對抗,
  可她萬萬想不到,她和她家「惡鄰」的結局會是另一種…
  張峻赫從維安特勤隊離職,隱居在養父留下的破磚房,

情熱

2
平均:2 (2 人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穆靳東,三十歲,美國最大泛亞投資顧問公司的執行長,高大英俊多金,是公認的黃金單身漢,但他從不沉迷女色,又有潔癖,除了固定的床伴,他絕不會在外隨便亂抱女人!那這位跟他兒時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娃,是打哪蹦出來的?這女人還一副作賊心虛的模樣?嘖,本以為要絕子絕孫了,現下可好,本來就很鬧騰的穆氏家族恐怕就要炸鍋了⋯⋯裴依若,二十三歲就當了媽,被趕出家門遭指指點點不說,連自己兒子的爹姓啥名誰都不知道!一個人帶著兒子過,不會自卑也很知足,經營著一間小小咖啡館也覺得幸福。

福妻不從夫

4
平均:4 (3 人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牧浣青有兩個不待見的人——一是亂點鴛鴦的皇帝,二是奉旨成婚的鎮遠侯。他不喜她,輕視牧家使計攀上這門親事,怪她搶了正妻的位置,逼他不得不委屈心上人做小。她也不稀罕他,她本過得逍遙自在,誰知一道聖旨終結了她的好日子,不得不嫁給冷傲不羈的符彥麟。成親沒多久,她就被他趕去郊外的莊子住,任她自生自滅,不過她一點也不怕,還生了個與眾不同的乖女兒。某日,對她不聞不問的夫君突然來到莊子,破壞了她的平靜。他依然是那張冷漠的臉,隨著歲月的增長,多了內斂的威嚴。她不知他在打什麼主意,若想欺負她的寶貝女兒,她一定跟他拚命!小女娃睜著無辜大眼,看向別人見不著的妖簪叔叔。「怕怕。

不只是動心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沈瀲身為服飾品牌GLISTEN的總監,美麗成熟兼具知性,唯一缺點就是太過高傲冷漠,讓男人望之卻步。不過她不在乎,父親外遇、前未婚夫是渣男,她早對愛情敬謝不敏,寄情事業也可以活得很愜意,然而一場車禍卻讓她遇到人生中的意外──吳蒼硯。不同於身邊成熟世故的男人,這個大男孩認真而赤誠,時而被他逗笑,時而因為他的體貼而心動,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才發現她對他遠不只是動心⋯⋯吳蒼硯身為大地主的老來子,不妄想靠爸,而是經營行動餐車賺取夢想,因而邂逅他的真命天女。

伴君如伴虎

3.5
平均:3.5 (2 人灑葉)
作家: 
出版社: 
文類: 

  安玲瓏想救家人,但她無權無勢,還得躲避官兵的搜捕,
  幸好她有一支妖簪,靠著指引,攀上了統領大人軒轅祁。
  「妳眼光不錯,跟著軒轅祁這個男人是對的。」妖簪說。
  太好了,她鬆了口氣。
  「他聰明狡猾又心狠手辣,跟他作對的人最後肯定死得很慘。」
  安玲瓏眼角抖了抖,怎麼這話聽起來像在咒她死?
  所謂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儘管軒轅祁令人聞風喪膽,
  但安玲瓏相信只要跟著軒轅祁,別人就禍害不到她。

浪漫淪陷

0
尚未灑葉
作家: 
出版社: 

  顧子琪身為保全公司的女護衛,除了身手比男人好了點,
  女人該有的前凸後翹、甜美臉蛋,她一樣也不少,
  可為何跟愛慕對象告白,對方卻以為她在開玩笑?
  還意外被全公司最炙手可熱的男人撞見!
  她實在不明白,這種像冰山一樣的男人到底哪裡迷人,
  她直率爽快像哥兒們,他是高冷男一枚,她和他就是不對盤!
  豈料人有悲歡離合,事有莫非定律,因為變態狂的騷擾,
  她被上司告知要假扮這男人的女友,在他身邊保護他的安危?!

頁面

訂閱 RSS - 果樹-橘子說